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一週整合 week 1

13-8-2019

點解逃犯修訂條例唔係因為陳同佳案而起?

法律層面有好多解決陳同佳案嘅方法,相關專業人士講得比我詳盡,所以我會集中用群體相競、世界秩序同帝國極限三個慣用概念去講返。

首先,香港已成共同體嘅事實,中共已經察覺,但只係未用對付少數民族嘅方式去處理。發明民族,最理想係有三代人參與,而家我地得兩代半,其實係有啲危,所以中共會對我地保持警惕,但又覺得係有威脅,對共同體密切留意。香港人冇共同宗教,移民之中好多個體都仍然係深受中國國族主義影響,都係妨礙香港民族發明嘅原因。不過,帝國開始壓迫,地方就一定想分離,呢個係必然現象,所以香港人最終都會焗住成為民族。中國係以多民族共同體自居嘅國家,但呢啲所謂群體本身就係由上而下建構而成,個體之間嘅情感扣連好弱。因此,中國十三億人其實只係一盤散沙,而香港人反而有機會因為人口比較少而有真實民族想像,成為團結一致嘅群體,對抗中國。理解到香港作為有力群體,有機會瓦解鬆散群體,就會理解香港政府點解會按照中共旨意去維穩。維穩失敗,下一步就會係用對付疆藏嘅模式滅族。

其次,中共放棄輸出革命,華夷秩序得以借屍還魂。中共起初係想繼承蘇聯共產國際模式,對外輸出世界秩序,但因為力不從心,只好放棄最難而最似有機會成功嘅路,回歸天朝思維。改革開放,就係放棄對抗由西方主導嘅資本主義,以中間路線拖延死亡嘅選擇。中間路線短期可行,但長期必敗,事關資本主義一定要有自由民主加法治為基礎,黨國合一嘅國家資本主義,同秦始皇漢武帝嘅管治方式,一模一樣,下場一定係自尋死路。統治香港,就係對香港輸出中央集權舊體制,以消解香港人自開埠已經享有嘅自由,所以香港政府只係等同歷代中原帝國治下嘅地方官,地方官係好少有權自把自為,就算係表面上單獨行事,都一定有巡撫睇實。

而林鄭之所以態度強硬,就係源於為香港抗爭貼上恐怖主義標籤,亦係中共早有預謀。自反送中抗爭爆發之初,其實香港政府故意挑動民情之心已經相當明顯,究其原因,就係中國國內人口紅利已經耗費得七七八八,必須繼續擴張版圖。帝國極限,就係武力鎮壓到一定地步,就會因資源不足而後繼無力,同時經濟發展到一定地步,亦會因國營干預而無法復甦,可以做嘅,就係繼續開發新地,吸盡新血,以支援上海北京主要城市發展。

地理方面,中國只得香港台灣可以放手一搏。中國東北邊,俄日韓都係主權國家,界線分明,西邊則與印度越南相鄰,無利可圖,東南邊嘅香港同台灣,就係最容易擴張勢力嘅地方。兩地經濟發達,民族主義又未成氣候,只要美國無法及時制止,中共政權就有續命之機。

經濟方面,現時中國經濟下行,人口老化問題日趨嚴重,再過十年,人口紅利就會變成人口負債,而貧民就會開始聚眾作亂,重複所謂中國歷史嘅亂世。而香港嘅價值,就在於中國已經捧唔起啲二線城市,又解決唔到城鄉差異,只可以借助香港力挽狂瀾。故此,出盡辦法趁早吞併兩地,轉移國人視線,緩和經濟問題,絕對係中共因應帝國極限已窮而唯有出此下策,而非林鄭錯手捅穿蜂巢。

我地有勝算,係因為香港起步點好高,而且對方就快崩潰,好易犯錯,但向最壞方向諗,對方心急收拾香港,動作加快,我地稍一不慎,都有可能滿盤皆輸。中國要做東亞霸主,需要香港絕對效忠,而港獨之名,係點樣強調我地只想爭取五大訴求都係冇分別。要同中共周旋到底,首先要接受成件事從來唔係管治危機,而係中共部署緊點樣逐步消滅香港。


14-8-2019

點解面對中共,香港人全部都係和理非?

