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我是鍵盤戰士,總好過你不是戰士

”the marionette people“, by Clifton Sulser

”the marionette people“, by Clifton Sulser

覺得自己親力親為參與社運的,好喜歡嘲笑在網絡世界上對他們發表的,為鍵盤戰士。他們對待鍵盤戰士的必殺技,來來去去都是以挑釁的口氣,要求對方「言出必行」。而當鍵盤戰士拒絕落場,他們就會搬出資格論,大講自己苦行了幾多日,一心為香港為了幾多次,然後嘗試刺激你——「你又為香港做過乜?」

這種人,我已經見得太慣。只要是批評,他們都不想接受,更不必再分是善意還是惡意的了。所以他們比討厭政治的沉默大多數更討人厭,因為他們是知道要動手而綁起手,知道要罷課而不罷學。牛頭角順嫂支持梁振英,是因為無知,已經醒覺的人推不倒梁振英,則是因為無能。兩相比較,我喜歡重視禮儀甚於道義的愚民還要多一點,起碼他們知行合一,政治冷感得貫徹始終。

而以拖人後腿為己任的村民,又是一煩。假如我真有幾十億,有力籌組一支抗共民兵,或是真有勇氣衝到禮賓府做一次荊軻,刺殺秦王,這地方的村民也必然跟我過不去,這點我是清楚的。當我振臂高呼,要他們跟在我身後前衝時,他們一定會將我制服,然後先商討後投票,吩咐大家遵守秩序,保持冷靜,和平表達訴求,理性對待差人,事關大家都是鄰舍一家親。這種迂腐,這種濫情,這種博愛,中人欲嘔。我不想拿着刀衝鋒,半途隨即遇到所謂同路人埋伏,被人橫劈一刀,最後以暴民的罵名背負喪鐘,像五區公投時的公民黨和社民連一樣,或是被黃浩銘攔了下來的衝擊者一樣。所以,愚民實在比村民可愛,因為愚民起碼是冷漠冷到底,而村民是熱情而低能。我寧願死於中產那自求多福的目光之中,也不想死於村民那盲拳亂棍之下。

我是覺醒了而沒有興趣為香港人犧牲的那種人,我不妨坦白。與其演一個悲劇的英雄,我情願換一種冷眼旁觀的態度,因為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睿智叫棄車保帥,有些人的頭腦和生命,比另一些人有價值。我提出了建議,不代表我要去做,因為我認為由我去付出沒有意義,甚至不划算,最重要的是這個社會應當被消滅,成為中國的殖民地也沒理由可憐。英國人施捨的自由,垂手可得,任它同樣的稍縱即逝,也是合理的,誰叫上了岸那群粉腸不知珍惜?那就大家一起墮落吧。

何況,你是想要改變香港的一群,我𣎴是。你有你的夢想,有你的使命,有你的義憤填膺,我都有我的生活,有我的學生,有我的逃生出口。所以我閒來無事批評批評,合聽就拿去,不合聽就隨便,我不過是想到甚麼就寫甚麼。每逢關鍵時刻,你尤其視我等為階級敵人,扣我五毛帽子,說甚麼共產黨就最高興,也是分化不了任何組織,更是幫助不了社運的。我本來就不是跟躊躇滿志的你們同一路,我的無恥很直率。香港死還是活,我根本不介意,介意的是你,是說要重奪未來重建美好新世界而又一味拖拖拉拉的你而已。

我是沒有憧憬的鍵盤戰士。我是不會參與剛開戰就思考退場的「抗爭」的。所以如此叫我,我滿意,我不覺得被挑釁,而且我受得起有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26,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