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夾實學聯,齊齊brainstorm

一直以來不屑學聯,但學聯既然已經成為了談判代理,再不屑也是沒有意義的,尤其是我跟德高望重完全扯不上關係。

距離星期二談判開始,還有三日,這三日警察會一如以往地「維持法紀」,大家都不意外。金鐘和旺角看似是學聯與政府談判的籌碼,實際上學聯只是配合我們行動的一枚棋。盡量動員身邊親友參與兩場佔領,是為了使政府讓步,而不是為學聯貼金,或是義無反顧地支持學聯,大家要緊記這一點。何況,學聯如果真的以為自己這樣就有騎劫大家的資格,也未必太白癡。

政府選中學聯來對戰,可能確如大家所猜測的一樣,看中這群大學生容易欺騙,看中他們背後的智囊團無智可言。但政府的盤算,與我們根本沒有關係。政府選過了學聯,學聯失利,大家可以推舉新一個談判代表,政府也可以再挑選新一個談判代表,就算是找上陳雲,也是沒有問題的。最重要的是,陳雲上場,談判失利,他也必須跟學聯一樣,打道回府,面壁思過。

正因為推舉談判代表是一件難於操作的事,大家實在用不著將是不是學聯去談判看得太重要。再辦一次電子公投,再辦N輪小組商討,也是很難取得公約數的。最好政府空閒得,又接受左膠對談,又接受本土派對談,又接受港英派對談,巡迴十八區甚至走訪金鐘旺角,與全民對談,但政府絕對不會如此「與民同樂」。簡而言之,大家只需要觀看直播,留意結果,然後根據結果去選擇繼不繼續留守就可以了,主角是我們自己。

5shit

大家現在應該做的,是觀望和監察他們拿得出甚麼方案,而不是挖出誰是前學聯成員和其會章來批評。人人都有過去,三五年之前,現在的本土派,也不過是一堆熱衷六四晚會的大中華膠而已,我也不例外。學聯自九二八至今,屢次喊撤,確實是要自我反省的,但即使學聯去談判,佔領者仍然是運動的真正大會,這點是不會改變的。如果談判結果可觀,那當然好,大家可以各自歸家,不過就算結果不知所謂,也不見得就是不好,因為屆時大家可以直接將這「眼中釘」剔走,然後名正言順地重整旗鼓,使學聯背後的飯民智囊團再也無處容身,最後以民運取代學運。所以,老套也要再講,夾實學聯就可以了,實在用不著死屌爛屌的。

香港已經不再需要個別界別精英去領導社會發展。只要改變行政主導舊例,確立三權分立,擴充立法會民意認受性,李慧琼還是蔣麗芸做特首也是沒有所謂的,香港損失的只會是國際形象而已。現在普選特首,各界聚焦,中共港共和市民都無下台階,學聯既然快要談判,大家應該多為學聯讓步方案獻計,反正就算讓步也談不攏,也是政府問題,只要市民仍然守在街頭,我們沒有損失。有偈傾,特赦與否只是很minor的事,minor得用不著談。共產黨不單不是鐵板一塊,更是可以隨意打倒昨日的自己的一堆務實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18,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