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怎麼了,你累了,說好的無懼呢?

政治世界不是中產的playgroup,政治鬥爭也不是哭得出聲就有奶食的遊戲。空有一腔熱血,「走到最前」,半途又因為別人「下流手段」而退下火線,是不自量力,年少無知,這種人不值得甚麼最後的掌聲。

空有一腔朝氣蓬勃,似足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不是等於萬能的,香港人和香港的初陽都覺得政治要公平乾淨,不知道政治的骯髒,以為自己是處女就不會遇到強姦犯,真是將政治這門與人類社會共生的學問看得太簡單了。

你生於英美的小資階級,長於北歐的和睦家庭,對於人性兇惡毫無戒心,尚且可憫,但這是華人為大宗的社會,鄰近中國共產黨的城市,稍通世事,略讀歷史,就該知道遭受卑鄙的騷擾和要脅,平常不過。摻了幾腳,被嚇倒了,才忽然卸下發言人身分,直幡上那句「學生運動,無畏無懼」,豈不是無異於自打嘴巴?

chowting

其實,大個仔大個女,離開中學生組織,來個金蟬脫殼,從學民走到學聯,接大學生的棒這下一著,大家都預料得到,要走的都要離開,說得那麼淒涼是沒有意思的。指對方下流,不會使本來已經極醜惡的對方,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印象再壞得去哪裡,但你的脆弱,卻會完完全全地露了底。既然只懂絕食,既然污染不得,一開始就不應該走這淌渾水。

我當然知道,中學生也要走這淌渾水,實在是香港社會那些搵食至上的撚樣一手造成的。但我的涼薄,從起初說女性在社會運動之中確有其用途,已經開始,而我至今仍然視此為踏實,沒有其他。不滿十八歲,就要面對莫大壓力,是一回事,選擇了這條路又受不了路途的崎嶇,是另一回事。大人沒腰骨,不等於你就要有腰骨,除非你已經反覆思量過,你挺身而出的代價,這是做人應有的態度,成長中要學好。

何況,有腰骨有膊頭,勇往直前,真的是很不容易的。香港今日的墮落,反佔者眾的現象,就是最明白的例證。你想,要是政治易為,那些大人早就搶了那個彩頭,那份利益了,怎會輪得了你們新生代,紅着兩腮來做政治明星呢。唉,真是傻豬來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12,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