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喜愛夜蒲2

Lan_Kwai_Fong_2

喜愛夜蒲系列是不值得花真金白銀購票入場的所謂電影,要看色情影片可以直接瀏覽ThisAV。為了藉著這完美文本分析為數不少的香港女性共同具備的性格,我還是花了時間專誠去看。若論激戰場面,《喜愛夜蒲2》比前集失色不少,起碼DaDa的埋身肉搏曾經可觀。若論故事結構,它又比前集更加支離破碎,各條感情線都薄弱而且膚淺。眼高手低的拍攝手法與不知所謂的故事節奏不欲多談,女性形象,反而才更具探討價值。

連詩雅型港女的人生信條是相信「夜場有真愛」——即是很傻很天真,偏偏她們自己又絲毫不察覺。因此,我大概意會得到導演要找連詩雅擔正的理由。角色應該具備的氣質,由連詩雅來發揮是等於任她演活自己那《到此為止》式的受傷還得自強兼《好好過》式的默默療傷不求憐憫,演技當然自然。更重要的是,連詩雅得天獨厚的聲線既尖且薄,滲透著大小姐式刁蠻潑辣又自以為很講道理的特色,藉著她的聲音,角色的任性能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

她們這類人,本質分明是任性,卻最喜歡自覺有原則,行為分明是從俗,卻最喜愛自命清高。在連詩雅型港女的心目中,「我中意玩我中意蒲但唔代表我濫架唔代表我會做人小三囉!」這種對白,表現的絕對是烈女風骨,而不是白癡低B。她們更可笑的地方是自相矛盾到極點。她們一方面會為為期不足三個月的戀愛不停在Facebook上傷春悲秋,一方面又會忽然感覺世界美好,轉載一首薛凱琪的《Better Me》,為自己打氣。然後為著遇上壞人又忽然心灰意冷,沉到谷底,轉念又與其他人發生感情甚至關係,投進自己編織的羅網裡,重複犯錯,還自覺每次都「贏了經驗/沒有輸尊嚴」。

她們的價值觀嚴重扭曲,同時過分熱衷代入超現實世界自得其樂。例如當關楚耀飾演的Rain「勇敢地」請纓挑戰Game of the Night而她們顯得相當高興地歡呼,就是例證。他為了取悅連詩雅飾演的Summer,毅然上台,接受飲盡鋼管舞女郎身上的酒這挑戰。Summer與她的白癡朋友們熱情叫囂食花生,鏡頭一轉,很多個shot杯就安放在穿著比堅尼的女郎身體各處,包括腰間胸前甚至嘴巴也含著一個shot杯。不難想像,要把酒都飲光,女郎與Rain自然會靠近至相當情慾的距離。當Rain完成這個基本上沒甚麼難度只是為了炒熱全場氣氛的挑戰後,Summer竟流露出欣羨的目光,這樣嫣然一笑,就徹底地暴露她與她所代表的那類人將一些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逞英雄行為定性為「有型」的幼稚。

少不免要提及的,當然是劇中四人聯手埋伏一「奸角」的傷人案。他們在蘭桂坊的窄巷埋伏奸角,以竹筐套著他怒打一頓然後逃之夭夭,走上街心碰著警察才一副事敗後悔的早知今日模樣——不顧後果的傷人行為,根本於事無補,打了對方也不可以讓讓光陰倒流,讓錯誤像粉筆字一般擦去。總括而言,是沒有意義的非成年人行事方式。但他們又喜歡視這些為釋放生活壓力的好途徑,一如夜蒲的酒精與音樂,那也實在教人無言可對。

代入超現實世界,所指的不是LOL或爭奪武器的虛擬世界,而是小說電影。其中又以電影為主,因為閱讀這種消遣,於缺乏內涵的她們而言也許太有負擔。她們臉上堆著的,是藏不住抹不去的愚昧無知,是「真心蠢」,而不是「扮豬食老虎」。她們會被戲中沈震軒飾演的Dicky反覆使用的「你相不相信二零一二年是末日」所吸引,又會嚮往對方為自己把生死都置諸度外的不切實際電影式浪漫,總是幻想如果有個男人這樣對待我就好了——然後從不思考自己值不值得被如此對待,為著對方突然跑出馬路險被小巴撞倒所表現的「深情」而感動得一眶熱淚。

當然,存在那樣被寵壞的反智女性,也是因為存在那樣智力有限的另一半。Rain為了Summer的一句話,望著小巴迎面駛來,不顧一切的撲出去,這種表達愛意的方法是極度的違反常理。不要以愛情就是失常這理由來推搪,浪漫有很多方法,但當然,取悅錯誤理解浪漫為何物的女性,當然也只好運用危害公眾安全的方法。至少,在他大難不死之後,Summer真的一邊笑他傻,一邊顯得極為受落。

即使她們的英語說話能力往往不差,其言往往不及義,內容空洞,詞彙不多,而且總是不知道在甚麼時候講甚麼說話。Summer的家境是富裕的(這亦是她能夠如此放縱的憑恃),家中還有很寬闊精緻的浴室,白色浴缸置中,可以容納多人,玩幾P都得。而窮人Rain所住的地方猶如貨倉,Summer卻以「何不食肉糜」的口吻盛讚,覺得「間屋咁淺窄好得意」,連續三次以「好得意」來形容,用字極度貧乏。而當Rain不好意思地說「地方淺窄」時,她又回答道「就係想睇吓有幾淺窄」,從來沒有顧慮對方作為男性的自尊。

於她們而言,西化是人生目標,是身分象徵,喜愛夜蒲接近外國人及沾染其文化就是第一步。但又要在蘭桂坊尋歡作樂,忽然觸礁了,又要控告男性非禮,無異於「又要做雞又要攞貞節牌坊」。

在戲中,角色Maxim的女性朋友被非禮,義字當頭的她一副復仇者的姿態走到就在7-11與薄餅店對出那條微斜的路上找碴,與非禮她朋友的兩男拉扯扭打,我直接就在電腦前笑了出來。我笑,是詫異於她們覺得在蘭桂坊被揩油是很嚴重的事情。稍有常識的都知道,在老蘭出沒不會是學長學妹談心事溫功課,一片樂也融融你和我睦,如果這裡不是任人慾橫流之地,何不乾脆命名為兒童樂園?如果這裡是不談風月的所謂乾淨安全之地,你著到咁性感淨返個胸同籮柚乜都露哂又博乜?不過被龍爪手「揸波」而已,也要大動肝火若此,先自降身價,矮化女性形象的是你自己。不被下藥迷暈輪姦施暴,也算走運。又想要別人覺得自己秀色可餐,又不願真的成為別人的晚餐,邏輯矛盾到極點。光天化日的街上,當然不會人人都見到美女就「狗衝」,但蘭桂坊這一帶,就形成了結界,結界內,都是獵食與被獵食的一群生物,所以「㗳糖」然後揩油,合理不過,根本不必大驚小怪。更麻煩的是,這種心理不平衡又自覺很平衡的連詩雅型港女,往往喜歡濫用女性特權,明明你情我願性交事後都要冤枉別人強姦非禮。外表open,卻教生人勿近。

編劇水準低下,對白與橋段都差強人意,欠缺深度,刻意賣弄的點題金句也不見得一針見血。但這些都是預計之中的,也不會感到失望,因為電影之功,在於讓觀眾開懷恥笑這些反映現實的喜愛夜蒲人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27, 2012 by in 四虛.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