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I am mind fucked.

螢幕快照 2014-04-16 下午11.00.12

一如所料,全香港左膠撲蝶一般蜂擁而至,爭相為血濃於水的Betty拆彈造勢,兼搶佔道德高地譴責香港人狗眼看人低。楊政賢之流,素以衛道之士自居,如今急急表態,也完全不教人意外。

Betty這件事,是完全不應該以人權角度去討論的,因為中國人的人權,應由中國政府解決,而不是由香港政府埋單。如果一個偷渡者跟欖球員一樣,只要越過雷池,避開對壘隊員,成功達陣就可以一邊招搖過市,一邊張揚自己那個千鈞一髮的閃身何其漂亮,那香港不陸沉是不可能的。

左膠之所以膠,就是因為他們永遠將正確的概念用在錯誤的地方。人是有權要求政府保障自己的,這個權利也當然得到法律認可,符合普世價值,不論貧富膚色性別年齡,人人皆有。然而,現在Betty這件偷渡偷出新天地的新移民之光,卻是柿子挑軟的掐,不跟共產黨理論,反而跑來香港講人權。她多年來所做的是,一個A國人強迫B國政府保障A國人,而當B國政府不予理會,就不顧廉恥的發惡發難。這種爭取人權的行徑是完全違反常理的,但左膠卻從一而終的站在中國人那邊,為中國人的喪心病狂站台。

害中國人受苦的是中國人的共產黨,不是香港。既然以往中國一孩政策使你無處容身,不見天日,你是該去敦促中國改善人權,在中國做中國的維權人士,而非絞盡腦汁去利用其他國家或者地區政府市民同情心,迫外國人包容自己的。假若你肯低聲下氣,自認難民,感激香港收留,香港人也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像劉夢熊,他老是講穿著泳褲游水南來的往事,但他不會惹人反感。Betty那萬言書的行文,流露「香港就是欠了我」的無比冤氣,炫耀自己的剛毅不屈,怒罵入境處的態度惡劣,不但無法令人由憐生愛,更是見字已能想像到她有多趾高氣揚。

但香港的確是中國人爭取人權的好地方,因為香港勝在有低B左膠。在左膠的眼中,只要是中國人,哪怕是廿九個人,甚至是二百九十個人迫在四間房,也是情有可原的——說不定那廿九個中國人真有苦衷呢,說不定酒店老闆也不是甚麼講理之人呢。他們又可能會說,其實香港人外遊,也常常一家四口擠一張雙人床,五十步又怎麼有資格笑一百步呢。望著這些totally mind fucked的言論,I am always mind fucked。一個人要讀書讀得多皮毛而自以為正義,才能夠展現得出這種堪至佛祖割肉餵鷹的情操,拋開正常人必定具有的邏輯,我想不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四月 16,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