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北京北角,投共之作

螢幕快照 2014-06-27 上午02.36.57

茍延殘喘的宋禮勤推出新專輯,其中一首<北京北角>,黃偉文填詞,內容又試好言相勸大家改善港中關係,一派左膠風格,維穩味濃,非常惡頂。然後有人就順便講起,林夕當年也有過維穩的歷史,由此可知人類見錢開眼就跟阿當夏娃偷食禁果一樣自然,林夕黃偉文都是同一個檔次。

林夕為北京奧運「加大力度打造面子工程」那一首主題曲,名為<北京歡迎你>,裡面盡是大肆吹噓首善之區的字句,可說是北京正欠缺甚麼,他就誇大了甚麼。明明北京當時受盡空氣污染問題困擾,他寫「迎接另一個晨曦/帶來全新空氣」,好假,而夢想、感動、朝氣、奇蹟等等,更是中國境內難以感受或是接觸到的詞語,好誇。不過,那始終是二零零八年的往事了,香港時勢年年在變,香港人對港中關係有新一番理解,是比見錢開眼還要自然的事。而近年林夕也坦言,為京奧寫歌是他的人生污點,因為「他從不善於寫大格局作品, <北京歡迎你>雖非甚麼作奸犯法的大罪,非在社會生存出賣甚麼,但做了一趟官方喉舌給了他很多反省」,這種論調與他一直在報章雜誌專欄寫的相似,一脈相承。

二零一四年的林夕,還會不會為天朝歌功頌德,或是為香港政府粉飾太平?除非一柄槍駕在他或他親友耳邊,否則,只為錢,沒有可能。港中融合,在市民自發和政府推動之下,在這幾年變得非常急激,中國有意借香港帶自己出關而下的險棋,也越來越惹人注目。兩地根本不可以融合的現實自此浮上水面,成為就算是唯利是圖的商人也無法忽略的客廳大笨象,而曾經心繫大中華的人,也因憎恨中國和中國人而逐少逐少的背棄「中國好,香港好」的順序,轉投經營香港的隊列。黃偉文挪移花在推動同志平權的心血到港中問題之上,明顯就是昧於時勢使然。

宋禮勤<北京北角>

同樣道理,中國拳腳未展的時候,一個台灣,可以各自表述的時候,台灣對中國的敵意也是相當淡的,樂於維持現狀的。可是,當京奧之後,中國覺得自己國際地位變高,經濟體系又龐大得可以左右世界,台灣民間就再被刺激。二零零八年十月的陳雲林事件,引發衝突,今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也明顯有恐共和反共的情緒在其中。簡而言之,香港人、台灣人以至其他國家的人因為中共的行動而變得神經緊張,並不是他們的問題,因為他們同時有一樣的反應。而往時可以寫詞,現在就不准寫詞,也並非搬龍門或是文字獄,而是矯正積弊,因時要制宜。

今日香港七百萬人口之中,超過一成是中國新移民,而香港人的資源和權利正被中國人分薄和剝奪。這並不是一個「由圍觀者撥著扇」的話題,而是有證有據的社會現況,一場防守和侵略的攻防戰。<北京北角>,以林一峰的輕快編曲襯底,借愛情來講政治,明言兩地「想深一遍/還是有緣/如何捨得斷就斷」、「北歐很遠/北非太亂/原來北京親切點」、「並無所想那樣遠/何來真火隔夜怨」, 比C All Star的「誰也在這一生某段落做過少數」和周柏豪的「一個他/寬恕一個他/這是傳揚大愛的籌碼」這種空泛講大愛的歌更不恰當的是,它直接鼓吹香港人和中國人「以愛熱熔那界限線」。宋禮勤在MV之中笑得那樣殷切,字幕「北京北角/不可割斷」、「北京北角/是一心兩面」在下方冒起,又暗示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種肉麻,莫說是香港人,怕且是中國人也抵受不住,難為黃偉文交得出稿,而後製同事又由得它出街。

這使我想到宋禮勤其實一直拉著譚詠麟衫尾。左麟右李,左一件投共,右一件跟著投共,可能是常識吧。俗語所謂一隻手掌拍不響,兩隻手掌,或許正是如此一個拍法,啪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六月 27, 2014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