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澤直樹2》:恩仇比正義更高

戲劇之所以存在,係為咗放大現實,引發思考,只要邏輯成理,言之有物,就可以稱為好戲。《半澤直樹2》劇情之所以更勝前作,正在於今季令呢個角色更似日本式英雄。人類世界嘅英雄難以察覺,所以創作就係要以波瀾壯闊嘅大冒險去令一般人感受到英雄嘅意義,令具備一定想像力嘅人可以繼續相信英雄會出現。失去生命激情嘅人,無力想像未來嘅人,傾向以超現實或者太科幻去形容呢套劇,但真正殘酷嘅現實係:越係以為有錢就係萬能、資源先於一切,佢地就越係唔會明白到金融機構嘅真正價值係在於幫助社會上有需要嘅人。以下將會略過圍繞主角半澤嘅討論,以更為關鍵嘅人物中野渡行長為分析對象,解釋戲劇點解大受好評。

劇中嘅行長由三次飾演德川家康嘅北大路欣也繼續擔任,選角其實都已經預示咗佢並非一般人,事關日本大河劇編劇筆下嘅德川幕府第一代將軍最典型嘅形象就係善於忍耐,默默耕耘,等待適當時刻大舉反擊。成個故事其實係始於行長後生嘅年代,當時銀行高層隨便借貸之事幾乎曝光,瀕臨絕境,但有一位銀行家為咗保護銀行名譽而攬罪自殺,挽回劣勢。行長知道來龍去脈,但又深知喺自己所身處嘅時代,以自己嘅職權同影響力根本唔可能討回公道,於是只可以將期望寄託於後來之人,而借助正義凜然嘅半澤自下而上去翻案,就係為咗還死者清白,同時令所有共犯都要承受罪責,向社會承認銀行確實犯過大錯。然而,上一輩人價值觀已經僵化嘅社會現象,喺任何國家都係常態,呢段前事亦係半澤之所以會成為英雄嘅前因。

故此,行長非但唔係一般觀眾所誤以為嘅big boss,反而係知道正義難免遲到但始終心存良知嘅引路前人。佢相信半澤有朝一日可以成為帶領銀行繼往開來嘅新領袖,亦係源於佢閱人無數,一早練成洞悉下屬本性嘅獨到眼光。由上季到今季,行長期待已久嘅後輩半澤所受嘅考驗,既係行長預計之內,亦係半澤甘心情願投身其中,因為運籌帷幄嘅行長既知道銀行嘅過去,知道下屬如大和田嘅問題,亦摸熟咗半澤嘅為人。如果銀行係戰國時代嘅家族封地,而行長係有意成為天下人嘅大名,咁半澤就明顯係最有價值嘅家臣,因為佢有整頓內政、撥亂反正嘅能力,亦有取信於人、令人敬愛嘅魅力,只係意志力強到顯得鋒芒太露,有待成長。喺自身職務唔可以世襲嘅現代,行長因為對銀行有感情,對社會有承擔,所以希望物色到同自己志同道合嘅銀行家繼承遺志,可以話係合情合理嘅結果。

另外,半澤本來只係相信有仇必報,十倍奉還,但因為行長恩仇俱重,大和田有恩必報,三代人互相影響,半澤嘅仇恨不知不覺轉化為輔助行長向死者報恩,劇情亦因而呈現出日本文化對人情嘅深刻理解。自殺銀行家係行長報恩嘅對象,因為佢知道羞恥而獻出生命,而其他僥倖逃過追究嘅人選擇默不作聲,行長自然希望世人知道佢地嘅失德;大和田因為幫助妻子而犯錯,行長寬大處理,希望以善養善,大和田自然亦感念在心,喺今季決意竭力保護行長;半澤認定銀行體系腐敗不堪,起初係對大和田復仇,之後則係要向傷風敗德嘅銀行家復仇,自然係以將盤根錯節嘅問題連根拔起為終極目標。喺商場上受助於半澤嘅Spiral老闆,喺證券部受半澤指導嘅後輩森山,則係代表住繼續將恩仇分明同全力以赴嘅精神傳承落去嘅第四代,亦將會係廿一世紀日本復興嘅棟樑骨幹。由行長到大和田,再由大和田到半澤,所代表嘅係縱向嘅切磋砥礪。而銀行同事渡真利,同埋銀行以外嘅可敬對手黑崎,則係代表同路人橫向嘅惺惺相惜。概而言之,編劇將生活精華濃縮於戲劇,而非隨隨便便簡化現實,劇集嘅人際關係同埋情節推進正係因為夠合乎現實至會咁令人振奮。

銀行求變,政治革新,故事始於行長嘅正義感,暫告一段落於議員白井嘅退黨保平安,既係理想嘅結局,亦係當今日本人希望國民同胞積極回應嘅時代呼聲。政治權力需要限制,集權體制需要改革,東亞應該共存共榮,並唔係只出現喺流行文化嘅卑微訴求,而係日本同韓國新世代喺後冷戰時代所共有嘅願景。行長辭職前提到,半澤掌權時機尚未成熟,但佢相信時機一定會到,而喺時機成熟之前,半澤一定要繼續努力,我認為佢嘅寄語對香港民族亦同樣適用,因為不論係香港獨立定係東亞共榮,都係要靠每一個人嘅精進,至會夢想成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