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慎觀察帝國極限,切割自保香港重生

中國文化素有吹噓習慣,裝腔作勢已為常態,一如動物遇險,定必盡量虛張體形以求生。中共政權勢弱,國境之內火頭四起而又無力兼顧,屢次以出動解放軍恐嚇香港人,但因舊調重彈次數太多,已經令人麻木,再無功效。中共捍衛主權決心之堅定,毋庸置疑,但有心唔等於有力,因為瀕臨帝國極限者,根本無法濫用武力解決問題。中共陷入困境,要平息香港抗爭而又避免軟肋暴露,可以選擇嘅做法,只有將中國武警混入香港警察加速鎮壓,以及大灑維穩費聘用民間暴民製造群眾衝突,而兩者都只會係緩兵之計,唔會確保政權長治久安。換言之,中共策略已窮,只能見步行步,而香港要脫離中國,形勢空前利好。

要脅內外,慣用技倆

中共依賴解放軍確保政權穩定,近三十年內三次提及或出動,都係分析政權心態良機。八十年代,中共向英國要求奪取香港之時,曾經放話解放軍可以隨時長驅直進,攻陷香港,當時改革開放計劃大備,英國政府亦自顧不暇,中共恐嚇奏效,如意算盤打響,而港資企業亦不負所望,重金援助中國工業,資本源源不絕湧入。呢一次出兵要脅,反映中共野蠻如初,但若然開戰,其實武力定必不敵英國,所以相比起自恃軍力過人,耐心等待時機成熟,至係中共第一次要脅外交成功嘅原因。

第二次,則係六四屠城,亦係最需要留意國際形勢點樣容許中共鎮壓平民嘅一次。一九八九年,中國民眾聚集於北京天安門廣場,反貪腐反官倒,要求民主改革。示威者誤以為有自由市場即可有自由民主,認知錯亂,自然得罪中共,刺激專制政體神經。運動成勢之後,中共恐嚇不斷,但示威者昧於時局,以為中共有意放權,最後就形成悲劇,自食其果。

中共本質即反自由反人權,高壓統治係必須手段,而經濟方面嘅鬆弛,只為吸引資本,為政權續命,呢兩點事實,西方一直清楚。然而,因為當時「邪惡帝國」之名由蘇聯一力肩負,聯中抗蘇格局已成,中國內務,美國只可以視若無睹。加上中國當時經濟疲弱,外交姿態低調,西方又普遍預期經濟發展有望帶動自由思想宏揚於中產階層,中國因蘇共倒台之禍而得福,得享三十年安逸。然而,中國國家資本主義肥上瘦下,幹部益富而勞工益貧,最終直接導致國內既得利益者組成共同體,不得不為保障自身安全而共同攬權,共同剝削勞工,共同監控平民,結果不如美國所料。概而言之,八九年出動解放軍之所以穩定到中共政權,在於美國倦勤疏懶,以及示威者缺乏政治覺悟,以為毋須推翻建制,即可獲得自由,與解放軍軍力無關。

第三次,就係面對香港反送中抗爭,中國出兵代價太大,只可恐嚇。香港與中國邊境接壤,又缺乏國防自主,解放軍要屠殺香港人,本非難事。然而,中國香港經濟關係密切,逾七成外資經香港流入國內,香港一亂,本來已經受到美國制裁嘅中國經濟就會雪上加霜,股市樓市一夕暴瀉。而且,香港台灣聯防抗中,解放軍制服得到香港人,唔等於有力控制以至征服台灣。香港位處新冷戰前緣位置,中國出兵,台海局勢定必升溫,而區域戰爭一但擦槍走火,印太地區各國就無法坐視,屆時世界大戰一觸即發,中國冒死一戰求敗,抑或果斷退縮自守,都會令中共政權承受極大風險。

但中共真正關心嘅,只係自身存續。只要政權健在,版圖重建可以從長計議,中華帝國思維,儒家所謂經權,自古如是。因此,要消滅香港民族,避免獨立戰爭成真,影響中國威信,中共會運用解放軍名義以外嘅一切手段,鎮壓香港人。對中共而言,香港人長年要求民主,終有一日總會意識到,只有脫離中國,至會擁有真正自由,方可避免重蹈六四屠城覆轍,所以中共唯一嘅選項只有及早投鞭斷流,期望分離主義後勁不繼,自動式微,期望蔡英文及Donald Trump尋求連任失敗,陷於被動。