如果覺得令警察都感受痛苦就會有用,不如轉用效益主義去諗一諗。相比起中共,我地全部香港人都只係和理非,打足一年,打足十年,輸嘅一定係我地,到時割唔割蓆,已經唔再重要。

首先,傷害香港警察,製造恐怖,香港警察只會變得更加狼。佢地本身已經殺得性起,同抗爭者敵對,憑乜大家會認為只要打鳩佢地,顯示我地都可以使用武力,佢地就會退縮?打完佢地,結果應該只有兩個,一係更加狼死,二係驚到辭職。而驚到辭職之後,補充警力嘅會係乜人?香港人普遍都唔狼死,又始終係自己人,點都會比外人有所顧忌。

然後,就到武警取代警察。香港政府可以幫佢地搞居留權,佢地就會名正言順成為香港人,然後重有糧出。中國窮山惡水,社會又自私自利,收錢打人,簡直係筍工,何樂而不為?武警戰鬥力高過警察,對香港抗爭者完全冇著數。

就當香港人體格強健者人數唔少,但所謂唔少,實際係幾多?二百萬人遊行,一半係老弱婦孺加中學生,篩走淨返一百萬;一百萬人之中,有溫和派有中產,篩走又淨返五十萬。呢五十萬入面,行得走得做急救做物資為主,少數係有食過夜粥,可以去到成為準士兵接受嚴格軍事訓練嘅有幾多?大家有數得計。大膽估計,一萬都畀多你。

我從來唔認為勇武作為手段係錯,當警察著起制服,我地絕對可以還擊,但我地唔可以唔計數,唔理對家補給,唔理成本效益。去到最壞情況,全民武裝係有必要,但而家距離全民武裝,係有好長嘅路。如果而家就開始去同啲賤命武警以死相搏,香港人有幾多條命去死?係咪真係打死罷就?中國將所有資源用喺維穩,武警有安家費係基本,而為咗錢,佢地一定會獸性大發,證明身價,亦係意料之內。面對野獸,香港人再好打,都只不過係人地眼中嘅和理非。

香港人有包袱,唔想死,其實從來唔係問題,而係優勢。唔想死嘅一方,一定係勝利一方,因為求生至係人類本能。因為我地有屋企人,有朋友,有想守護嘅社會,所以至會形成民族,共同對抗中共。生存,係因為有生存意義,戰鬥,係因為有民族想像,如果求其殺幾個警察去振奮所謂士氣會令二百萬人拍手叫好嘅話,有心行私刑者,請隨便試,試完全香港人就會因為你而一齊捲入恐怖循環,內鬨分裂,然後再爬返出黎。

效益主義,以得到最佳成果為目的,傾向避免痛苦。打完休班警享受一時快感,係唔會幫到香港人團結。如果大家真係知道我地同中共抗爭係以十年計,二百萬人嘅民意都係民意,同埋香港唔一定要學庫爾德人咁打法,大家就應該調整目標,控制情緒,了解返乜叫齊上齊落。如果齊上齊落只係口號,大家理念尚未對齊,咁香港亦都只係一盤散沙,趁中共衰退之時跳船逃生呢啲黃金機會,或者真係唔輪到我地。

要同中共鬥,鬥恐怖鬥瘋狂係最蠢,因為恐怖係社會主義同帝國主義最擅長嘅手段。香港民族要贏,必須留喺自己地頭,打返自己節奏,而真正嘅勇武精神,理應係思想上嘅自由主義同民族主義,而唔係行動上嘅以暴易暴。

有愛即民族,自由即獨立,精進即求存,三者缺一不可。


15-8-2019

點解泛民講愛與和平唔係一無是處?

