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佔領,可以是咁的

即使嘗試佔領公民廣場的民眾很值得同情,但這群毫無準備就去衝的人,還是無聊的。因為他們只是魯莽地去受死,而不是勇敢地去戰鬥。如果這是一次非正面交鋒不可的戰役,早就知道會有衝突的戰役,大家何以連防護面罩也不帶?就算你真的天真到意料不到警察會出動防暴隊,胡椒噴霧已經不是新奇事。牛奶清水,全是受傷之後才派上用場的救援物資,為硬闖而硬闖,無功而還,由頭到尾這都是一次可以避免的佔領。

何況,當聲東擊西不是不可能的時候,以卵擊石硬碰硬就顯得更加愚蠢。警方駐了重防,示威者手無寸鐵,有很多很多人前去聲援又如何?聲援的人,只是為輕舉妄動的人填氹而已,沒有意思的。

要取得主導權,其實只要一如以往地打開口牌就可以了。計劃是,學聯照常集結民眾到某個地方集會,譬如尖沙咀鐘樓附近,然後在現場以口耳相傳的方式向身邊認識的人散播真正行動目的地和時間,譬如當日晚上七點旺角政府合署門外,促成佔領。人傳人的方式,低調而沒有證據,原始而有效。草木皆兵的情勢,更會令當權者不知所措。當大家慢慢離開,轉戰一個警察沒有佈重防的地點,佔領的人受傷機會可以減低,成功佔領的機會也能增加,而警方則會被殺一個措手不及。

mongkok

到了約定時候,有心幫忙的,依計行事,定時現身,「突然發生」的佔領旺角,就比佔領中環可行得多。旺角可以換成是任何地方,任何建築物。警察沒可能追蹤每一個人離開原地之後的去向。只向你認識而且覺得可靠的人傳播消息,也能大大降低走漏風聲的危險。而即使不幸誤傳到混入人群的便衣耳中,警方也不會因為風聲而輕舉妄動,動的話,警力則會受影響。又即使萬一誤傳,有便衣見招拆招,刻意混淆視聽,調虎離山之計可以一試再試,一次生兩次熟,地點可以每次不同,總之民眾在暗,警方只能捕風捉影。再即使現身人數不夠多,一百幾十走唔甩。參考台灣太陽花經驗,當目標建築物守衛不嚴,一百幾十人已經能夠佔領。

此中佔領,自然是打真軍,不是一直放風聲放到2046。先頭部隊佔領一旦成功,必須一坐不走,直至政府跪低。後發後至的人,就做回平時做慣的事情,吹雞幫拖,為佔領者提供所需物資,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且看梁振英敢不敢強行拆掉整棟建築物。而成功佔領的消息,在政府思考如何應對之際,就已經藉Facebook傳遍世界了。

抗爭人數少,就得用智謀,人數多,也得想辦法打開缺口。以上方法,應能促成大規模而少暴力的抗爭,為佔領開頭,至少比次次在政總與以靜制動的警察激鬥好。假如成功調虎離山,接下來的,就是看那些聲稱要重奪未來的人,有沒有決心長期佔領了。

廣告

2 comments on “佔領,可以是咁的

  1. jp
    九月 29, 2014

    sitting at home, blogging about big words wasn’t as honourable as you imagined. why dont you go out there and help lead the crowd. your intelligence could have been better utilized

    • gnimexciting
      十月 1, 2014

      What makes you think that? Who tells you I am only a keyboard rang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27,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