帝國極限,謹慎評估

中共選項有限,源自自身體制具有致命弱點,亦即所謂帝國極限。舊時中原政權奉行王權專制,以儒家思想控制人心,以小農經濟生產模式綁農民於土地,民怨缺乏洩洪渠道,於是周而復始,衰亂不斷。中共以黨國體制立國,以愛國主義教育宣傳洗腦,以新自由主義壓榨平民,再以高科技輔助恐怖統治,一切更新,只屬表象,核心仍然如同二千年間嘅所有專制政體。專制政體無視人權,無力解決財產分配問題,只有透過增加土地供應或推動經濟增長以安撫人心,所以當土地兼併失控,資金無法周轉,經濟問題就會立即引發社會問題,一發不可收。帝國極限,一再迫使政權面對現實,而大多數嘅當權者都會選擇以武力解決社會問題,除非武力受到牽制,或者根本外強中乾。

一九一七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直接促使俄羅斯帝國崩潰,但崩潰其實早有預兆,因為帝國極限抉擇點,早已出現。自十七世紀開始,俄國積極向歐洲、中亞及西伯利亞擴張,與瑞典、滿清爭奪土地及出海口,克里米亞、波蘭、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地之佔領,以及希瓦汗國及布哈拉汗國之內附,都反映俄國國力如日中天,帝國極限尚未出現。然而,步入二十世紀,歐洲國家經歷工業革命,國力大增,日本明治維新見效,有意爭霸,俄國逐漸不敵周邊強鄰,而日俄戰爭中戰敗,正正暴露咗帝國極限。

帝國極限可見於對內用兵以及對外動武,而政權面對熱戰冷戰嘅反應,都有觀察必要。俄國國內民生凋敝,爆發饑荒,加上沙皇無能,羅曼諾夫家族已經失去所有威望,出兵鎮壓之後,民心背向,只有退出歷史舞台一途。而面對日本崛起,東北亞兩強相遇之結果,則反映俄國擴張受制,武力不敵外國,政府轉移視線失敗。由此可知,帝國垂危,早見於日俄戰爭,而帝國無力振作回擊,早已為其後無法平息內亂埋下伏線。

單靠武力抑制民變,政權必然覆亡,乃係歷史教訓,放諸古今皆通。經濟政策小修小補,亦只不過係製造中興之局,拖延時間。美國對中制裁,新冷戰以貿易戰開局,但中國一直捱打,毫無還擊之力,反映中共雄起只係曇花一現。中國以一帶一路計劃意圖綑綁各國,以投資為名,行干政之實,但各國亦非省油嘅燈,一直未有全盤接受中國。各項投資紛紛爛尾,中國資金不周,最後又係經香港金管局調動香港儲備補助救場。過往,中國各大銀行一直向小國借貸,全因背靠中共,但後來各國開始跳船,國家開發銀行損手離場,淪落到喺二零一八年要轉而提出同歐洲銀行合作,以分散投資風險。中國之國庫空虛無人不知,並非持有美債可以瞞天過海。

西漢帝國中期,土地兼併嚴重,商人政府爭利,漢武帝亦曾推行新經濟政策,意圖以國家力量扭轉乾坤,增加收入。然而,平準均輸純屬商業操作,只可解一時燃眉之急,土地問題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廣大貧苦農民亦無法得到制度保障。專制政體救世無方,平民餓到道路死者相望之時,最後一再走上造反一途,可謂別無他法,無可奈何。究其原因,就係在於統治者集權於中央,拒絕分權,而平民又從未察覺破局之法其實簡單易行——裂地自治,還政於民,自由得享,革命可免。中國史家常言見盛自可觀衰,其實即係從歷史中尋找帝國極限見頂時刻,中國歷史一直循環之說,不過係因為名目一直轉變而體制從來未變,而治史者選擇性失明。

目前中共所面臨之社會問題,其實已經喺世界各地反覆發生千萬次。中共及中國人只願從所謂中國歷史尋找出路,拒絕拋棄大一統思想,自然苦無對策,原地打轉。香港人具有先天優勢,可以站於英人肩上登高望遠,自然比中國人更具視野,可從人類共同歷史中發現消滅帝國之法。帝國蠻力,何威之有?人類共同體同根同源,徙至地球各處致力求生,交流心得互相借鑑,乃係歷史潮流。當今西方世界以自由為基,以共治為志,建立民族國家,一馬當先,淘汰古老制度,香港人生而為人,為求存而主動學習,致力擺脫帝國統治,方為符合人類文明進步之進路。

