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這是安全感的問題

只有欠缺實力的弱者,怕輸怕得要命,才會拼命擾敵以求勝。中共喉舌和港共官員時時出口術,高呼一個中國先於兩個制度,強調國家安全高於一切乜乜乜,又頻頻提示香港人應當愛國愛港,正是怕輸的表現。

事實上,這些口術,用在意堅志定的人身上,真的是毫無功效的。偏偏,香港人之中,不分藍黃,卻有很多真心膠,信「中國關照香港論」信得十足十,生怕爭得了民主選舉,香港終會無以為繼,被中共「懲罰」 。走進茶餐廳,走出旺角金鐘佔領地,遍地都是這種擔憂。他們不知道,對家配合領導,胡亂放話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愚弄昧於現實的香港人,使他們被壓於大國崛起的陰霾底下,然後甘心情願向中國投誠,奉獻香港的所有。信了的,都是白癡。

十大活躍港股被國企包攬,自由行要瘋狂地在香港買奶粉買益力多,自貿區要以香港模式領頭,中國人會以香港為境外轉移資產和洗黑錢的跳板和過濾器,都是因為上海深圳都提供不了香港才提供得了的安全感。這是明顯不過的香港優勢,輪不到中國打救,連外國勢力也沒資格說三道四。

有人常常開空頭支票,說上海隨時可以取代香港,那個隨時,到底要十三億正在急速膨脹的炎黃子孫等到何年何月何時呢?是否要等到二零九九年那一輩人春秋二祭燒給仙遊了的強國人民呢?睜開眼去看,大家就會清楚,中國根本不能失去香港,也不能失去兩制。如果上海隨時就取代得到香港,香港那麼桀傲不馴,中國早就立刻一腳踹開香港,絕對不會跟香港拉鋸到此時此刻。

yellowline

因為錢和健康,是所有人安全感的來源,而香港,就是一個使北京大戶官商的荷包穩穩當當,又使鄰近地區嬰兒有奶可飲的地方。跟香港獨家供應的安全感相比,所謂國家安全,只是一樁小事,何況香港人選出來的行政長官,也不見得會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

中國現時是一個被香港制約的帝國。香港之於中國那安全感的維持,一是因為雙方尚且尊重一國兩制的精神,二是因為帝國暫時無力撕破合約。如果香港人自壞規矩,繞過一國兩制的正常程序去解決香港政制問題,那就必會使得香港和中國兩敗俱傷。事關這行為對香港是百害而無一利,會削弱己方的價值,減弱帝國對發達城市的依賴,間接將無法與中國同質化的香港,貶抑為一個直轄市或省區,令香港人墮落成普通的中國人。這不是包不包容新移民,服不服膺於普世價值的問題,而是當遮打革命的參加者,淪為了六四事件中向中共搖尾乞憐的受害人,香港就再也抬不起頭去演繹一國兩制的問題。兩制原則高於一國或兩制至少與一國平等,才是中國繼續玩下去和香港繼續生存的基礎,這是安全感的問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31,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