戴耀廷講過,愛與和平係香港人最大武器,佢嘅主張一半正確,一半錯誤。香港要嘅係愛,但愛就必須接受戰爭,只有勝出戰爭,和平至會重臨人間。

香港抗爭嘅基本盤有二百萬人,可以分為兩類,一類係和平人,一類係戰爭人。一四年之前,香港嘅抗爭由和平人主導,一四年至一九年,則由多數和平人同少數戰爭人促成。和平人之所以係和平人,在於佢地昧於中共帝國體制之弊,不知一國兩制死路一條之實,故此選擇先甜後苦之路徑。貪圖安逸,係人性,所以毋須苛責。

而戰爭人則係較早意識到香港必須戰爭,但其中有人主張焦土,有人努力求生。主張焦土者,自己對生活不滿,自然唔怕玉石俱焚,但和平人心中存有愛,自然抗拒所謂攬炒。故此,焦土嘅問題,在於將自己對人生之絕望,推至政治層面,而和平人之問題,則在於目光短淺,覺悟未成,真正幫到香港未來嘅,就係因為心中有愛而努力求生嘅戰爭人。戰爭人為保護家室而願意付出,主動拋棄眼前利益,為群體前途作戰,其實都係人性,只要精進,就會逐漸得以激發。

未來十年,戰爭人會持續增加,為獨立戰爭而準備。此處所講嘅戰爭人唔係自以為好打得嘅功夫前線,而係心態上已經調整完畢嘅戰士,佢地可以做急救,做文宣,崗位唔係關鍵。而獨立戰爭所指嘅亦唔一定係血肉橫飛嘅戰爭,因為香港走向,有最好情況以及最壞情況,視乎香港人選擇邊條路徑。戰爭人增加得越快,香港就越有機會無痛脫離中國,而我自己本身好戰而非好勝,自然期待大戰發生之時,可以精進到一定境地,及時用筆用口貢獻群體。

培養戰爭人,需要練習。一四年雨革,旺角金鐘兩邊各自為政,係大家解決泛民左膠共業嘅練習;一九年,則係學習愛與分工嘅練習,兩者都係內部精進工程。和平人一方,需要護養愛,捨棄和平想像,至有可能理解戰爭人,而戰爭人一方,亦需要學習愛,知道泛民左膠都係香港人,至有可能吸納和平人。和平人最終都會成為戰爭人,但前提係雙方都有心捍衛香港,改變香港。機場「和你飛」,有參加者攜同幼童出席,正係代表香港種子不絕,而戰爭人嘅戰爭目的,其實就係在於保護呢啲尚未長成嘅種子,將我地香港文化傳承落去。大人唔做榜樣,就算打贏中共,未來香港小朋友都唔會有任何作為。

故此,粉碎大台之後,大家都要去重建抗爭模式,同埋接受領䄂都係分工一種,唔好盲反大台呢個形式。就算你一早知道戰爭在所難免,都唔好因為你有先見之明而沾沾自喜,因為三五萬香港人,係唔會贏到中共。如果戰爭人只睇呢次抗爭成敗,而意識唔到永不割蓆嘅真正意義,咁焦土過後,就只有一片狼藉,再無香港。

而和平人之價值,正正在於佢地有包袱,有家室,所以有力量。和平人驚刺激中共,係因為愛,而唔係恐懼,呢點就係和平人嘅優點。如果戰爭人可以因愛而勇,因愛而戰,和平人亦可以因愛而勇,因愛而戰,雙方合流,中共就必敗無疑。

所以,戴耀廷獲准保釋,於我而言,非但唔係危機,而係契機。二零一一年,我讀緊year1,戴耀廷喺大學積極推動佢嘅佔領中環計劃,我喺小型座談會當面質疑過佢有關愛與和平呢個理念,而佢礙於覺悟未成,都係解答唔到我問題。事隔多年,我已經解答到自己問題,原來泛民左膠之所以膠,唔係在於愛,而係在於未明白要保護所愛,總要有所犧牲。

共產黨地下黨員司徒華曾經講過:成功不必有我,功成必有我在,呢句說話,係虛偽,係畏縮,係黨性太強嘅表達方式。我則認為,成功必須有我,失敗必有我在,方為民胞物與之精神,所謂同生共死,所謂齊上齊落,應當如此。


16-8-2019

點解法治已死,我地都唔可以出動私刑?

