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No PUA

最好是可以只愛一次,乾乾淨淨的。

初戀的她跟我說,她想嘗嘗其他新的,因為覺得自己做不好女朋友的本分,又認為,自己戀愛得有點遲。我回答,你看看你的公開試成績,看看你的生活,便會覺得這種算不上犧牲的犧牲很值得,而作為過來人,我並不覺得有著過多的經驗是一件好事,我只想維持現狀,我只想用力去為一個人哭和感動。

畢竟我們要的不是靠近來甚囂塵上的Pick Up Art抓來的愛情,自也沒有必要學習「性天奴」。初出茅蘆的時候,我會覺得,普通不過的愛情都是那樣千篇一律,是公式得很而人又不得不甘之如飴的遊戲,躲不過單調中的樂趣的引誘。從開始的接觸,至互有好感,便可以開始拉扯,因為患得患失間會令人不期然著緊,非常簡單的,「阿媽是女人」的,像賭徒在賭場的行為一樣,因為隨時失利,這局輸下局驘,情緒交替起伏,容易令對方有「喜歡」的感覺,又或是,其實是一種偷換概念,令對方以為自己喜歡了你,實際上,只是被這種失重感牽引。當你每一日都跟對方互傳500個短訊(我那個時候,還是在用短訊),忽然一日,你隻字不傳,對方起床拿起手機時,竟然沒有未接來電沒有未讀短訊,她便慌張了,高傲的話,也許會矜持,普通貨色,便會找你。這些手法是比較易學的,漸習其形,融匯貫通後,便可以用在不同的方面和時刻。當你能夠將自己鑲進對方的生活習慣中,自然成了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得手之期可待,然後你便主宰到底到此為止還是化之為感情。

我還可以給別人一定程度上有用的意見,聆聽,接著建議。我當然也相信「你的樣子如何」的真理(老了十歲後便是「你的身家如何),可是,捉摸對自己不抗拒的人的心理其實不難,更重要的是,你把自己怎樣定位,是想戀愛,還是當玩家,玩家當然可以誠實認真地玩,其貌不揚也可以玩,只是玩具數量不可觀。赤裸裸的買賣和表態的Clubbing結識異性,就可以和很多人交手,視乎各人需要和尺度低線,此處不贅。

獨自難堪的是重複感,無可避免的,在成人複雜的世界或未成年者較不複雜的世界也會出現。日子久了,忘了這是哪位送的禮物,忘了那是和哪位去過的地方,因為不夠深刻,又或是時間作用。過去這些交疊的影子,又不能和現任分享,即使現在的那個十分好,也不可以作比較,因為男女老幼都怕被比下去,所以只得放在心裡。因為走過這條二選一的不歸路,因為嘗過早戀的壞處,於是造就了現在的自己。但正因為早戀或遲戀、專一或認真、大量或少量都有各自的優劣,怎樣開始,便是我最無法給別人建議的難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四月 25, 2012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