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這間學校報不到,可以報下一間,或者報多幾間

blood

這個世界有種下場稱作走投無路,也有一種死法名為自作孽,不可活。世有因果,人安天命,愚人自有惡人磨。所以,當我眼見那群伶仃孤雁一般的悲情家長哭哭啼啼,控訴地產霸權導致他們子女無校可歸之時,我心裡實在涼得有如置身秋天樹下,暑氣全消。若然這次殺校事件是個寓言故事,它的寄意必然是:生有時,死亦有時,報應更加有時。

只要是尊重香港核心價值的公民,都應該聲討這群無風起浪的德怡苦主,譴責他們唯恐天下不亂的野蠻行徑。他們在知悉幼稚園無法經營下去之後,迅速組成苦主聯盟,發起護校行動,大書特書「保衛德怡,永不放棄」一類白底紅字橫幅,而不嘗試平心靜氣坐下來,與所有持分者溝通諒解,是相當不文明的做法。

須知道,香港當年只是一個藉藉無名的小漁村。它之所以能夠在一個多世紀之內迅速崛起,蛻變成為發達城市,都是因為香港人秉持獅子山精神,敢於拼搏的成果。在香港這片福地,只要腳踏實地,勤勤懇懇,安分守己,人是總會有容身之地的,船到橋頭也是會自然直的。辦法總比困難多,何以又要煽動民眾介入,又要利用傳媒施加輿論壓力,那麼煞有介事呢?九七後的香港之所以爭議不斷,吵吵鬧鬧,無日安寧,坦白講句,就是因為這群無惡不作的滋事分子。

何況,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向來是這顆東方之珠賴以成功的良好制度,學校興衰,也是市場無形之手主導使然,整件事根本就跟公義無關。義憤填膺的幼稚園校長一臉委屈,對著記者說「我們是學校,是一個教育,不是一個business那麼簡單」。但現實上,以商業思維統攝一切,從來就是香港特色,而且大家對這種風氣從來也是支持的。譬如說實施經年的直資制度,正是藉著教育商品化去提昇香港學生競爭力的德政。

人之所以能夠成為萬物之靈,就是因為適應力強。香港人之所以成為亞洲地區人中之龍,正是因為他們不單具備這種本能,而是比別人更打不死,更能屈能伸。一間學校倒閉,必然會有另一間學校再起,若然沒有,市面上也有大量學位供應,豐儉由人。這間學校報不到,可以報下一間,或者報多幾間,既方便又快捷。現在這群苦主不但延續不了香港精神,經不起小小考驗,還上綱上線,借題發揮,將自己的育兒不善推卸給教育局和地產商,哭得漲紅了臉的,在鏡頭前網作無奈,呻怨「大家都得到外面撲學校了」。明眼人一看便知,那全都是他們為自己軟弱無能找來的藉口。

殺校之前,講的是「我討厭政治,唔好阻我搵食」。殺校之後,講的卻是「錢唔係大哂,做人要有良心」。這種思想轉折,迴旋一百八十度,簡直可以媲美《霸王別姬》之中,小豆子因為唸不好<思凡>而被大師哥以煙斗捅爆口齒之後,立刻認作女嬌蛾的急激轟烈。泰山崩於前,方知馬死必須落地行,所謂認命,大抵如此。如果小豆子醒目就範,少點倔強,那直搗底線、摧毀尊嚴的見血的粗暴,其實大可以避免。

血自嘴邊徐徐流淌。大師哥的舉動,彷如破處,暗示的是以痛楚迫人面對現實的象徵意義。所以小豆子的可憐,是真可憐。他不想要面對自己的性別,偏偏卻沒有影響社會的能力,也沒有保護自己的辦法。他的人生,畢竟不是他這麼一個被賣進戲班的稚兒可以話事。然而,這群殺校苦主的可憐,卻是可憐人自有可恨處的假可憐,是刻意漠視不公、自私麻木的現世報,完全不值得同情,就算是被落井下石也是應分的。多得他們長久以來以身作則,示範必要的沉默,他們的下一代,今日才有機會親身一睹香港精神的可貴,經濟繁榮的代價。他們那一口血,是自找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四月 9, 2014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