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毋忘大愛

拐帶細路的事件終於在香港發生,毫不令人感到意外。中港融合像把香港這杯橙汁跟大陸那杯檸檬汁倒進攪拌器,勻循是必然的,成品非常酸也是必然的,怎麼可能只有經濟利益,而無社會文化損失地融合?香港人本來就是擺脫不掉中國人文化,逾半個世紀文化分隔帶來的稍稍進步,又怎麼抵擋得住同類的引誘。

雖然拐帶一案經主流報章頭版報道,而受害女嬰的下場,相信也已凶多吉少,這件事情在市面其實引不起多大的迴響。好些和平理性的人,仍然覺得這是個別例子,仍然覺得所謂大陸口音不代表就是大陸人,仍然覺得香港警隊會竭力為市民服務。他們說,根據警方公佈的失蹤人口紀錄,香港甚少真有兒童走失,說不定現在的反叛小孩都是玩票性質的離家出走耍脾氣。他們又說,一直以來的「疑似拐帶」,即陌生人意圖接觸小孩,或者只是非禮犯。更冷靜的人們,還分析道,香港兒童不比大陸兒童優質,價錢應該不高。更重要的是,就算香港兒童真的有價有市,拐帶香港小孩回大陸便不輕鬆,不論是「闖關」還是「偷渡」都非常高難度。結論是,拐帶畢竟只是城市傳說。以上說法,是今日飲茶時候,跟甚為具典型愚民特質的家父談論事件所得的回應,驚人地,這一堆瘋人瘋語,竟然跟心繫世界的大愛之人林輝的專欄內容不約而同。

lamfred

林輝在AM730的專欄文章

林輝的英文名字Fred,含義是和平和權力,所以他必然是持平得不能再更無私的。他的文章結語是,「對這些傳言,也別要相信得太容易、太毫無保留。」然而,今日深港同城步伐越來越快,抱走女嬰過口岸,從九龍城到皇崗,就算塞車也花不上兩小時。警方反應遲鈍,晚一晚才增加出入境的佈防,大抵為時而晚。再說,香港人跟香港保安人員也沒有想過這種在大陸才司空見慣的罪案,真有一日在香港發生,一般而言,人們手抱持像真度高的假證年的嬰兒過境,檢查人員也不會份外仔細打量。正正是因為大家都沒有提防大陸人有此一著的警覺性,大開中門,如今就當然一身蟻了。

1477975_739131646116342_1967530624_n

為了保護大陸人,包容大陸人,香港人把自己推到了極端愚昧的底線。香港女孩賣三萬,男孩賣七萬,傳聞已久,但有些人又說,這只是「城市傳說」。香港孩子體質比大陸孩子食的要好,住的要好,有些人還是說,這也構成不了拐走的理由,他們也搶奶粉搶白米喇。 拐帶集團如何運作,與市民何干? 一貧如洗的大陸人甚麼生意也敢接,因為他們nothing to lose,所謂「香港警力強、風孤大、成本高」怎阻得了賺錢機會?越高風險,才越「疊水」,是常識吧。

我可以想像得到的是,被拐女嬰的母親此刻應該自責得想死。不論她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還是新移民來港的香港人,她始終只是普通的人,普通的媽媽,普通的妻子,心中沒有左派思想,沒有大愛精神。她是脆弱的,是人性化的,丟了寶貝,跟女嬰的爸爸如何交代呢?跟兩邊家人如何交代呢?萬一愛女已經香消玉殞,家庭以後的路還能如何走?一室的毛公仔和尿片,多得求財同胞,曾經帶來無限歡笑的,都成了觸景傷情的擺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24,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