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全港大佔領,必須堅持到底

當極大規模的政治運動最終被壓下,全民崩潰,是必然的事。中國人的冷漠和極度犬儒,就是八九年共產黨血腥屠城而無人再敢還擊的結果。所有人打定了輸數,一般人,就會抱住僅餘的生存空間,一心一意活下去,有野心的人,就會全力貪污賺錢,務求可以逃離那絕望的牢籠。

因此,這場戰爭是一瓶開了蓋的汽水。面對共產黨,我們不會有捲土重來的機會。香港和九龍兩邊戰線,萬一只戰至最後一個,我們的形勢就會極為險峻,難以翻盤。昨日九龍區,市民自發開展了旺角戰場,以牽制警力,打亂警方的盤算,警察整個晚上也拿不了大家辦法。加上勇武的貨車司機,協助堵路,保護坐下了的市民,不辭勞苦的市民,則千方百計塞斷交通,警察武備不足的弱點已經漸漸暴露。

旺角市民自設的路障

旺角市民自設的路障

香港有二萬三千幾個警察,硬碰硬的話,市民以非暴力為限,警察一枝警棍就可以應付至少廿個市民,更莫說出動胡椒噴霧和催淚彈,警民力量會變得何其懸殊。然而,幾十萬以至上百萬的市民,是流動的水。

只要我們保存力量,日夜替更,單是九龍之大,人流不停在區內左抽右倒,就已能使警察團團轉。只要永遠保有至少一個戰場,警察強攻旺角,人潮可先避其鋒,撤至尖沙咀,警察再強攻尖沙咀,大家大可以歸家休息,半日後再闢戰線,疲累了又再歸去。物資區區也有,只要大家適當地武裝自己,養精蓄銳準備無限次進進退退,這是無敵的策略,當權者必會淪為束手無策的俎上魚肉,因為他們也在思考解決方案,不知所措。

小型游擊戰,講求武力,大型游擊戰,講求智力。這是留得青山在的真正意義,這種知誰知退,靈活來去,已經不是以往那種教人洩氣的和平散去。雖然我們沒幾多人有軍事常識,也不像台灣韓國人那樣強制服役當兵,在實戰中,我們的組織力和應變能力正以倍數增長。只要一人累了,一人補上,政府必須會為它的無恥付出代價。今朝在旺角看著那日出,真真正正,有如香港重光的曙光。

最後,我們務必向學聯和學民這兩個負責和政府交涉的組織全力施壓,要求他們開天殺價,喊出盡量高的籌碼,例如政府必須立刻廢除功能組別,落實無篩選的真普選方案。喊出香港自治,是最起碼的叫價。這是為了嚴防反國教的「袋住先」悲劇重演,善用難得積存的民氣。全港大佔領,事態已經一發不可收,戰爭絕對不會輕易完結,我們必須拿下這一戰,為香港譜寫民主歷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29,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