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萬聖節快樂

pumpkin

十月三十一號夜晚十一點的鐵路車廂,放眼望去,份外的人滿,份外的黑壓壓,又份外的五彩繽紛。圓錐的帽,魔幻的頭紗,妖艷的碎蕾絲,歡慶的爛肉紅疤。一陣陣化妝品味混雜香水,飄着,濃郁的陽氣,驅散了平時車廂溫度長期過低的陰冷。地下諸鬼輪迴之前,大抵就是這種𤋮攘的模樣了。不盡是喜,也不盡是愁。

不過排隊輪迴始終是華人的一套,是港式鬼片重重複複演繹的傳說。現在走在行人道上的萬聖諸神,就算有些白皮膚的穿唐裝,其他的也沒幾個打扮成紙紮公仔的款。不歸路那很盂蘭的幽幽的綠,或是綠綠的幽,在漫畫英雄和卡通人物的參與之中,演成了不醉無歸那種不歸。這實在是身在香港的人才可能生出的無聊聯想。

今晚是一個人人都想要瘋個夠本的禮拜五夜晚,而我靜靜坐在硬梆梆的櫈上,消化着胃裡陰魂一般的餘辣,沒有半點跟上去的興致。我沒有過了湊熱鬧的年齡,但不知怎地卻已經過了湊熱鬧的心境,總是好靜,不願陷入狂放的搖晃,也抗拒難喝的酒精。

在這一刻我覺得自己像個文青,雖則我從來也不是文青,是超級的俗人。跟別人的戰鬥格相比,我牛仔短褲,灰色短袖上衣,悠閒的波鞋,搭半個慵懶的單肩袋,臉上無妝無血,很乾脆。這彷彿剛剛沖了涼一般的乾脆,使我被主流自然地割捨,可以在自己的世界裡世混溷而莫余知兮,有種沒有插着耳筒聽indie,已經感覺自己很indie的風雅。

然後我聽說金鐘旺角那些佔領區,現在也忽然去政治化,氣氛比往常摺紙播歌的時候還要輕鬆。好多人盛裝到會,過那戰場上的快樂萬聖節。又聽說美酒佳餚節,因為至今沒有發生過的佔中,轉移了陣地到啟德那邊。如此安排,也許就是因為受不了十月三十一號嘩鬼出籠的危險,刻意躲避電影《V煞》結尾群起攻堅,人人戴一個面具湧入禁地引起政變那震撼人心的畫面——儘管心水清的人都知道,這在香港不可能發生,只會是怕事高官想得太多而想到了的無聊聯想。

十月三十一號夜晚十一點的鐵路車廂,八成滿,七分黑,一堆模糊了面貌的人,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31, 2014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