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希望在於癡線,改變始於爆發

魯迅名句「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的橫額,在連場社會運動之中,幾乎是沒有一次沒出現過的。黑色的布身,白色的警示,磅礡的氣勢,總最吸引那些捧著相機紀錄歷史的人,而所有人的重點往往落在第一句。因為這句話,像是張貼者告訴著全世界,在場圍於橫額附近參與運動的人,正在爆發,不容小覷,目標不達到,誓不罷休一般。他們真的是以為自己在爆發的。

然而,事實卻是沒有一次「爆發」是成功的。假如民眾真有「爆發」之舉,香港民主進程就不會依然陷於泥沼,港深廣高鐵也不會興建得如火如荼,超支又超支,而國民教育亦不能在中小學校如入無人之境一般逐漸滲透。參加社運的人,不停對沉默的大多數又是冷嘲熱諷,又是苦心規勸,但他們自己,又何嘗不正在步向滅亡?滅亡這條路,沉默與覺醒了的人,殊途同歸,事關覺醒了而不採納魯迅之見,製造爆炸,也是會敵不過當權者的。

爆和發,是兩個老嫗能解的字。爆,可解作猛然炸裂並發出響聲,震動一時,甚至餘音不絕。爆發,則可解作出人意料地出現或者發生,應該是沒有先商討後爆發這種爆發方式的。了解了爆發的詞義,再去盤點過去每場社運,不難發現的就是,平地一聲雷那種效果,無影無蹤。

Daniel Cheung攝,轉自socrec專頁

Daniel Cheung攝,轉自socrec專頁

所謂八十後主導的反高鐵運動,拖拖拉拉,又是嘉年華,又是苦行,萬幾人圍在立法會外,還是一事無成,失敗告終。而後來的反國教運動,風風火火,中學生抬頭,大聯盟幫手,十幾萬人靜坐在金鐘,要求撤回,還是在階段性勝利的歡愉中退了場。佔中™,講究愛與和平,先是N個商討日,然後是電子公投,再配合一堆登高健步黑衣剃頭,跟爆發二字,完全扯不上關係。

這次九二二有限期有限度停課不停學,不令人意外地,又被參加者和泛民媒體吹捧為一次民怨爆發。讀到學聯罷課宣言中那用肉麻修辭堆砌出來的空洞無力,就知道那都是狐假虎威,虛張聲勢。人大不收回成命,不確立公民提名權,立法會改革紋風不動,議席增減得循序漸進,大家也不會聚在添馬直至2047。人大不向港人道歉,梁振英等主事政改的官員賴死不辭,大家也不會聚在添馬直至2047。若說有限期有限度停課不停學只是第一波,下一波會是打真軍,會是推得倒港共政府的大爆發,我衷心希望學聯真的是有此不打開口牌的盤算,然後做一場好戲給大家看。

然後我不期然想到一位以爆發的力量為民請命的無名英雄。他可能沒有想過,要為所有cut不到有線的人揮動大刀,但他勇於敢為,身先士卒,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之下,直搗黃龍,為自己和所有同路人贏得了用戶的尊嚴。不要問他的大刀為誰而揮,大刀為你我而揮。同坐一條船,人人都想終止服務,但人人都只是打hotline,按F5,沒有一個想到徹底解決問題,而挺身而出的VTC學生,他cut到了。

螢幕快照 2014-09-23 上午01.41.02

罷課不罷學宣言

「希望在於癡線,改變始於爆發。我們有線用戶可以有夢,我們會捍衛自己的網絡供應自主權,為了下一代、給同代人、致我們的上一代。誰也沒有資格跟有線劃清界線,誰也不能,除了我們自己。爆發,就是有線用戶重奪未來的曙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24,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