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再生也是生不逢時

我不認為別人有錯,也不認為自己有錯,但世事往往就是可以因為沒有人犯過錯誤而走向錯誤的。這聽起來是荒謬的,而看起來也是如此荒謬。命運弄人,總使好些人怎樣生也是生不逢時。所以我感到很疲累。

大時大節,有大時大節的談資,無聊日子,也有無聊日子的閒思。適逢中秋,他們會講生果一年比一年生長得壞,生長得細,從甲生果講到乙生果,又講到丙生果,逐樣品評。然後有人拉開新雪櫃取出一個新生果,開始評論它的門合不上的壞處,研究它整個櫃有否傾側,使坐在一旁的人不能專注。花朝向哪個方向,垃圾該如何分開處置,碗碟該如何仔細排列,日日輪迴,通通可以充當他們發生小爭執的原因。朋友的朋友,同事的同事,這個那個,又是他們話題的一部分。

當寄人籬下的事實無法改變,躲避別人的生活方式,就是冷漠和無情,躲避不掉而去乖乖屈從,就是孝義和安分。非人,是一個罪名,因為所謂人的規範早已經被很多很多人訂明,所以人的生存,就只能依世道而行,按一個方式。我甚麼都不想理會,厭惡擔當某個家庭其中一員的身分,不需要眾人用眾人的標準去為我的人格做擔保,但那有形的羈絆要脅我,我走不得。

常人生活,是必須像流水一樣如此磨去的,我也不會離得開這個規律。但人在規律中打轉,卻不等於非得與別人的規律重疊不可。我只需要一個空間,再狹小也沒所謂,最重要的是一個可以自主的空間。我不介意重複這種自我的單調,只要能在想睡死時能夠睡死,想安靜時得到安靜就可以。我只渴望在我真有需要社會時,可以走進社會,而社會不會閒來無事就跑來強暴我,僅此而已。這是我想與社會保持的距離,想與一般人保持的距離。

然後奉節日之名,我今晚還是得與家族的人食飯去了。明知每逢佳節倍思親,是人在異鄉時的王維,本著一種人有自己也想有的羨慕心態才滋生的想法,還是選擇去了。明知人逢中秋講團圓,逢新年又講團聚,只是一種從人類文明初立的時代輾轉流傳下來的羈絆,還是選擇去了。因為這個選擇,是我的自保手段,為了防止自己將來誤殺路人,而無人為我的人格辯護的自保手段。我感到很疲累,所以我選擇去了。

copyin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8, 2014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