為淵驅魚,作法自斃

中共一意推行帝國主義,意圖消滅自然生成之民族,倒行逆施,定必反受民族所傷,最壞情況就係魚死網破,同歸於盡。不歸路嘅盡頭,退無可退,中共就只有兩路可揀——明路,係接受現實,協助中國各地立國自治,低調行事;死路,則係趁民族主義消解帝國主義之前,出盡全力消滅民族。中共之新疆政策,鋌而走險,不惜挑戰泛突厥主義;香港政策,則僱用暴徒,驅使民族團結自保,由是觀之,中國將來,必定只有死路一條。

中共設立新疆再教育營消滅少數民族,將地方問題上升為民族問題,等同自取滅亡。同化政策從來不宜操之過急,而中共心急求成,正反映中國國族主義之奄奄一息,成效不彰。過去,中共模仿蘇聯,給予非漢族群體官方認可,並賦予特殊權利,表現模式為賞賜自治區之名,例如新疆西藏等省級地區,改名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以及西藏自治區。帝國寬容,所以無懼,所以由上而下,推廣所謂民族多元,表現模式則為觀光旅遊式民俗風情營銷,各民族文化因異域情調而尚且受到推崇。

但直至蘇聯解體,以及十年前新疆西藏分別發生大規模暴亂之後,中共開始發現給予少數民族自由,不利政權穩定,於是逐漸調整政策,加以規管。帝國多元主義由此過渡至中國國族主義,中共開始詆毀自治區內民族宗教,干涉伊斯蘭信眾日常生活,為新疆人貼上恐怖主義標籤。聖戰行為確實偶有發生,但中共誇張渲染恐怖主義將會危及國家安全,不過意在維穩。中共定性維吾爾族為異類之後,提倡以思想改造清除思想病毒,最終,再教育營成為事實,而中國反恐自衛之說,以訛傳訛,亦成為中國人眼中嘅情理之舉。中共為淵驅魚,為叢驅雀,自投地緣政治及文明衝突之羅網,泛突厥主義同中國國族主義之碰撞,只係時間嘅事。

中共經過幾十年嘗試,始終無法容忍多元,亦係帝國極限之體現。中央對付地方,之所以永遠束手無策,源於民族可以建構堅實嘅想像共同體,而大一統則只有一種口徑,限制個體想像,扼殺共同體生命力。人皆為獨立個體,民族皆有獨特文化,但中共要求臣民效忠,嚴禁異見,雙方本質上嘅矛盾無法調和,不斷衝突,乃係必然結果。民族建國之所以較為穩定,就係在於民族國家之內,個體得享自由,而且擁有平等公民權,可以影響共同理念,塑造國體形態。民主制度,正正係公民與政府嘅溝通工具,而政府要取信於民嘅前提,係政府權力來自自由公民。香港民族永遠無法融入中國國族論述,就係在於中國治下自由欠奉,而香港人又已經習慣自由自主,無法倒退至前現代世界。

警察變質,暴民代理

香港情況特殊,中共無法照搬新疆模式,唯有軟硬兼施,逐步同化。廿三條立法、國民教育以至送中條例,都係中國國族主義主導嘅細心部署,一再失敗,只因香港體質強健,神經仍然敏感,知道自由可貴。以地方官員處理失當,不擅拆彈為由,未免低估香港人之求生意志。反送中抗爭爆發,並非出乎中共意料,但中共時日無多,今日唔處理香港,他日隨時無力處理,因此至會趁香港人獨立思想尚未成為主流,先下手為強。以中國武警混入香港警察,以及僱用貧民為打手,其實都係中共周詳計劃嘅一部分,早在預料之中。

香港警察成分不純,可以製造香港內部矛盾,呢招可謂好使好用。警察為中共權力意志延伸,身為香港人,理應辭職以明志,但社會上總有人迷信權力,總有人昧於時勢,政權走狗來源,自然得以補給。然而,補給雖然充足,但大家都係香港人,警民撕裂創傷始終有限,所以中共就混入外來武警,以圖激化對立,確保抗爭有死有傷,重擊香港人士氣。未來香港已經唔再可能回歸平靜,外人冒認香港警察,混入抗爭民眾,將會成為香港常態,而中國人全面掌控香港警隊之日,亦將會成為事實。香港人為咗習慣,必須演化出更強組織,團結一致。

