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香港是主流的,不是你的

unarmed

已經不想談論如何抗爭才能成功,如何抗爭只會失敗。政制退步,自由流失,是香港人的果報,要來的,總該要來,來了比不來更心安理得。反正自由開放半民主的社會,香港人得來僥倖,不是自己一手一腳努力建立,那由他們親手斷送也可算是順其自然,合情合理。

所以大眾接受到哪個程度的抗爭,那就隨他們以那個程度的抗爭,去決定他們的未來就好了。就算和平到共產黨不畏懼,理性到梁振英都懶理會,有甚麼所謂?他們覺得罷課不罷學已經是極限,在法律的框框裡面盡力已經是必殺技。赤手空拳衝向梁振英座駕,他們樂此不疲,毫無準備就迎向胡椒噴霧,他們不虞有誤,攻佔一片佔來也無用的政總前空地,他們興奮莫名。手無寸鐵,販賣悲情,就是他們覺得最無敵的戰略。說到底,他們想乞求敵人的憐憫,而不是想擊倒敵人的金身。

一切手法重複又重複,不經商討已有共識。你沒必要呼天搶地,枉作小人,勸他們改變方式。他們這群主流吸收經驗吸收得慢,在與對家那時間競賽之中輸掉香港,也是他們應得的。行先死先,你硬要做非主流,又硬要摻一腳,是沒意思的。香港不是你的,是他們的,少數要服從多數,所以你根本就不應該去為他們思索成敗,他們只想要enjoy抗爭這個過程而已。

這個道理很顯淺,很好理解。譬如好多人都認為,香港後生百無一用,生於溫室,不知所謂,so what?教育制度是由誰推行的?社會環境是由誰造成的?育兒方法又是由誰決定的?假如他們成熟獨立,勇於敢為,那就稱不上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下一代了,事關有其賢祖,必有其賢孫。大家一邊罵,其實一邊覺得唯唯諾諾的年輕人容易操縱,好駛好用,不想他們變好。萬一他們變得敢怒又敢言,駕馭他們的代價,大得不可估計。

同樣地,要抗爭,要覺醒,愚民也好,村民也好,大家都喊得很口響,但足以令港共政府低頭的手段,太高成本,沒有人願意用。當權者起初害怕過香港人,但多年下來,他們已經能夠坐懷不亂,等著大家舞完大龍鳳,民氣消散,自行散水,連嚴肅的聲明也不屑發佈。學聯領人到禮賓府去「包圍」,翌日梁振英安然無恙地駛出去。他們已經看扁了香港人口中的抗爭,那永遠有保留,很錫身,很安全的抗爭。他們只怕市民情緒失控,不顧法律,背水一戰,到時候民怨全面爆發,兩三萬警力也鎮壓不住。

但出於對秩序的迷戀,對暴力的抗拒,香港人其實不想鬧得那麼僵。大家早已清楚跟共產黨講法律講道義是對牛彈琴,而牛是要鞭撻要催趕,才會移動的, 但香港人還是寧願漠視其中矛盾,逐首歌挑選,逐首歌嘗試,希望死牛不再一邊頸,希望狂牛會通曉音律。既然香港的主流還能有這樣的耐性,我們就不要做比皇帝還要焦急的太監。

身為末代香港人,我能看見的,只有一片黑暗。我想,我們應該共同等待天黑慢慢襲來,趁最後的盛世醉生夢死,然後背負這足以留名青史的身分,在沉默中滅亡,安詳的擁抱命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27,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