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愚昧時,開心一點,不必掛念我

小時候曾經為自己成不了一個別人眼中的好人而苦惱過好些時日。羨慕被點名稱讚善良的人,那飛越無數條經緯線去救助窮人的情操,以及用施贈小恩小惠去贏得別人認同的真誠。最終,過了不知幾多年,我發現了那些好人,只是因為蠢鈍得不去衡量得失和考慮現實而得到讚美,而好人之譽,只是一般人為鼓勵他們繼續做大水魚的無用勳章而已。

《Legal High》是一部難得的傑作。跟同由堺雅人擔大旗的《半澤直樹》相比,其劇力絕不輸蝕,而以調教極度平凡而典型的理想主義者女主角的過程為主軸,烘托主角古美門的手法,也相當精彩。我一直看,一直在想,假如香港的電視劇在十幾年前就達到這個水準,而我又在從前就碰上如此一部劇集的話,我為成為好人而苦惱的時日必定可以大幅縮短。那麼,成為現在的我——即一個跟古美門一樣的人的日子,也會來得比較早。

不過,作品雖好,一時之間接受不了現實的當局者始終是迷惘的,尤其是世界上大部分關心正義是否可行,甚至以實踐正義為己任的人,都跟女主角一個餅印,活在自己的烏托邦。這種社會主流,被古美門如何提點如何嘲笑,還是不會輕易醒覺的,因此,煲過了劇,能感受到有如醍醐灌頂的開竅,進而反思現實甚至跟古美門產生共鳴的人始終不多,而我也一直被排除了在善人的大圈子以外,永不超生。

螢幕快照 2014-09-01 下午06.47.42

《Legal High》第一集,以總是引發世界大戰的讓座爭議切入,一方面為古美門奠定了一個反常合道的形象,另一方面則點明了女主角堅守道德規條的僵化,其角色處理的技巧恰當不過。盲目敬老護幼這種常態的荒謬,被古美門一口氣踢爆,向來自命良善的女律師因而狼狽至極。而其後古美門涼薄賤格背後的原則,亦得以反覆申明,清晰連貫,劇情發展並沒有陷入虎頭蛇尾的尋常境地。但不難預期的是,即使如此,愚民依然認定女主角才是正義的一方,而古美門是一個滿口歪理的小人。

因為顛覆,是古美門的代名詞,而隨這個代名詞而來的,永遠是大眾因恐懼異數而對異數施加的打壓。他從事人人都覺得與正義有關的職業,卻絕不像一般律師那樣,將這兩個字時刻掛在口邊。他戀棧物質,違反一般人對好律師的期望,卻完全不覺得良心有愧。他不停挑揭人生的虛偽,將極難入口的真相塞進女主角雙耳,直接指出人們以居高臨下的姿勢去憐憫眼前淒涼人,只為使自己感覺道德良好的真相。

從第一集為殺人犯辯護到第二集接手創作爭議,再到第三集解救純情男和為棒球隊擁躉阿婆爭取賠款,以及第四集主角與認定政治家和大地產商就是萬惡之源的左膠人權律師戰鬥,《Legal High》裡面完全沒有刻板的忠奸臉譜,也沒有真相至上的包袱。借助古美門之口,創作者將愚民的平庸和盲從之惡痛擊得淋漓盡致。古美門隨便胡謅街角某工程小店家人的悲劇人生,去使酷愛捍衛公義的女主角明白公義根本不可以降臨到所有人身上的道理一幕,就應棍得令人無話可說。

人追逐自己的利益,才是正常的,因此在第四集結尾,古美門為地產商瓦解了民眾而自己家也同樣被高層公寓遮擋陽光時,他的反應誇張,是合理不過的。而第五集揭示權力和財金的必然掛勾,道出普通人渴求選舉出清廉賢德代議士的愚昧,也是阿豬阿狗都應該認清的事實。政治人物收受賄款有錯,檢察官奉正義之名掐造罪名也有錯,現實就是沒有誰比誰更高尚。《Legal High》不為道德問題預設標準答案,只是搬出題目,請君入甕,比所有自稱具公信力或和平理性的言論或作品都要中立。

所以如果《正義:一場思辯之旅》作者因其淺入淺出的風格,吸引了萬千學生,《Legal High》創作者和製作團隊的地位,至少應該與他相等。事關每一集《Legal High》,都用上貼近生活的案例為教材,結合牡丹綠葉各安其分的精湛演技和準確明快的劇集節奏,層層剖析極難討論和演繹的論題。如此一部作品,既能刺激觀眾思考正義真諦,又富娛樂性,比哈佛教授的互動授課方式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沒有同情心和感情,是戲內世人給予古美門的評價,而我在戲外,心領神會。《Legal High》太過警世,實在不是那些自以為很懂人情世故的愚民有資格看的——但更殘酷的卻是,他們比看得興起的人如我,幸福極多。

愚民是像王子公主那樣可以擁有happy ever after結尾的幸運兒,而我們順從規範就會受他們牽制,反抗建制則是為他們舖路,無論如何都是公贏字輸。他們可以天生沒有反省自我的腦細胞,也不會發現自瀆式行善的同情心其實廉價得可憐,還能以自己那渺小而無謂的惻隱之心為傲,將沾沾自喜的人生默默過下去,這是我們恨不來的。單是電視娛樂,他們就已經得到香港所有劇集為他們服務。況且,日本也有晨早劇,韓國跟台灣也有專為婦人而設的鄉土劇,去滿足他們在無助思考的道德倫理矛盾偽命題上打轉的安全感,而我們三五七年也未必有幸接觸得到一部《Legal High》。

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這個世界存在大量虛偽的美善,去遮蓋現實的不幸。一半清醒一半不悔,比打回原形更難做人。假如你已經因為一部《Legal High》而醒來,被一場Michael Sandel的演說所撼動,但仍然期望在happy ever after和面對現實之間找到兩全其美的平衡,那就速速離開吧。事關地球不是你應該來的星球,此地不宜赤子久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2,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