而警黑勾結之後,下一步就係引入中國暴民。原居民始終係香港人,無差別攻擊總有顧忌,但外來暴民收錢打人,就可以大條道理,無憂無慮。滿清帝國統治晚期,慈禧政府無力回天,縱容義和拳民入京搗亂,一方面係清剿西方勢力,打壓宗教自由,另一方面就係以無政府狀態恐嚇平民,鞏固權力,心態同現時中共極為相似。

義和拳組織顧名思義,為維護正義而生。形式上,結社成員理應團結對外,手段上,必要時則不妨使用武力,震懾人心。二十世紀初,滿清帝國之帝國極限,先見於三事,分別為甲午戰爭全軍覆沒、戊戌政變胎死腹中以及罷廢光緒另立新儲,而後見於義和拳之亂,最後八國聯軍興兵入城,討回公道,正係帝國氣數已盡之最後稻草,辛亥革命成事與否,大局都唔會有變動空間。如果滿清政府當初有力解決經濟危機以及平民對西方文化之敵視,義和拳之亂自無可乘之機,但正因為帝國註定無力冷卻沸騰民怨,無產階級拳民人數就一直攀升,勢力亦一直蔓延。流民問題,成為巨大社會成本,自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權國家之後,二千年間從未根治,究其原因,都係專制政體先天缺陷使然。而中共僱用流民打手,一可減少社會問題,二可打壓抗爭意志,可謂一舉兩得。

當香港街頭出現暴民,勇武已非選擇,而係必須。義和拳之亂,破壞現代化設施及教堂之餘,令當時經濟蒙受嚴重損失,上海作為當時商貿樞紐,業務近乎停擺。而拳民妨礙滿清政府收稅,又搶劫燒毀錢莊,更令商家平民人人自危,足不出戶。元朗無差別行兇事件之後,香港所面對嘅境況亦類似,可見邪惡帝國以外,流氓政權同樣可以威脅人類自由。

慈禧政府向十一國宣戰之後,清軍無力招架,李鴻章於北京與八個佔領國談判,援引清廷一直唔太尊重嘅國際法,向對方陳述苦衷,切割拳民,聲稱亂事因各國派兵入清引起,清廷宣戰詔令乃係迫不得已,故此只應賠償軍費,割地可以豁免。但眾所皆知,清廷絕對有力平定拳民,豈有所謂迫不得已?然而,正因為鬧事者確非清軍,而係雜牌拳民,清廷就得以撇清責任,火速抽身,西方列強亦只好接受。

中共沿用慈禧舊法,照辦煮碗,但今次時勢對象有異,民憤未必同樣容易打發。今次拳民為禍之地係香港而非北京,香港人已有抗爭到底嘅志氣,打擊只會令佢地加速認清中共無賴本質,更難接受同化。而昔日教民遇害,列強未有瓜分滿清版圖,亦只因國與國之間互相制衡,唔認為清廷有意對外擴張。值得一提嘅係,當時美國曾退還清廷部分庚子賠款,為清廷建立清華學堂,協助滿清帝國子民留美進學(後來成為清華大學),可見西方國家並非一意掠奪,亦曾希望帝國內部早日革新。若然現今中共繼續對抗美國,繼續挑戰比上世紀更加穩定嘅世界秩序,美德法日等大國,對照前事,不但唔會放虎歸山,任由中共維持集權統治,更有可能為保自身強國地位,以各種制裁加強秩序輸出,嚴防中共反撲。

東南互保,輕鬆切割

事實上,拳民亂事發生後,滿清國內人心思變,具有實力人物如李鴻章、張之洞及袁世凱等人,已經見到帝國極限,準備果斷與清廷劃清界線。張之洞曾經建議,推舉李鴻章出任大總統,以備北京不保,都有重臣可以及時主持大局;而李鴻章幕僚之中更有人就粵省獨立之可能,去信孫中山。最後,佢地雖然未有宣告獨立,但主動聯絡西方各國駐上海領事,商訂《東南互保條約》,希望置身事外,免受戰火蹂躪,已經足證佢地離心離德,無意與清廷共存亡。由此可見,地方自治高於帝國存亡,時人無意誓死捍衛清廷,一如中國人重視個人前途多於中國前途,條件許可必然舉家移民,乃係尋常之事,毋須嘲笑,亦毋須苛責。

