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海鳥跟魚相愛,不是想要hehe

Hkfsretreat

既然革命真的一如岑敖暉所言是非死不可那麼恐怖,我建議形容雨傘革命為一場意外。中性無害,可以跟十六世紀工業意外相比,可以跟擦槍走火的辛亥意外看齊,又可以跟顏色革命劃清界線,必能如他們所願的將革命的苗頭徹底澆熄,何樂而不為?

周杰倫唱,「海鳥跟魚相愛只是一場意外」,很欷歔,很emotional,九二八和遮打革命,跟這種情緒也很配。當初消費浪漫主義的大專罷課,說穿了,只是少數人很合作地間歇性停課而已。嘴上講得多愛對方,也不過是對那虛妄的幸福葉公好龍。

學生說,他是很愛你的,但他不會為你坐監,也不會為你死,事關現實不容許時,他認為還是放手比較好過。妥協是成長,愛情不比麵包,他始終是和平理性的海鳥,你自然也只能是非暴力的小魚。戰火一發不可收時,他第一個提出分手,因為他在橡膠子彈的謠言中,才後知後覺的,認清自己並沒有豐富過自己對終老的想像。他不想做羅密歐,也不會是羅密歐。風中塵埃,最後累積成的只有腐女的想像,即是那戇鳩加零一的hehe。

如果革命的名字非得改成運動,改成意外,學聯,你的名字就是弱者!

這場革命可以循法不治眾的路線去走,得道多助,是說好了的。打得贏就一起生,不盡力就一起死,不要原地踏步,不要再拖多廿個十年,大家早有共識。九二八乘機發難,十月頭預備升級,都是因為共識有如緣份,早早註定。如今多得岑敖暉這種無能之輩,聯合怕事的糾察與村民大加阻撓,金鐘旺角都已變得越來越不知所謂,革命的熱情快被龍捲而去。

本來革命實在沒甚麼可怕,可怕的只是一開始罷課時雷聲巨大,人在半途才來淆底,害得大家前又是死,後又是死。十月上旬,戰況尚算樂觀,我還曾勉力為學聯抬轎,希望大家配合他們行事。可惜的是,五十幾日下來,他們由朝到晚只在hehehehe,每況愈下,全無事功。局勢發展,被最最看扁他們的人批中。我是支持同志平權的,但真的禁不住要厭惡,這雙由頭到尾都成事不足,噁心有餘的heh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23,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