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帝國香港,我所欲也

imperial

在香港,有數以十萬計的盲毛,以梁振英的言論為自己理解社會的唯一根據。梁振英使香港社會各階層處於對立,使香港的受眾因為害怕無法再如常搵食而投向政府的懷抱,而存有大中華意識的受眾則孤立香港,正是《V煞》裡面英格蘭政府所施展的手法。民族自決,這麼一個不妨放上檯面大方討論的話題,在一陣騷亂過後,即被扭成了港獨兩個字,原因在此。

我認識中華文化,也知道華夷之辨為何物,但對城邦論遺民論實在無感——因為我對重振華夏,並無興趣,而凡是對我自己,亦即是於香港人有利的,我都支持。換言之,我不想要分派分黨。而若真要分派分黨,我,身為香港人,會情願定義自己為香港帝國派。

我支持香港人加強身分認同,鞏固一種吸納了英國文化而自外於中國的克里奧爾文化(Creolized Culture),抵抗赤化,進而影響世界。這是無論日後怎樣發展,也必須首先完成的步驟。

我期望香港以漸進式文化帝國主義壯大,衝出亞洲,揚威國際,霸道得足以對其他地方進行經濟和文化殖民,建立經濟和文化的話語權,揚眉吐氣。我期望菠蘿包之於香港,有如香腸之於德國,炒年糕之於韓國——香腸在歐洲隨處可見,炒年糕也不是朝鮮文化獨有,但跑出就是跑出,炒年糕如今就是韓國的特色菜,而不是以上海菜式為人所知。我期望香港能超越九七前的政經地位,交往東亞,接通南洋,擁有實然主權,獨立政體,擁有能夠代表香港人的元首。

現在的香港,和三百年後的香港,自然都不會是強國大國,但這絕對局限不了那向世界出發的氣魄。昔日羅馬也非一天建造,起初不過是條小村。民族魂的養成和對利益的渴求,是能夠使人跳出框框,燃起鬥心的。朋友說,他認識的韓國人,即使在香港成長和居住,還是會定期到韓國學校接觸韓國民族文化。而近年韓流大熱,韓國人到世界各地也分沾了榮耀。這是我期望他日香港人也可以感受到的榮耀。韓國的民族性被日本殖民所激化,香港人長期遭受中共壓迫,沒理由不團結,不憤怒。

香港一朝暴動,就算你是就讀國際學校,也是無法遠禍的。說得出「我大可以移民,一走了之」的人,其實為數不多。要長治久安,要免於災患,大家必須通力合作,及早解決香港的根本問題。

如今香港後生發奮圖強,重新振作,卻也無法趕上日韓文化那種蔚為風尚,吸引不了別人學習粵語,追捧港劇,本地工業一蹶不振,實在是因為受制於主權移交引致的四肢癱軟。之所以創業,自立,成家,一概難於登天,正是源於無法與中國一刀兩斷。中國自政治延伸到經濟和文化方面的侵略無處不在,即使香港在短期內不可能建國,謀求香港自立,扶本土以抗赤化,也是絕對迫切。

香港文化並非全繫於中華文化,而是受英國殖民統治和獨特歷史堆塑而在中華之上有所發展的文化。因此,別人服膺香港文化則接受他們作為香港的附庸,或是融入香港,比以「入華夏則華夏之」為原則更切合現實。爭奪正朔地位,可以慢慢來,當務之急,除了宣揚稱霸稱王的大香港理想,沒有其他。

廣告

One comment on “帝國香港,我所欲也

  1. Vanessa Poon
    一月 25, 2015

    Reblogged this on News Hong Ko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22, 2015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