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Incredibly traumatized.

Category Archives: 二蕪

父權本土派

香港的所謂本土派之中,父權撚極多,特別是以華夏文化為尊那批, … 繼續閱讀

十一月 19, 2016 · 發表留言

Je suis 青政

梁游議員資格遭到褫奪之後,有人已在磨拳擦掌準備補選,亦有人認 … 繼續閱讀

十一月 16, 2016 · 發表留言

避開一些柒頭

美國是世界強權,沒有之一,國內總統選舉,當然是大事。所以,對 … 繼續閱讀

十一月 9, 2016 · 發表留言

就是要罵民主回歸

游蕙禎重提民主回歸論,黃碧雲竟以最在意料之中的答案回應,質問 … 繼續閱讀

十一月 7, 2016 · 發表留言

抗拒宿命

上次寫及宿命,寫出了自己的挫敗感。少數竟然還有留意我的人,都 … 繼續閱讀

十一月 5, 2016 · 發表留言

宿命

家是香港,是痛苦的體驗。那種痛苦,是過客作為過客,所永遠不能 … 繼續閱讀

十一月 4, 2016 · 發表留言

充滿善意的世界是個平行時空

高舉學生身分,到哪裡都有著數,就像搭地鐵看電影看球賽一樣,特 … 繼續閱讀

四月 8, 2016 · 發表留言

青春即使不虛度,已無別處可浪擲

晨起,又見新死。今年,中學生自殺成為了風潮。我手上的學生,有 … 繼續閱讀

三月 8, 2016 · 發表留言

成也中國例外,敗也中國例外

左膠根本就是「中國例外論」的忠實擁躉,而香港人,特別是本土派 … 繼續閱讀

三月 6, 2016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