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警察不行公義,市民何須好憐憫

終於大家見識到了警察的陰惡冷酷。有執法者之名,而無執法者之實,在一個幽暗角落執行私刑的現實,有片有真相,傳說中會為香港除暴安良的紀律部隊,其真身無所遁形。

警察會淪落至今日的田地,毫不令人意外,老早就出現的路西法效應討論(還是老好人梁文道寫的),近來紛紛浮面的警隊內政腐敗大踢爆,已為大家解答了一切。因此,戰鬥了三個禮拜,現在已經不是再去探討何以警察會變得如此可怕的時候,也不是檢驗不少市民何以仍然單純地視警察為鄰舍的時候,而是要思考如何有效應對清場與警察違法地執法的重要時候。

梁振英「釋出善意」,向傳媒表示,下禮拜將會與學聯對話。回想對上一次林鄭受梁振英委託,開始與學聯斟洽之後兩日內發生的事,大家嗅覺夠靈敏的話,應該可以嗅得到胡椒味了。不清場,不等於有對話,有對話,也不等於不清場,清場的手段有硬無軟,就是大家必須了解的情況。

在這場政治角力與現實對戰互為因果的運動之中,常理不再有用,形勢瞬息萬變,每一日都不同。今日預計明日的事,往往會因為政府突如其來的變陣而得重新調整。目前,警察已經擺脫九二八之後的表現疲軟,重現鐵腕,而且怒火燒得比九二八依計行事時還要旺。大家若然還相信,講少幾句粗口,可以換得了警察倒戈,舉高雙手示好,就可以不被鎮壓,甚至覺得警察已經是強弩之末,不可能再發動大規模行動,未免是樂觀得過分了。

正能量思考,無異於想像中共會突然倒台那樣天真。事實上,暴政的終結,警察的消亡,除了它本身的脆弱,靠的更是將情況設想得最壞的人。保持悲觀和鬥志的人,才會成為想得出最多問題解決方法的有用之軀。

emptyyourmind

我相信警察是樂見旺角目前的路障分佈和堅固度的。而由於旺角路障不弱,警察未來將會放棄以警車進駐,直接走進佔領區「行公義」,使路障收為己用。警察先舉旗後攻擊,以往最主要目的是驅散,而現在則會是拘捕,事關他們認識了佔領者的難纏,知道佔領者談論已久的化整為零之道,絕對會想盡辦法將意志堅定的人扣留。大家要繼續無形勝有形地拖延下去,方法就只有在千鈞一髮之際四向流竄,徐圖後計。

然而,萬一警察真如此執法,旺角路障,又會因此而成為阻礙大家的障礙物。即使大家且擋且走,彌敦道兩側巷道,至少要跑到銀行中心與地鐵站B出口才有,而亞皆老街通往砵蘭街,也有起碼兩層路障壓在馬路。更重要的是,警察隨時會沿上海街﹣旺角道﹣西洋菜南街﹣山東街形成的方形組成包圍網,守株待兔。所以,爭取時間在逃亡時減少自己受傷機會和減慢對方進攻速度,護具與即棄障礙物可謂必要。護具,是用來防止被警棍和霧彈所傷,也可避免在混亂中因跌撞而傷,即棄障礙物,則應選用能使警察滑倒和舉步為艱的物料為上。

事實上,這段時間警察與市民的衝突與對峙,大都不是打真軍,而只是試水溫的。騷擾關公那夜的無故生事和龍和道兩夜的短兵相接,都是例子。當旺角市民在當風的街上休眠時,警察是在附近社區會堂裡面好整以暇地等待替更的。而且,由於政府非常依賴他們,警隊內部隨時可能已推出了當年對秦興有功的軍功制,即是以拘捕得越多人越能加速紮職去利誘同僚「行公義」,也不出奇。當他們不依指示胡亂用刑,更是教大家防不勝防。

因此,大家千萬不要以為警察真的疲於奔命而掉以輕心,只有保持警覺,有自行武裝和隨處發難的心理準備,警察被消耗的心神才會越多,大家的談判籌碼才會越大。束手就擒,自以為可以背水一戰,都是等同跪低,自投羅網的愚昧想法,保全自身,日後再打,才是應行之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16,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