公刑無效,同可以使用私刑之間有好大一段距離。有法治,係因為人需要法治去解決問題,當法治走樣,人仍然可以重新定義法治,而唔需要直接倒退至運用私刑。香港法治失效,唔等於香港人需要回歸原始,同中共一樣野蠻。

武力係人嘅原始本能,用喺錯誤地方,就會冤冤相報,沒完沒了,用喺正當地方,就可以制衡原始,建立和平。現代日本建立之前嘅封建制度,中原春秋戰國之前嘅分封制度,都係以武力互相制衡而得以順利運行嘅社會模式。共主出師必須有名,只有討伐不義藩主諸候方可舉兵,武力一但運用失當,列國就會集體陷入混亂相爭之局。列國體系嘅好處,就係在於以武制暴,而以武制暴嘅根源,係保護自己所屬嘅共同體,而唔係無故發兵,攻城掠地。

而香港人之英勇,亦應該體現於保護自己人,而非執行私刑。香港警察濫用公權力香港人理應反抗,因此喺戰場之上,絕對可以打警察,因為自衛反擊無罪。但係,警察休班,就唔再係公權力嘅代表,伏擊佢地,就會變成有力者憑恃武力攻擊平民,道義盡失。其中問題,不在傳媒影唔影到,亦不在對方是死是傷,而在文明人缺乏自我克制。

原始世界,好歹不分,法統未定,人類相處如同虎狼相遇,邊個夠兇邊個贏。叢林法則,千古不易。然而,靈長類動物之中,號人類者,發展出語言文字,創造出新方式決定資源分配,就自此脫離叢林,建立城市,建立文明。自此,拳腳碰撞永遠次於理念對決,講道理講得越好嘅一方,所獲得嘅資源就越多。美國之雄霸,正在於一紙人權宣言在手,即打遍天下無敵手。

唔去思考行動嘅價值,只求結果,就會好容易流為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一九七二年,日本發生淺間山莊人質事件,聯合赤軍窮途末路,以私刑了結戰友,正係拋棄文明嘅結果。當時大學生參與反安保條約運動,並非因為日本社會經濟出現任何重大問題,而係佢地大多對自身前途迷惘,需要尋找方法宣洩不滿。於是,運動得唔到大眾支持,經日本政府一輪大拘捕之後,隨即告一段落,而大多數參加者事後都回歸日常,繼續學業。然而,少數革命左派認為自己已經為共產思想奉獻一切,無路可退,革命既然開始,必須進行到底,就開始自成一系,組成聯合赤軍,抗爭手段趨向激烈。聯合赤軍滿腔熱忱,追逐共產主義,但無法承受熱情破產嘅後果,正係在於佢地對運動抱有不成比例嘅期望,一手將自己推入死角。聯合赤軍走入深山之後,內部矛盾嚴重,成員之間互相猜忌,最終全軍覆沒,根本原因就在於未經深思熟慮就接受左派思想,無法理解文明社會拒絕共產主義嘅原因。

無產階級武力奪權,源於邪道歪理無法服眾。同野蠻人講道理,起初可能會對自己不利,所以我地要有適當武力自衛,防止對方動粗,而最上乘嘅武功,理應係只擋不攻,都足以化解對方招式,等對方因消耗而退場,不戰而勝。法治係最上乘嘅武功,法庭相見,黑白自明,但缺乏自由民主,法治就會走樣,不堪一擊,無法主持公道。呢個時候,文明人係應該爭取自由,繼而重建法治,而非同唔講道理嘅人打爛仔交。

怯於私鬥,勇於作戰,至係文明表現。多數人唔要私刑,少數人都堅持要做,咁就係唔跟大隊。我理解所謂歷史係由少數人寫成,少數唔跟大隊亦係自由,但首先請以理論去說服大家你自己就係嗰少數帶領大家走出荒野嘅人。道理講得通,乜刑都可以,前提係要知道自己係解決緊問題,定係製造緊問題。

我地追求嘅係文明自由平等,理念正義,手段可以動武,但放棄文明,自願變成怪物,動武就等同自取滅亡。


17-8-2019

點解而家你成日好似轉曬風向,成日叫人唔好動武?

