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從「違反原廠設定」到「莫問出處設定」

11990135_10207718239213463_513490368_o

在社運界初生之犢的襯托下,學生組織老大哥的進退有度,應對老練,份外令人肅然起敬。無法在社運界左右逢源的道理,他打滾經年,早就明白,更明白做到也沒有意義,因為外面的江山才是江山,黃絲才是值得爭取的信徒,社運界只是一池渾水。只要江山中人,仍然膜拜學生光環,組織權力運於掌心,他有權奪取任何論述,化為己用,一聲唔該都唔需要。

何況他識得玩Facebook。在網絡世界,他刻意經營了的,是相對天真的學生形象。而不難發現的是,那二十六萬like數,過半都是die hard。詢問買呔襯衫,本來不必張揚,回應劉馬車,稍有政治智慧都會不加理會,然而他樂於維持毒男形象和炒花生,借劉馬車突顯自己的器量。有時有人高喊國王沒衣服,就會惹來無數留言護駕。看著他少年老成那一面,常人都應該覺得很mind-fucked,然而護駕者眾,大都視若無睹。

略聽他的網台節目,完全想像得到,他正以怎樣的目光看待這些跟自己無法比擬的所謂後進。這世界是不公平的,有些人,只有鐵血丹心,有些人,對於權術確有天分,不會安於寄人籬下。

我漸漸發覺,自己原來已經忘記了黃之鋒基督徒的身分。尋常中產家庭出身的基督徒青年,散發的不會是這種深沉。正如我不覺得《孤疑》的「小」主角,予人平靜的感覺。投足舉手,眼神氣場,會暴露一個人的胃口大小,完全騙不了人。

不過家長對於學生的幻想總是美好的。這幻想會令他們沉溺,以致陷入盲點。他們不願接受學生不純潔,不簡單,不熱血,不願承認學生大多生活糜爛,醉心遊戲,還可以洞悉人性,勝過成人。他們總在培育符合他們幻想的倒模學生,又總在糾正不符合他們理想的走板學生。黃之鋒,整個包裝,直至中六畢業之前,都是模範。

當初的黃之鋒,以十五歲之齡,涉足政治,本來是「違反原廠設定」的。然而,因為香港人熱衷追捧政治明星,又意圖趁機卸膊,名正言順將爭取民主的任務推往下一代身上,黃之鋒得以冒起,成為風雲人物。這是時勢造英雄。英雄已成,標準要切換成「莫問出處設定」,成績差強人意,也就不再重要。

二零一二年反國教一役,散水收場,強調「我不是英雄」的英雄,是不甘心的。其中有青年的傲氣,也有性格的好勝。意志不夠堅定,未認清到成人世界的利益,敗陣很合理。於是他檢討,反省,明白了泛民不可恃,設定了新的作戰計劃,就是善用學生身分,自立門戶。然後大家就發現他與泛民過來漸疏,保持距離,情願好好經營自己組織,反正他已經博得國際關注。可憐的是,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偏又碰上另一批比較大的學生,無法搶奪話語權,終以失敗收場。收割得了光環,勉強保住了人氣,大局上卻無有寸進,可以想像,不停受到箝制的人,只有更不甘心。

然而他並沒有心灰意冷。學民思潮喉舌,茁壯成長,組織文宣,更勝老化政黨,而他以個人身分建立的網絡,更伸向了台灣,伸向了歐美。香港本土不同陣營的大亂鬥,他並沒有泥足深陷。具備政治智慧,兼具打不死的精神,默默耕耘,重整旗鼓,華麗轉身,是遲早的事。學聯死了,總有新的學生組織應運而生。學民思潮發展至今已有六七年,成員再良莠不齊,也總有升讀各大院校的人,只要他們不離棄政治,政治就會在他們身邊,黃之鋒左右大學學界,不是難事。

黃之鋒的野心,掩藏得不算好。又,野心,即是鴻鵠之志,本來就不是掩藏得來的瑣碎飾物。野心它像一個上臂內側的紋身,不舉手,別人不知道,而一年四季身穿中長袖,別人難免心生疑竇。它終有一日會暴露在陽光之下,只看其時還有沒有比泛民政黨、大聯盟、學聯更麻煩的攔路虎阻擋去路而已。

青年有野心,有盤算,一意脫離成人制肘,絕對是好事。有野心的人,往往比愛國的人更強大。韓國軍事強人朴正熙,從日殖時代的平民教師,爬到萬人之上的高位,憑的就是極欲名留青史,當家作主的野心。可惜的是雖千萬人,目前,卻只在黃之鋒一人身上看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