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溫水治溫水

如果要說旺角佔領區的一個缺點,那就是這裡太多不聽人言的性格巨星,也有很多不聽號令的普通市民。

不知憑何成氣候的山頭主義,魯而不勇的英雄主義,不願低頭的唯我獨尊心態,廿日下來,見得不少。很多人一邊罵左膠,一邊也不過跟左膠一樣,想盡量掌控資訊與人脈,喜歡瘋狂捉鬼貼標籤,以地頭蟲自居,建構另一形式的社運資歷架構認證。旺角的民氣,某程度上,可說是對左膠長期壟斷社運的大力反彈。image

金鐘是徹頭徹尾的和平理性的,充滿討厭左膠的人口中那膠得尾大不掉的氣氛。有人生事,佔領者會擁上去,對反佔的人循循善誘,直至大家都無力再講為止,也容許不同意見。動手動腳,在金鐘,多是出現於警民之間。

旺角未被掃蕩之前,也曾有過輪流發言的機制,歡唱生日快樂的幽默,但部分人受江湖義氣驅使,人格修為所限,容易暴怒,不單不會參加,還會覺得一個討論圈也容不下。他們沒太多耐性與對方糾纏,傾向動輒指人為鬼,急於解決異見。加上學生、中產和中產wannabe的比例較細,流言耳語,對運動弊多於利的種種無日無之。

在沉不住氣和既要表現自我又要克制之間,旺角發生口角和肢體碰撞的次數,比金鐘頻密。就算大家都疑似是同立場的,還是會因為不滿彼此而生爭執。譬如,有人認為反佔老翁可以無視,回應反會刺激其情緒,其他人卻又樂此不疲地跟老翁雞同鴨講,不願讓步。他們解決分歧的方式,常常是不理三七廿一就對罵,待旁人拉開,而非像金鐘市民一樣,那麼著重求同存異,達成共識。

一腔熱是旺角市民的缺點,更是優點。從開闢旺角,到守住旺角,再到重奪旺角,靠的都是這金鐘市民無法理解的自發義勇。他們不是離地傳媒人口中的烏合之眾。他們憎恨警察,或進或退,都是基於連日累積的經驗而生的情緒和決定,這輪不到聲稱要搶奪旺角話語權的人騎劫左右。

假如金鐘仍然受控於學聯,學聯就去跟金鐘的人交代,跟金鐘的人商討吧。旺角市民的角色是滔滔江水,爆發有時,涓流有時,任何寄生其中的,只可以充當落花蜉蝣,同路就同去,不同路就告別。堵而不渫,集而不疏,強行收編這股熱,只會鬧得不愉快,落個一拍兩散的下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20,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