自從我一四年認定香港必須奪回主權開始,我已經準備好戰鬥,成為戰爭人,動武從來唔係我反對嘅手段。反送中之後,一直強調克制自己,以及專注建立論述,係因為我認為港獨要成真,一定要盡可能去吸納所有香港人。簡而言之,我要做嘅係粉碎「港獨=動武」嘅舊標籤,擴闊獨立基本盤,同我過去立場未有衝突。

雨革之前,社運左膠化,永遠對唔準香港問題核心。當時香港主流仍然未有成為戰爭人之心理準備,只係將每次政治爭議視為單一事件,故此提醒大家大台不可信賴,係為咗點清香港問題已經超越內部問題,而係正邪之爭——中共要同化香港,消滅香港文化,至係核心。當所謂進步左翼暫時退下火線,官商勾結同貧富懸殊呢啲末端問題已經擱置,我地就要慢慢重建正確嘅抗爭路向。

左右派之爭,理應係一個國家嘅內部矛盾,香港尚未脫離中國統治,所謂左翼思想,關心階級多於自由,自然係言之尚早。要保護菜園村,香港人必先要有自由,要有民族,所以本土意識係香港所必須具備之物,而我嘅政治立場,就落入所謂本土派。然而,所謂本土派其實只係每個香港人都應該有嘅基本身分認同,與其視之為政治立場,倒不如話係還原真我,正式上路抗暴。

其後,以本土為旗幟者冒起,香港優先之論漸見成效,但香港主流仍然未算理解本土意識。而由於反對左膠者,多為較早具有本土意識嘅戰爭人,動武同本土就此綑綁成一對,令香港抗爭者開始出現裂痕。和平人因為反對以武力為主要手段,連帶戒懼本土以至港獨,而戰爭人亦因為習慣反對舊抗爭模式,連帶仇視泛民以至溫和主張,結果,港獨就仍然未進入大眾思維,只係少數人嘅倡議,無法向前更進一步。

其實,所謂左膠從來都係香港人共業,昇平日久,未及察覺中共之邪惡,乃係合理不過。和平人較遲認知中共意圖,在於佢地安逸生活未有受到威脅,而戰爭人較早睇到,則在於佢地無法分享實為糖衣毒藥之經濟成果。迷惘之際,香港前途論述成為新需求,理論家開始上場,永續基本法、城邦自治、公民民族主義、族群民族主義等,都獲得相當關注。

我所推廣嘅係一套,目前理論基礎具備,未來建國進路亦簡單易行,無痛獨立係最理想狀況,而全面武裝化則係最後手段。永續基本法嘅問題,在於同魔鬼立約已證此路不通,香港人已經唔再承擔得起再一次受騙。中共視契約精神如無物,《十七條協議》所保嘅西藏特殊自治狀態同《中英聯合聲明》所保嘅香港特區高度自治早已破產。而城邦自治嘅問題,則在於鄰近邪惡政權,香港人以一般自由民自居,凝聚唔到主體意識,就會隨時成為專制帝國擴張路上嘅犧牲品,小國係唔可能具備足夠力量同大國抗衡。邦聯制度,各邦都要受中央管轄,如果中國唔民主化,或者分裂成列國,香港係唔會得到真正自由。

公民民族主義則比前兩者好,勝在以自由為基。不過,單靠個體內在主觀意志,未必比得上訴諸語言文化之質同有效。個體要同群體連接,前提係民族認同,但民族認同之構成,極難憑空想像,所以都係唔符合香港現況。而族群民族主義則比前三者好,民族認同夠曬堅實,但中國以多民族共同體自稱,香港未必擺脫得到中共,而血緣亦唔係香港民族嘅關鍵。多民族共同體雖然係畸形產物,但中共憑恃中華民族兼容並包之口術,有藉口將香港留喺中國之內,再逐步同化,香港仍然係會有滅族嘅可能。所以,我主張嘅一套,將會解決以上弊病,因為中共可以暫時接受文化差異,但永遠唔會接受自由民主,故此香港人與中國人,就可以分明他我,劃清界線。

