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第六百八十九回——香港好漢,被奶粉迫殺梁生

古之宋代,好漢被迫上梁山,二零一三,港母被迫殺梁生。

今日香港,政府高官的民望,都是以發言次數和質量來定高低的,因為他們大都無良,於是講得越少,錯得越少,民望就越相對可觀。梁振英不用多提,常為他護駕的林鄭月娥跟高永文就是兩個一正一負的例子。近日奶粉短缺的問題正式浮面,身為食物及衛生局局長的高永文必須接過這個燙手山芋,面對傳媒與港人。所以,我們可以預期,其民望亦將會因此而漸漸降到新低點。

「港人港奶」這些字眼,在往日,我想到的關聯詞,只是平胸、飛機場跟港女,怎會想到身處香港這個經濟發達的社會,香港母親和孩子,也要走到配給奶粉這一步。拒推「港人港奶」的理由,根據高永文的回應,是「太嚴厲亦擾民」,他不欲市民每次外出購買奶粉也得帶備出生證明,所以他會繼續要求奶粉商確保貨源充足,同時考慮「使用更嚴厲的方法解決問題」。

擾民的表面根源跟實際原因,還是大陸水貨客和大陸食品不安全,政府不從這兩方面著手,又何來解決問題的一朝。但事實上,以香港之渺小,當然沒有可能糾正大陸食品不安全的問題,這不是德國跟荷蘭的份內事,自然也不該是香港的份內事。所以,香港政府目前該做的,就是杜絕奶粉繼續外流,穩定本地奶粉供應,確保本地人能以合理價格水平滿足奶粉需求。身為大陸以外的經濟自由城市,本來,不應該以法律或短期政策試圖觝觸香港的經濟自由,可是,非常時期,總得用非常手段,救亡,就是這麼一回事。

商人最重視的是利,民族大義與家國是非只是其次,商品炒賣價格越高,他們越可以謀得暴利。然而,當稍有良心的奶粉商人,都考慮到以奶粉會和媽咪會的方式保障本地人,香港高官,竟還在舞弄他們剩下的僅餘技能——選擇性失明和推卸責任,除了可恥,還是可恥。此情此景,恰與百年前革命時代有異曲同工之妙。清政府腐朽無能,民生不堪,國家又遭逢外敵,國人要救國,就只能靠自己。有志者,有心無力,畢竟籌備革命還得講財。所以,為數不少的愛國商人,紛紛在革命志士的游說和呼籲下,在明在暗地給予支持,盡自己能力範圍內能做的事,雖說不上跟行動者一樣拋頭顱灑熱血,也不能說他們沒有襄助正義之功。

更準確而言,梁振英政府不是沒有在做真事,問題的癥結在於他忽視港人與非港人的優次之分,甚至把大陸人置於香港人之上。當挾香港政府之名的香港政府並不是為香港人服務,那名銜又具何意義。

在這個年頭,人們高談無政府主義帶來的問題,卻不認識到,政府的功能失去,其存在也已然無用。港人要自救,方法不多。既然跟大陸人拼時間拼財富,沒有勝算,我們則應該爭取一個能真正為市民發聲和代表市民心意的政府。高永文有力洞悉配給制擾民之弊,卻無視水貨客擾民之弊,怎樣也說不過去。所謂的「辣招」,推出之日,也必是遙遙無期,結果,長期的望穿秋水,短期的無計可施,香港孩子食蕉。

如果可以買到奶粉,誰又怕多帶一片紙的麻煩,或多花一點錢,錢可以解決的問題根本不是問題嘛,人們常說。但其實,我們可以用行動來迫使政府付上造成我們不滿的代價,只不過花一點時間組織起來,然後再用一段日子醞釀與爆發。政府聽不到我們的吶喊,只是因為我們未認識自己手上的賦權力。那堅決的表態,價值遠遠高於金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27,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