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膠化警察,終結對立

仇恨和悲憤可以增強我們的戰力,但人不可以完全被這兩種情緒蠶食,而且現實不容許我們如此明目張膽地宣洩內心。因此,在這場戰役和往後的戰役之中,保持憤怒但不要發怒於人前,亦即是所謂EQ要高,對取得勝利是很重要的。

警察瞄準示威者去噴胡椒噴霧,兇神惡煞地恐嚇良民,是我們必不可忘的模樣,因為只有痛苦才能推動我們為受傷的戰友拿回公道,收復失地。然而,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可不緊記,警察始終是被當權者推出來受靶的人,路西法效應魔力如此大,他們根本無法倖免,走到局外仔細思考。要跟警察化敵為友,只有重建信任一途。

旺角現場

旺角現場

警察與市民的對立,是當權者維持政權穩定刻意為之的手段。這是人所共知,而又沒有人能解決的問題。輿論和普通人,也在不知不覺間合力加強這種緊張氣氛。久而久之,市民不再信任警察,而到了這一刻,這種不信任成了無法挽回的事實也就很易理解。此之所以,就算市民釋出善意,出出入入都為他們打氣,一派左膠到震的真心歡呼,甚至為他們傳遞早餐,在他們面前唱歌,也完全換不回警察一個微笑。市民在他們心目中,已是極度造作的偽君子,而他們則自覺極度無辜,像個小丑一樣任人嘲諷調戲,因此更討厭市民。

當市民越不信任警察,還稱警察為警渣警犬,警察在這社會越無法立足,最終就越非得靠攏政府不可。這是這個禮拜,梁振英表示極度信任警察而警察從沒有陣前倒戈的原因。警民交惡,民間的信任和關懷日增,互相扶持,警察也同樣會在與市民戰鬥的時候,和他們的同袍,建立更深厚的感情。同袍和政府,就此漸漸成為了他們唯一安全感來源。

梁振英堅定表示香港警隊有力清場,大抵就是因為認為警察已經到了被迫上梁山,再無路退的困境。我不認為我們需要同情警察,但現實是香港人太溫馴,實在沒資格與警為敵。當對立已成定局,重建信任又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完成的事,結果就是香港人只能卡在警察也是鄰舍和缺乏勇氣還手的夾縫,不上不下。捱打和捱完不停轉場游擊,就令人無奈地,成了大家如今能用那一千零一個方法。

目前大部分市民繼續不針對警察,更努力用愛與和平融化警察,雖然惹警察討厭,但實在也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如果戰爭將會曠日持久,取得勝利的其中一個原因,也許就是警察終被大家誠意打動。這是少數我認為應該做的膠事,膠,始終是有它的價值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6,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