有關自由香港民族之論述,小弟將會著書明志,但所謂轉曬風向,其實都從來離唔開我所一直提倡嘅自由為基同埋精進自身。要對抗中共,固然要做好最壞打算,但動武要因時制宜,唔可以無視道義,只睇眼前成敗。攻擊具備對等武力者,攻擊濫用公權力者,至係精進而克己者應有行為,此以所以,以武制暴可行,但恐怖主義則萬萬不可。

簡而言之,要獨立,並非只有所謂勇武一法,而要戰爭,亦要文字宣傳以及資金支援。有勇有謀,方為贏得最終勝利之不二法門。如果有金主睇得明一套毫無破綻嘅論述,咁港獨之路就會輕鬆好多,至少大家未來十年都有多啲錢印文宣同買裝備去自衛。

之後小弟會集中精神推廣民族精進之說,希望喺中國陷入困境之前,每個個體都已經精進自身,可以合眾為一。認為阻止私了等於左膠病發者,深信城邦之論無可挑剔者,希望香港文化得以保存者,請耐心等待。


18-8-2019

點解中國人咁多,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香港都有機會贏?

經濟要長遠發展,要睇企業體質,而企業體質,又同生態有關。企業喺自由世界,可以一直將經驗傳承,有計劃咁經營,但喺中共治下,就只有賺一筆就即刻走人最合乎商人理性。中國營商環境不利生態可持續發展,操縱貨幣會不停損害國本,週期動亂又會一再造成生產力之浪費,經濟體膨脹到幾大,都只係過眼雲煙。

日本嘅家族企業,正正就係中國嘅相反。因為大規模破壞征服並非常態,職人手藝得以世代相傳,企業得以制訂至少以二十年計嘅營商計劃,國家又有穩定內需支撐消費,就算近代經歷經濟泡沫同人口老化,生態都係健康過中國好多。十六世紀之後,日本已經經歷近三百年和平,資本階級相當成熟,明治維新厚積薄發,勢在必行。只要將來解決到城鄉問題同埋鼓勵生育,日本就會立於不敗之地。

而香港自一開始就係自由港,企業就算受創,復原能力都一定好過中國。只要建國之後,解決地租高企嘅問題,中小企業有返生存空間,經濟一定會健康過九七至今呢段淪陷時期。做生意要有商人觸覺,保護經濟生態,中國模式係九流商人至會甘之如飴嘅自毀模式。

每個體制都有佢習慣嘅發展模式,而中國模式就係唔可以同世界接軌。唔識游水嘅人,跌入大海之中,幾努力掙扎都係會死,忽然學識點游嘅係萬中無一。人喺陌生環境,永遠唔會有超水準表現,而只係運用返最令自己覺得安心嘅方法求生,與民爭利就係中共嘅慣性。當你嘗試指出問題,教佢由根本學過,佢只會話你打擊佢,歧視佢,以中國自有一套去自衛,講幾多都係白費心機。

認為香港有勝算,我睇嘅係世界秩序同帝國極限,同埋國際形勢轉變。中國經濟經過四十年虛張,已經變得疲弱,到達中原政權過去崩潰嘅邊緣係隨時嘅事。而美國殲唔殲滅佢,睇嘅係分解中國對佢地而言係咪有利。中國資源減少,再唔開戰就打都唔使打,而縮返入去,亦唔見得係好嘅貿易夥伴——生產成本持續上升,又唔係特別多天然資源嘅話,中國就毋須存在。中國改革開放期間,有廉價勞動力,有龐大市場,又有相當天然資源,專制政體為求賺錢,主動為世界有效率咁輸出同開採,六四暴行自然得到姑息。