帝國並非單一民族,所謂中國人之民族氣節,自然亦係偽命題。滿清帝國以武力征服中原,曾受明帝國統治嘅平民因無力抵抗而接受新主人,順應時勢,薙髮留辮,但生活文化以及經濟活動,大體依舊,無甚巨變。帝國子民嘅身分認同,從來唔會跟隨遠在千里嘅政權更替而不斷轉換,而係以所居地區及族群為參照,香港新界氏族如常耕田務農,如常使用漢字,如常以慣用語言溝通,正係例子。故此,民族氣節之不存,源於民族之不存,而所謂中國人缺乏氣節,所揭示嘅,其實正正就係中國民族根本從未存在嘅歷史真相。

反觀香港,歷史雖然不足二百年,但民族已經成形,民族氣節更係極之剛毅。中共高壓統治,意圖同化以至消滅香港民族,香港人先係嘗試佔領,繼而勇武抗爭,戰意之高,意志之堅,絕非李鴻章之流可以媲美。香港人政治理念雖然尚未統合,但認知到全民一體,不可切割,已經係邁向獨立嘅關鍵成長。當香港個體學識以香港民族自我定義,將來就會意識到民族需要國體保護,方能遠離周邊強權,屆時與中共切割,宣告獨立,就係香港嘅最佳時機。

詮釋港獨,早著先機

港獨一詞,中共頻繁使用,意在對內製造敵人,轉移國人視線,但喺香港境內,其實大多數人都仍然以為只要唔討論獨立,就可以避免觸及中共紅線,相安無事。中共濫用港獨稻草人團結國人,自以為招數高明,但實際上則係誤用下下之策而不自知——如此操作,所無法避免嘅後果係,國人將會因為香港民族想像,而更加了解中國國族發明之弱不禁風。

中國官方論調界定香港人為漢族,民族內部本應同心同德,但漢族之內竟然可以自成一體,咁亦即係代表所謂漢族原來可以自由分解,自由重組。既然所謂中華民族可以細分為五十六族,而漢族又可以進一步細分,推演落去,個體意願自然成為身分認同之核心,而中國對國人意願嘅粗暴踐踏,又會再一次浮上檯面。所謂港獨之所以防不勝防,全因中國從來無法凝聚個體,而香港民族擁有自由,民族想像一直更新,自然比中國更易達到成為政治共同體嘅門檻。

目前,中共仍然未定義香港為民族,以處理民族問題方式對付香港人。於中共而言,港英餘孽都係漢族,只要係漢族,就有收編方法,就可以將香港人還原為漢族,所以暫時可以手腳放軟。然而,香港人並唔可以因為對方之遲鈍,而以為片刻和平可以永久,放棄探索自我定義之可能。趁中共尚未以對付維吾爾族嘅手段對付香港民族之前,香港人必須及時發明民族,方有能量對抗日後中共嘅瘋狂滲透及打壓,免於恐懼。而只有勇於爭奪香港民族以及香港獨立嘅話語權,早著先機,香港至可以逃得過滅族命運,否則,香港人就會逐批逐批咁畀人捉去中國陸續興建中嘅大小再教育營,連人類基本尊嚴都會徹底失去。

香港民族提出分離意願,必受中共打壓,但無懼打壓,敢於自立,自會重生。香港得以繁榮,從來在於自身優越,而非他人關照。中國身為區域大國,舉足輕重,影響之大毋庸置疑,但香港可以趁中國政局動盪,經濟百廢待興時期賺取暴利,亦非偶然。港英時期,香港處於自由陣營一方,社會多元開放,又具可信司法制度,獲得經濟及文化成就,全因城市具備個性,獨當一面。未來中國維持現狀陷入衰退又好,分裂成一堆東亞小國各自為政又好,都必然有求於香港,需要擅於營商嘅鄰近友好國家帶領佢地走出低迷,重新上路。故此,香港如能及早確立自由民主,必將上承開埠後自由港之美名,下啟金融小國之進路,國運亨通。

如今美國制裁中國,自由陣營戒備中國,香港必須表明心意,全心進入秩序,方有前景。若然香港人無法保持至少中立,美國就會視香港為中國附屬,傾力打擊,絕不手軟。而中共對待香港,不同新疆之同化政策,亦係投鼠忌器嘅重大啟示,反映中共既未敢明目張膽血洗香港,亦未意識到香港民族已經成形。中國傾盡國力維穩,監控全國各地,已如強弩之末,帝國極限隨時崩潰。香港人尚能議價,理應當機立斷,把握時間,精進自身,盡力推廣香港民族理念,為香港民族脫離中華民族將受之衝擊,做好萬全準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