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流動佔中,Google Map佔中,Facebook打卡佔中

occupy

仍然認為佔中™是唯一抗爭方式的人們,癡癡呆呆,坐埋一檯,為了促成其神聖的佔中,已經到了一個完全脫離現實的地步。他們現在,謀的是「有發生過」,然後宣告取得階段性勝利,而再不是起不起效用,驚不驚動世界。所以,哪怕只佔一秒也好,一秒,就已經覺得自己做了點事,算有交代。

此之所以各種各樣的佔中名目,在今年應運而生。為了迫市民成為他們口中的公民,扯所有人落水,他們將抗爭成本越降越低,由一三年講就兇狠的佔中™降格為有限時靜坐,再由有限時靜坐演變為所謂流動佔中,也在所不惜。本來游擊應該歸游擊,佔領應該歸佔領,如今又生一個流動佔中,隨心隨意,但求就手,其實離Google Map佔中或是Facebook打卡佔中的距離,已經縮短到近乎零。

戰鬥,任何人都抗拒,但不戰鬥的籌碼,卻不是任何人都知道如何獲得。人人都知道,背上被刺了「精忠報國」的民族英雄岳飛如何冤死,以為沒了岳飛,南宋才得議和,卑躬屈膝,卻沒有幾多人會發現,岳飛等抗金將領,其實就正是趙構與金議和的籌碼。雖然岳飛和其他將領未必有直取金國的本事,金國亦缺乏長期打仗的資源,但南宋有人能夠大敗金兀朮,戰力高漲,不得不說是金國內部議和主張得到支持的一大原因。

先曬馬,後商討,是從談判中贏得優勢的策略,正常人都會如此計劃,曬馬的投資,是慳不得的。趙構忍讓岳飛專擅,任由武將功高蓋主,雖則撰史者沒法將他的盤算記錄,但利用岳飛嚇唬金人,以配合自己迎回韋太后和宋徽宗靈柩,意圖相當明顯。岳飛是議和劇本的重要悲劇角色,假如岳飛一直空談收復,一直不出兵,或是出兵之前例必發匹快馬告知金人,自己翌日八點就會乖乖撤軍,甚至宣稱自己將會「流動滅金」,金人議和的迫切性必會大減,議和也就無戲可演。

既是打游擊戰,最重要的就是要具殺傷力。得閒佔中,夠鐘湊仔仔放學就鬆人,食個晚飯,又休息返一陣,集結時更保持絕對和平的這種流動方式,只會令佔中全面膠化,令警察也懶得理睬這些和理非非的游民,最終淪落到自己玩自己手指一樣核突。打和打和,總是先打後和的。猜包剪揼若幼稚到只用口講,死不出手,怕且連小朋友都唾棄。學李卓人講句,如此佔領,如此抗命,誰最高興?共產黨就最高興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16, 2014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