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補習名師也負原罪

koten

罵K.O.Ten而不罵香港社會跟教育制度,無疑等同於看到有人被殺,卻把沾滿了鮮血的刀子去坐牢。

在這個社會裡,為犯罪而犯罪的人很少,偷竊者之所以偷竊,多是因為貧窮,搶劫犯之所以搶劫,也多是為勢所迫,鋌而走險。大家的背後,都有苦衷,都有目的。教唆學生走更偏的門路的補習名師大有人在。K.O.Ten是位補習名師,職責就是在僵化死板的考試模式裡,協助他的顧客在其中奪穎而出。「受人錢財,替人消災」,縱是不擇手段,也是出師有名。

補習風氣的盛行,在香港,在韓國,亦如是。因為品格低下的補習名師,跟只為等級和分數而不修知識德行的學習態度學生的共通點,就是同為畸形教育制度的產物。如果大眾非得要群起而攻之,就該認清問題的根源,將矛頭聚焦到香港社會、香港政府和考評局身上。

K.O.Ten只是大家打不死Final Round的終極敵人而抓出來批鬥的小嘍囉。我們毋須拿道德去批判K.O.Ten跟他的學生,也不要把「為人師表」這四個字扣在K.O.Ten的頭上,因為學生不必應考品德科,再循規蹈矩,也換不來5**,而補習名師也從來不以自己為能「傳道、授業、解惑」的良師益友。他只是最最最平凡的香港人,工作的座右銘毫不稀奇,不過是「搵食啫!」和「犯法呀?」。當考評局的規則,沒有禁止考生攜帶星河「全攻型收音機」進入試場應考,只列明了試場內不得拍攝及錄影,考生在限制中放暗箭殺敵,即使損人利己,道德有欠,卻是完全符合考評局設立的規則的。如果這種「鑽法律罅」或踩灰色地帶的行為需要被責罵,K.O.Ten也絕對不應是第一頭牛鬼蛇神。

大人都愛衝紅燈,就不要強迫孩子看綠燈過馬路。言行身教,勝過一切聖賢書。「搵食至上」的真理,是勤勞如牛、自命精明、善於變通的香港人這幾十年來引以為傲的成功之道,在社會上通行就靠它。如今,四方八面的批評者,竟然不准許年紀將屆十八的莘莘學子邯鄲學步,無疑是迫他們脫離現實。迫他們幼時裝乖也就罷了,可是,待到他們投身社會,社會中人又跑來怪初出茅蘆他們過分老實,不識時務,不懂抄小路走捷徑,砸下一句「讀咁多年書讀塞米」,把他們打落十八層地獄。畢業後取得成功的被僱主盛讚的年輕人,往往,就是集擅於奔走鑽營和投機取巧跟小聰明於一身的「醒目仔」。佔據社會政經地位與道德高地的成年人,教後浪如此的無所適從,摧折了一代接一代的青年,又該當何罪?

回到錯漏百出的教育制度。在香港,普遍中學生無法升讀大學,就等於垃圾(連雞肋都不如)。當然,即使輕輕鬆鬆地穩佔了大學學位的人,仍然會是垃圾,但是,當掛著大學生名牌的垃圾,總比跨不上這門檻的高級一點。由於非大學生的職業前境比大學生的更不明朗,躋身大學,無疑是一層擁有總好過欠缺的單薄保障。因此,喜好文藝的、愛烹飪煮食的、醉心運動的,都只能朝這條單程路走去。即便他們有著存心突破的堅持,在家人聚餐中把自己的理想說出來,十居其九,都會被一盤冷水迎頭澆下去。結果,香港沒有專才,沒有具創業雄心的工藝型及技術型青年,新一輩都像倒模玩偶,社會了無生氣,猶如一池死水。

但他們還在怪責,怪責補習名師不知所謂,怪責孩子沒有夢想,怪責新一輩吃不了苦頭。K.O.Ten的無辜受罪,香港學生的彷徨無助,都是源於香港社會民眾的反智無能,欠缺遠見。吶喊,青年人吶喊過了,只是,沒人在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四月 10,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