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性別議題才是正經事

feminismrevenge

自己人「性暴力」自己人,就只是講笑,所以若無其事,敵人「性暴力」自己,就必然是惡意的,所以上綱上線。自己人「性騷擾」自己人,就等同自己男朋友摸自己,就是愛撫,敵人「性騷擾」自己,就等同陌生男子摸自己,就是非禮。繞了一圈,問題的根源還是在於左膠與本土的苦大仇深。

撇開政治上的分歧,在性別議題上,事事過敏的左膠,的確比普通人煩好幾倍。左膠那種過度強調自己是受害人的脆弱,莫說是普通女性,即使是人生路份外崎嶇的性小眾,也實在敵他們不過。事關被凝視和欺凌,跟非反擊不可是沒有必然關係的。處於非主流的性小眾,其中不少會因為跨性別打扮或有特殊癖好而惹來別人的異樣目光,但面對這些困難,他們卻不一定會小心眼得將別人的意見牢牢記緊,當面反擊,或是秋後算帳。這種安然,是因為他們已經超脫了自怨自艾的階段,達到了自信得不覺得自己是受害者的層次。他們做到了情慾自主,也完成了性解放,自信自強,根本懶得對那些保守主義者和父權主義者動怒。

因此,就算他們遭遇性欺凌,譬如生理上是男性,穿了裙子化了濃妝出外,不出意料的被人非難和侮辱,他們也不會像左膠一樣四處尋求協助,或是要求對方道歉下跪。人家嘴賤是人家的事,人家不了解生為男兒身的痛苦是人家的無知,他們自己知道自己沒有錯,不會動不動就說自己會為所有同路人戰鬥到底,把自己放得那麼大,捧得那麼高。他們身處邊緣,深明邊緣之痛,也知道改變社會的重要,但更知道胡亂扣歧視的帽子,只會令害怕平權分子坐大的人更加害怕改變。

熱愛推動社會改革的左膠,則是相反。他們接觸得性暴力個案太多,對父權社會的「反思」太深刻,急功好義,每分每秒都想拯救世人。於是他們覺得自己站出來就等於踐行正義,不站出來就會縱容性暴力,不問是否暴力都先譴責一番也在所不惜,周身G點,無從冷靜,甚至自陷於受害人的世界和性別定型的框框之中,不能自拔。太喜歡販賣悲情去惹人同情,也是他們認為任何與性有關的都要小題大做的另一個原因。畢竟,他們覺得只有不理三七廿一地先「揭露問題」才可以保護自己,同時保護未來會受害的其他女性,不站出來就是自私,就是懦弱。他們本着這種心理,總是急着挺身而出,監察大眾,也是不難理解的。

事實上,兩派對性的觀念,真的是沒有衝突,也沒有誰比誰更高尚的。女性的身體,必然要保護,但男性的言論自由,也是人權。好些女性霸道得不容他人品評自己身材,每逢別人說了些不合意的就聲稱被歧視,跟外國少數同性戀者冤枉老闆因為自己性取向而解僱自己,卻隻字不提自己辦事能力的問題一樣,是濫用權力,而不是推動平等。認為自己因為對方意識不良而心靈受損的,必須拿出證據,證明對方真有行駛性暴力。自行想像,然後借用社會對女性慣性同情去煽動輿論,未嘗不是暴力。

何況,男性的身體,也同樣會遇到female gaze,婦女團體不譴責社會對男性身體的消費,先入為主的假定男性的性衝動比較有害,女性的性自主一定受限制,也是在助長不公。譬如強姦,指的是人在不情願的情況下發生性行為,男性也同樣會被女性雞姦或誘姦的。強姦的受害和加害者不應該分男女,分男女正是一種應該破除的傳統觀念。可惜的是,香港的女權分子,聲討他人欺負女性時得理不饒人,卻甚少給予男性同樣的關注。

性別議題是正經事,男權和女權都要照顧是源於尊重人權,天秤傾側向任何一個性別,都等於對另一性別構成性壓迫。所以我呼籲那些其貌不揚的人,不要脫離現實地過度幻想自己被男性和主流壓迫,因為太多性幻想的人,是會麻煩到沒甚麼性幻想的人的。遇到不公對待,必然要講,但別人是否意淫當事人,也要視乎當事人是否值得意淫的。歧視案之所以總是鬥得那麼難分難解,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就是因為主觀感受和客觀看法時有出入,當事人必須花費很多氣力去解釋自己的不安。我們對女性要公平,對性小眾要公平,但給予這些人比普通人更公平的公平,是不公平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24,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