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一路走來,始終本土

996956_10151995540033115_256934840_n謝安琪是一個很本土的歌手,尤其是在王菀之跟鄧紫棋避談政治高叫「我討厭政治」及亂談政治地不去judge政治人物做的事是對還是錯就先講聲加油的當下,她敢於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不但滲入大量香港味道在作品中,甚至把歌曲內容政治化,足見她和她的製作團隊的聰慧獨行。

在香港,聽流行歌的主流,大都比較易跟苦戀來失戀去痛入心扉的情歌產生共鳴,而且對自身情緒與生活以外的各樣相當冷感,關注各種民生議題的更是買少見少。因此,講社會講政治的歌,不論是明刀明槍的,還是以暗示手法表達的,往往難以走紅。一曲《囍帖街》唱得街知巷聞,還是贏在集體回憶的潮流醞釀已久終於來襲的社會因素而已。

在容祖兒楊千嬅何韻詩等人山頭割據的本地樂壇裡,早期的謝安琪,音樂由周博賢一手包辦,其實已經找好了自己的定位。《姿色分子》道盡人人整容美白減肥瘦身的平庸墮落,批判倒模刻板的標準之美,《菲情歌》刻劃離鄉背井外傭的沉悶生活和人性一面,側寫中產家庭的單調,是首踏實的情歌。《我愛茶餐廳》則主打香港特色,讚歎融匯中西飲食文化的茶餐廳之餘,還頌揚了「草根卻高雅」的真正香港精神。少不了的,當然是至今仍然在喜慶節日被挖出來擺上檯面的《愁人節》,人人也把重點放在「街裡愛人一對對」,藉以反襯自己的孤單,事實上,這首歌的主旨卻是鼓勵大家關懷無依無靠的露宿者、長期病患者、低收入人士等等。

不少從未在流行曲出現的地道物事,都成為了周博賢筆下的大小意象。《亡命之途》寫小巴,《私隱線》寫交通工具乘客眾生相,《港女的幸福星期日》寫香港事業型女性日常,《後窗知己》得以建構都全靠「大廈沒有距離」的高密度居住環境。以上不以暢銷為本的作品,風格多樣,題材破舊立新,時有白話入文,都是未聞其難得之聲,只望其啜核之詞,就可以猜到是屬於謝安琪的。

要講最政治化最切合香港時局的歌,首推一首年代久遠的《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表面看來,內容似甚科幻跳脫,但其中講自救必須自強,詮釋道理的方式其實比擺明車馬講抗爭的《最好的時刻》更佳。開篇寫亂世市面混濁,「有群男共女以摺櫈菜刀打架」恰似今日愛字頭寫照,其後「氧氣裏正在孕育極厲害病毒」更可附會穿越時空今日大嶼山百里內的計時炸彈核電廠,而沉默大多數仍然「個個照逛街睇戲不知退縮」。動盪之世,寄望超人救世是不可能的,神奇女俠會老會退休,政治強人會變質會腐朽。因此,「今天請強出頭」實乃止戈為武之真諦,這種合理的暴力,無異於現今社會熾熱地討論的違法達義,挑戰制度不公。佔領中環是一途,各式各樣的勇武抗爭也是出路,至少我們要踏出第一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26, 2013 by in 五弦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