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塞翁失旺,焉知非福,持久戰不爭朝夕

可以預料的是,場剛剛清,今晚必然有市民會再次糾集於旺角或是其他地區,重複起事當日的事有湊巧——一群人走着走着,走到了朗豪坊,然後又走着走着,走入了十字路口。有人開始突破封鎖線,一突破了,少數人就衝出去,然後呼籲大家盡快在黃格裡坐下以互相保護,佔領便開始了。教人聲嘶力竭的旺角黑夜,於我仍歷歷在目。

警察終於有所行動,上述情節將有如打機遇到怪物便要從頭來過一樣replay又replay。所以說塞翁失旺,焉知非福,重重複複推倒重來,是使大家累積經驗的必經之路。警察的招數,有辣有唔辣,但再逾距而為都只是清場和打人。市民人數比他們多,變化又比他們大,差的只是武裝。而到了今時今日,比起成功爭取普選,大家心裡最重視的,其實只是不想輸得那麼難看而已。

an-armed-man-is-a-citizen-an-unarmed-man-is-a-subject-a0703

要贏得光彩,不可忘記的是,我們已經不再是置身於舊日遊行示威然後和平散去那樣無聊的抗爭。持久戰的重點是不爭朝夕。只要我方休息得夠,有徐圖後計的力量,就算禮拜六日大發慈悲,任得警察休息,不必怕過了二十號才再開打。在警察的計算中,心有不甘的市民,必然會像貓那樣伺機再撲,但如果大家因心急而輕舉妄動,就會中了他們的圈套,反正他們已經有了來一個清一個的心理準備,不會在這兩日完全撤離旺角。相反,假如這麼一清,大家真的「策略性散水」,警察於明,市民歸於暗,他們方會陣腳大亂,有假期也沒心情放,陷於無助境地。

何況,自開戰以來,雖然大家在旺角搭了營置了床,睡眠質素一直都不佳。秋風半夜起,潑婦五更鬧,突襲風聲不絕於耳,敵處優而我積疲,就算戰意旺盛,不給自己喘息的機會,還是很蝕章的。如能趁清場之機,回家好好休養,補購護具和物資,準備幾日後捲土重來,我方的戰力必然有增無減,因為重返戰場,代表的是大家的意堅志定。

少數人可以擊敗多數人,往往是因為多數人的輕敵和軟弱,因為多數人擁有數量上的優勢,沒理由連打個和也不能的。警察與我們都在成長,只要我們在實際戰爭中成長得快,在政治角力中取得先機,將焦點從警民衝突推回政治談判場上,就能把他們克制。

如今先行撤去,一可以與學生運動完全切割,使民眾自發的本質廣為人知,二亦能將已無作為的棄子學聯學民排拒,為運動謀求新方向,三更可重申自己的訴求,不再與學聯學民掛勾。雖則今晚必然又會有市民企圖重奪旺角,其他人也無法不予以支援,但必須指出的是,自己氣急敗壞地搶,對方則以逸代勞地守,實在不是有利我方的交戰狀態,還請審慎而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17,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