根據歷史規律展望未來係重要,但預測到趨勢,唔等於預測到勝負。世事有必然,亦有偶然,睇十年至二十年都尚且可以,睇一百年嘅話,我斗膽講,史上最強嘅歷史學家都唔會做到。現今世界唔係好似所謂中國歷史咁按同樣模式係限循環,咁多個國家咁多億人,變數無窮,要分析準確係難於登天。所以,中國學者成日都以為自己捉到歷史同經濟規律好勁,其實只係因為佢地所研究嘅對象原地踏步至咁易捉,就好似一個小學生話佢識得光合作用而沾沾自喜,其實佢根本就唔識光合作用入面嘅化學原理,人唔笑狗都吠。

唔同生態嘅消長,唔係好似所謂陰陽之道咁簡單,物極必反之說,其實都唔太有根據。以西歐及日本為首嘅現代文明一直向前,盡頭有排未到,而中國嘅盡頭之所以可以用三言兩語就解釋到,就係佢必定會輸嘅原因。宋明政權治下嘅都市經濟,好嘅時候都曾經係世界數一數二,最後咪又係無以為繼。

所以,追求經濟增長本身就係緣木求魚,有共同體有忠誠,就會有持續內需,國泰民安則富,唔係有錢至會國泰民安。


19-8-2019

點解Donald Trump就住就住,唔一嘢打爆中國?

因為美國總統要嘅暫時係利益,未到最後一步,都唔想捲入戰爭,背負罵名。邊個總統上場,影響嘅只係改變嘅早或遲,大局唔會變。而所謂就住就住,唔係因為美國未準備好,而係要打就要等最節省成本嘅時機打,例如中國自己經濟崩潰,咁就打都慳返。

先講理念。大多數人類都想避免戰爭,戰爭之爆發,往往都係源於理念衝突無法調和。美國人嘅理念就係自由、共榮同向善(唔係特別崇高,都係人性),如果中國唔威脅到以上三者,出兵都唔急切。而中國係咪真係有能力對美國構成威脅?答案係從來都未有過。蘇聯係歐洲一部分,共產主義都係歐洲產物,美國政府自然會視蘇聯為可敬對手,但中國呢啲爛仔國家,就連上擂台都唔配。

中國係吹噓托大嘅社會,呢個係人一無是處至會選擇嘅適生模式。中國人本質改進唔到,唯有虛張聲勢,希望同類會心虛,但呢種處世態度,對歐美日本而言,都係多此一舉。人嘅現世追求,社會嘅集體虛無,反映出中國人嘅人生意義都係低度發展,而普遍缺乏人生意義嘅國家,根本就唔會有靈魂,有情感,有共同體。故此,中國外交部姿勢越強硬,美國就越知道佢係外強中乾,人心散渙,咁自然亦毋須急於開戰。

只有地位對等,開戰先有意義,因為戰爭係為咗驗證自己嘅生存方法係咪最強。而戰爭勝負關鍵在於軍隊互信協調,莫講話美日,中國連台灣都有可能陷入苦戰,因為中國嘅真實狀況係一盤散沙。國家嘅存亡,係睇有幾多國民願意為國而抛頭顱灑熱血——面對國人自私成性嘅中國,美國用經濟制裁已經綽綽有餘。

講返現實。美國打爆中國係偽命題,真正會促成支爆嘅係中國帝國體制本身。帝國係依靠擴張為生,但越擴張成本就會越重,大英帝國就係因為不勝負荷而打回原形,成為英國。中國維持力量,靠嘅係維穩,成本之大,比大英帝國有過之而無不及。

美國點解唔出兵,一手將中國變成列國,就係怕列國依賴自己,拖死自己。無法自立嘅國家,美國唔會幫,係因為美國想各個國家自己承擔成本,唔想步人後塵,輸埋間廠。羅馬之亡,就係美國嘅前車之鑑。美國要嘅係盟友,唔係爛泥,參考可睇日本德國。

內部問題未處理就講外國點打自己,其實只係轉移視線,討論都係多餘。個體首要,然後係群體,之後至係國體,一下子跳去講國家對決,未免將中國人睇得太高,又將美國人睇得太低。世界最終係品德優勝者嘅世界,而品德優勝者要解決問題,動刀動槍只係萬不得已嘅最後手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