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阻人自瀆,也是要燒春袋的

聰明的人洞悉人性,利用人性,所以成功,不是新鮮事,而發起玩冰桶募款,更不是新鮮事,因為香港那個宣明會,早就發起過了,而且長做長有。

饑饉三十,活動名稱煞有介事,宣傳品上全是瘦骨脹腹烏蠅和乾到要裂開的地,兩個字,動人。表現憐憫,是文明社會認可的美德,卻不是人人在權衡輕重之後還是會義無反顧去身體力行的姿態,所以,要破開人類的慳囊,要為他們安排下台階,也是常識。

於是就有了一大群歌手,一大堆體驗,一地暖洋洋的精液。歌手走在香港仔運動場,稍卸濃妝,喊兩句廢話,唱兩首歌,作用是使人們感到物有所值。一年比一年高的參加門檻,即是募款金額下限,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善款袋袋平安,接下來自然就是安排人們走走苦路,遊走攤位,捱個三十鐘頭,餵飽長在大家心臟左近那細小而容易滿足的道德胃,你好我好。

淋冰,運用的也是同樣手段。自瀆式行善,可不是省油的燈。去Starbucks買一杯咖啡,連帶買一份對公平貿易的尊重,平到笑。捐些少美金,主角可以拍一段淋冰片,引來朋友順攤的like,娛人娛己,又跟上了一次潮流,整盤數計下來,更是抵到爛。淋冰那「何樂而不為」的程度,恕我坦白,可算是參加饑饉三十的百倍。

所以我對我身邊的人都感到相當滿意,因為事實上我真是很齊澤克的(在他們的眼中則可能是故作眾人皆醉我獨醒)。他們當中,沒有人點我的名,要我共襄善舉,大抵是因為他們明知我會連累這場射精大賽斷龍,掃盡雅興。而我也其實相當樂於擔當這樣不合作的賤人,畢竟我十分安於自己的反常合道,不來也不去,看着別人提防誤觸我的底線,暴露他們自己的愚昧。

抽秤那些自淋的人如何浪費食水,或是何以咧嘴大笑的人,都是虛偽的。而虛偽鬥虛偽,也就很難鬥出個前後高低。人家餓,是長年的餓,是隨時會死的餓,不是唱民歌飲維他奶那廉價的饑饉。

famine

我是支持生於安樂的人不停地消費別人的痛苦的,反正這不是一時三刻才發生的事,而且一買一賣,一方拿得出錢,一方又受了援助,沒甚麼壞處。好來好去,才是人人樂見的生活,要自瀆,就任他們痛痛快快瀆一場吧,阻人自瀆,也是要燒春袋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23,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