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要唱最幸福的歌,不可能毫無代價

中國人也有好人,中國人也是會支持香港佔領運動的。就算只有1%的中國人支持,我們也會得到巨大的力量。有人如是說。於是我便問道,既然中國人那麼多,多到只要分N分之一的數量,就足以撼動政權,何以共產黨政權還是那麼牢固呢?別人回我的答案,則是中國人在中國抗爭的後果很嚴重,會遭遇危險,所以我們不要要求太多,因為人家已經很有心。 好一句不要要求太多,好一句人家已經很有心。說得出這麼兩句話的人,實在是超級良民,我祝願他們有朝一日會拿到他們想要的泛道德勳章,然後帶入棺材,光照子孫。假如梁振英也有幸,得到這些良民的體諒,在普選的爭議之中,聽到一句,「哎,不要要求政府太多,多多體諒阿爺一時三刻不能放權的苦衷嘛」,這個世界早就太平了,梁振英早就可以繼續安枕了,大家也早就可以如常地繼續搵食去了。 要唱最幸福的歌,不可能毫無代價。代價不大的抗戰能夠爭取到的,也必然只是不痛不癢的小恩小惠。香港人投身佔領,廿幾日下來,不是說笑,血灑的血灑,捱打的捱打,失眠的失眠,還要面對那些無知之輩諸如「點解當年英國佬管治,你唔要民主,而家先至要」的質問,少點毅力也受不住,代價已算不菲。這都是因為大家不再願意「袋住先」,開始對香港的政治有要求。再講,他朝運動失敗,政府高壓管治勢必變本加厲,廿三條和網絡廿三條的推行都會是早晚的事,香港人要面對廿一世紀再殖民,也不見得不會落入困境。簡而言之,香港人的前路,不論是身在旺角的,還是身在金鐘的,已經不可能像往時一樣好走,而不少香港人已經豁了出去。 歷史告訴大家,對抗特權和極權,必須有豁出去的決心,因為百分之九十九的當權者,都會扭盡六壬去垂死掙扎,打壓革命,以消滅駱駝背上那最後一根稻草,拖延時間。 螢幕快照 2014-10-23 上午12.22.01 香港人要爭香港的民主,付出了身為香港人相應的代價,不一定要死上萬人才能爭得到,是因為香港並不是直接與共產黨對着幹,只是想要跟共產黨好好合作。而中國人既然要爭中國的民主,那麼熱血,那麼愛好自由,就好應該歸去中國,付出一下身為中國人相應的代價,努力打倒共產黨,才算是真的幫得上香港人的忙。假如中國人因為害怕身陷險境,而自私地將對民主中國的期望,寄託於沒有興趣理會鄰近地區國家內政的香港人身上,那只是將多餘的壓力施加在香港人身上,使共產黨更不願意放權給香港人而已。這種廉價的精神上或道義上的支持,甚至會帶來反效果的支持,像匿名公開自己工作證的公務員那樣的支持,sorry,在香港抗爭的人實在無福消受。 要幫助香港人,最好,請為香港人清除阻礙香港民主發展的終極大佬,港中合作,一邊打港共,一邊打中共,而不是送送水,摺摺傘就算。如果無法令中國從內部崩潰,演不了不認命的中國人的戲碼,那就不要勾結香港勢力,使共產黨疑神疑鬼,以為香港人爭取民主,真會影響中國。 這些得左翼人士歡心的少數中國人,和本地所謂有良心的公務員的思路,都是一樣的。我改變不了中國,怕被自殺,我拜託你。我爭取不了民主,要忙公務,我又拜託你。這樣拜來託去,結果會是甚麼呢?隨時會是反共和爭普選的成果,都因為這些人而胎死腹中。事關他們總是一番好意的,以略盡綿力為出盡全力,卻又不願放棄自己現有的,去配合正在犧牲的。在他們的身上,我連些少的不合作精神也看不見。 這些人所發出的,不過是一種無聲仿有聲的沉默,一種更加縱容當權者去行惡的沉默。出發點好似很不錯,但變相卻只會為政府能夠正常運作補注一枝強心針。面對這些中國人,這些公務員,莫說是開心得熱淚盈眶,我是欲哭無淚,笑也不想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23,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