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老人家是不妨坐到前線去的

是「冷血」。

七老八十的老人家是不妨坐到旺角前線去的。夾在匯豐和惠豐中間,靜靜坐好,等待警察亂棍毆下來,銀髮染血,脆骨破裂,那鏡頭精彩得無以復加——

警察呼籲市民,不要帶小朋友到旺角,然後某位小朋友被紅漆和屎擊中,人人震怒。此中言論和反應,給予大家的啟示,是警察絕對會投鼠忌器。當黑警魔警真的攻擊乖乖安坐地上的老弱,傷及無辜,觸動泛道德主義者的最後底線,社會瞬間就會群情洶湧,警察將會一世也抬不起頭。屆時莫說是學聯林鄭,即使是習近平出手,也保不了梁振英。

說不應該「擺老人家上檯」的,都是虛偽的人。只許學生抗爭,不准老人家上街,更是徹頭徹尾的雙重標準,明明學生的體格就不比成年人的。學生運動之所以令人同情,是因為他們一副需要保護的模樣。這個光環,在老人家身上就沒有最亮,只有更亮。除非你義勇得,挺身成立市民思潮,後備入替,使學生可以回歸日常,正正經經讀書去,否則你不過是一直任得整個香港「擺學生上檯」而無動於衷的懶人而已。

image

更重要的是,老人家也是有權自主的。每個人在這場運動中,都努力地尋找自己的崗位。以少壯之身,禁止老人家坐在前線,也是一種跟怪獸家長禁錮溫室孩童一樣的霸權。長得好看的人,回眸一笑百媚生,長得普通的人,想賣弄也沒門路。老人家對警察,有如公雞剋蜈蚣,這功能絕非學生和成年人可以具備。說是利用,利用得老人家最多的,也是蛇齋餅糭派發者吧。

何況,我實在聽過好些支持佔領和早已身體力行的老人家說,他僥倖的話,也不過多活十年八載,如能為下一代做點事,爛命一條,無有畏懼。老人家是需要尊重的,他們是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的。如果事實上真有一些非他們不可的辦法可以克敵,大家卻自以為是地隱瞞辦法,不單不智,也是不義。所以,大家應該做的,是對他們陳以利害,使他們思考可行性,再承諾到現場盡力守護他們,然後將決定權交到他們手上。不先諮詢就替人下決定,有時候是很惹人討厭的。

老弱從來是最強的武器。他們了解清楚,自發坐陣,算不得被人慫恿,算不得被置於死地。老人家遭到暴打,根本責任在於梁振英,在於曾偉雄,不在於佔領的大家。老人家想貢獻運動,快閃做不了,辯論做不了,急救做不了,物流也做不了,乾坐在最有利佔領者的地方,是最划算的。大家在賭的,是警察的極限,而我相信他們決定清場時,必然會避開老弱,從登打士街壓向街心,或是預先疏散老弱。如此一來,他們的部署被打亂,行動的速度也會受制。

這是一步「不道德」的好棋,但從將改變社會責任推卸到中學生大學生身上的一刻起,其實這個社會的沉默大多數已經沒有資格五十步笑百步地學人談論道德。民主回歸,奔向祖國的懷抱,是誰造的孽?要追究老弱被打的責任,我以為,八十年代正值壯年的那群大仆街,才是罪魁禍首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25,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