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不入三大=冇大志

偶聞有些準備升大學的中學生苦惱JUPAS編排,甚至因為不欲盲投三大而被嘲欠缺大志,如今想來,當初我身邊的人,大都如此,一聞三大,個個也趨之若鶩。然而,轉眼又一年,當大家成功達陣後成為三大的一分子後,十居其九,大抵亦漸漸明白三大跟大學,根本不是甚麼一回事。

早在看著身邊的人都圍在電腦前面一邊談論JUPAS一邊那樣無謂的把顏色橫條換上換下,最終結果還是一樣的時候,我已經隨便地安放好了一切。因為,失手、發揮正常、超水準,我想選擇的也差不多。就像不能理解到外面流連補習社的熱血青春那樣,我繼續不能理解他們的過度認真與惴惴不安。在高考年代,全Cred就已能換到三大入場券了,拿幾條A「碌入」神科是後話。所以躊躇於入不入到三大,是無謂的,畢竟入三大不費吹灰之力,成功了自然也沒甚麼可喜。

三大不過是沒明確方向的人無可無不可地湧去的地方,因為根本甚麼都不想要,也就暫且掛一掛港大的校名,勉強地讀一讀,起碼我是如此。因此也有了所謂「水泡科」。我的家人從來沒過問我的學業,我也懶得多說。這樣的反應,不緣於愛,不也緣於憎——就像愛過一個人,分手了也許還會惦念或怨恨,而放下了,無視了,就是連提及也不屑。於是我只是在能力範圍以內沽名釣譽一下,而事實是港大賦予的優越感,又沒幾處可派得上用場,因為每日都生活在一群港大生的圈子裡。

三大沒有到處都碰到的天才,人格有缺陷的則多的是。同樣,其他大學也存在有能力的人,只是看你碰不碰得上。有時候,即便讓你碰到,也不見得在黏附如雲猛將身邊會讓你的戰鬥力提昇,一切還是靠自己。(group project除外)

談理想與讀三大,某程度上,是存在矛盾的。三大不但不會讓你追夢之火越燒越旺,反會捺熄那火苗,讓它無色無味地消散。不要問三大的學生他們讀大學的目的,當中沒幾個會談得上來,回應得體的,內容也不過流於官腔而已。求學問吧——在大學裡,如果得到知識,知識也不過是靠自學,其實不是大學生也可以到網上到圖書館裡學個夠。我尤其討厭被框死的所謂學習,大學裡的都不是真學習,說穿了,只是為完成一個task而讀一堆readings然後present或是考試。體驗大學生生活吧——三年一夢呵,不外乎不眠不休接著不眠不休然後補眠,食外賣與「R吹」,期中跟十二月時就一臉愁容地與死線搏鬥。裝備自己吧——case com與上莊,不外如是。建立人際關係準備到職場大展拳腳吧——九十巴仙以上的機會率,這是BBA學生的答案。

最重要的,我從來認為,在中學階段已經定型,例如良知品格,所以大學是讓你試驗自己的場地,包括自律能力、交際手腕、取捨抉擇等等。我會把這裡看成一個可以讓大學生碰撞嘗試的地方,在失去自己之後,尋回自己,檢視既成的待人接物方式有否出錯,如有不妥,則權衡好不好變改。而稍微變改之後那個毫無棱角的「我」,又是不是自己想塑成的「我」。所以,也有很多本來就足夠成熟的人,在這裡一點也不覺得迷失,書能好好的讀,試能好好的考,畢業就安穩地等待熬出頭。

在大學,隨處可見的,極其量只是契機,人必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否則一個個機遇也只會如浮冰,給你握住,它還是會融化,得物無所用。如果你心中早有了理想,有了人生目標,例如畫畫例如歌唱例如演戲,就該想清楚甚麼地方能夠給予你相關的知識與幫助,大學也就不必隨波逐流的為讀而讀。當然,例如你想當記者、律師、社工,擠進傳理系、法律系與社工系,當然還算是不二蹊徑。

如果尚有夢,要追得及時,如果尚有青春,消耗要趁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17, 2012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