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旺角屋邨化,是分化本土力量的技倆

不論是打乒乓球和籃球,明火打甂爐,還是大戰四方城,我考慮的只有最實際的問題,一是軍心,二是自己人的看法,三是事有緩急次序。假如日後再有其他人提出在旺角放置康樂設施,是左膠還是一般單純市民也好,總之凡是消閒的,與抗爭無直接關係的,譬如其他球類活動或是桌上遊戲,都應該依這三個標準去衡量。

軍心所指,就是佔領旺角的市民,能不能一直保持警覺。狡猾無比的左膠,三不五時就配合上頭命令來破壞佔領運動,屢次以暴力挑釁市民的土共,滋事無日無之,都需要市民時刻提防。不得不提的是,十字路口附近,警車日日來,警察更接更,都是在伺機而動,等待市民數量下降或是互有爭執時,撲出來「協助解決問題」。假如大家忘記了這幾路敵人的存在,輕鬆太過,背棄初衷,連日來所有人付出的血汗就會等同白費。

自己人的看法,就是支持佔領的同路人的看法。到了這個時候,仍然覺得佔領違法又不合理的人,其實都已是不會被打動的港豬和愚民,佔領的人守不守禮,也是贏不了他們的掌聲和尊敬的,所以這些所謂外界,根本不是佔領者最需要理會的民意。若一心死守旺角和支持佔領的本土力量,本來相安無事,卻因為康樂設施之有無而起衝突,內耗就會立刻變得非常嚴重。這是用上拖字訣的政府最樂見的自相殘殺,萬一中計,就會後患無窮。

有人在踢毽

有人在踢毽

在這場已經打了十幾日的戰爭之中,所有人都清楚,禦敵是首要之務。多番強調必須加固的路障,是行有餘力的人必須優先處理的大事。如果路障都搭建得接近無堅不摧,而市民都認為它們擋得住突然駛來的私家車和警車的話,大家稍稍輕鬆,也算無可厚非。如今路障仍然未見堅實,沒人看守,總有人閒來無事就來拆障,試問大家又怎能將心思都放在打麻雀?就算路障尚算完好,保溫物資、乾糧食水、床褥帳幕等物,都比消閒重要。說到這裡,打甂爐有多危險,已經不是非討論不可的要點了。

一次旺角屋邨化,就令本土派內部也撕裂,一方說戰場可以嬉戲,一方說太生活化就過了火位,隔空對罵,隱然成了內鬨。正因為如此擅長分化的間諜,確不是等閒之輩,一心要死守旺角的諸位,更必須親自到旺角與各路人馬溝通,保持旺角的安寧,互相守望,共抗左膠,向全香港展示旺角的抗爭決心。若要豐富抗爭的想像,將政治打入市民生活之中,就請將想像力都放在思考如何再升級行動,好給反口覆舌的林鄭一個下馬威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10,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