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一週整合 week2

20-8-2019

點解「只有變成怪物至可以戰勝怪物」呢個講法唔可取?

品德優勝者最後一定會贏,因為當資源枯竭,凝聚人心就等於可以動員組織。喺亂世之中最值得信賴嘅人,必須最擅長保存人性,重建人心。故此,由始至終堅持同一信仰嘅人,最終一定會成為大多數人無計可施之下必須投靠嘅人,因為佢更有文明能量,更可獲得大家嘅尊重。原理就如同邱吉爾成為戰時首相,大家會相信佢解決問題嘅能力,未必係因為佢有豐富經驗,而係相信佢具有應付逆境嘅品格,令大家見到希望。

短期而言,成為怪物,學中共一樣大搞恐怖主義,必然會得到唔少人認同,因為放低品德,無視他人生命價值,自然會有更多手段選擇。不過,怪物為咗獲勝,可以不擇手段,到最後要保護自己嘅時候,隨時會送群眾去死,中共所為,正正如此。怪物會受自己所採取嘅所謂策略而綁架,只有恐怖到底,至會獲得所謂勝利,但所謂勝利,已經毫無意義,因為人與人之間嘅互信已經遭到摧毀。自願落入怪物之戰,自願接受規則改變,中共就會用同樣規則去消滅你——道義防線,文明屏障,就係主動成為怪物者自己一手毀滅。

所謂怪物,置於香港脈絡,其實即係為求達到目的,可以不設底線嘅人。最先選擇背棄大多數香港人所相信嘅道義而去成為怪物嘅人,起初會有少數忠實支持者追隨,但好快就會因為支援不足,資源因缺乏補給而消耗淨盡,結果生存機率降低,比自我約束嘅人更早死。香港生態不利怪物,所謂極右民粹,根本唔會落地生根。

香港係有文明有規矩嘅地方,否則就毋須同中國以兩制劃分。怪物相鬥,手段夠卑鄙者勝,就如同球賽之中,出陰招者一定有著數,但當雙方都出陰招,球證判決就會失效,勝敗到最後就會無關體育本身。更重要嘅係,對方乃係馬列派系出身,從來陰招高於球技,變成怪物,我地係冇可能會夠對方瘋狂。以己之短,應付對方之長,係極之愚蠢嘅戰爭方式。

如此結論,並非自我設限,而係知己知彼。集體放棄道義,就等於放棄香港民族之文明優勢。香港自九七至今,處於下風,唔係在於太過文明,而係在於唔夠努力去建設文明,同中國拉開距離。正如台灣同婚法通過後,台灣人就會更難接受中國統治,足證重視自由,重視人權,至係免疫嘅最佳方法。然而,呢啲延伸自人權嘅民權保障,要喺主權國家之內訂立方有實效,所以喺香港獨立之前,任何關於人權嘅條例通過都只會係小修小補,無法長久,因為中共嘅本質就係反人權,要推翻前法,絕對唔會心慈手軟。確立主權以保護人權,至係當務之急。

用反人權嘅怪物模式對抗怪物中共,只會令自己墮入原始叢林,成為怪物之食物,永不超生。自願跳出文明世界及自由陣營,但又怪罪英美無意援助,如此論調,可謂自相矛盾,邏輯混亂。泛民一直講人權法治但唔反中,亦係邏輯混亂,時代將會淘汰佢地嘅落伍思想,但至少佢地從未絕望,從未打算變成怪物——單憑呢點,已經證明香港人品德未算差,比中國人更有勝算。


21-8-2019

點解成立調查委員會甚至重組政府唔會有用?

香港政府重組會延遲香港人變成戰爭人之時機,有利中共,而不利香港。

香港政府合法性並非來自香港人授權,而係來自中共。而中共權力合法性亦並非來自中國人,而係來自確保經濟增長。毛澤東死後,中共推行改革開放,就係要避免農民起義,推翻政權,而六四屠城,就係用赤裸權力去鎮壓少數想要自由嘅傻人,滿足其他只求賺錢嘅自私精,以換取政治力量。

之所以話爭取自由嘅中國人傻,係因為佢地誤解中國人。中國人係恐懼共同體同埋利益共同體,要嘅係賺錢然後移民,唔係體制改革。而中國人之所以生性貪心自私,則係文化因素使成。自秦之後,中原政權以大一統模式治國,集中權力及資源,每次有商人開始冒起,有地主開始兼併,政權就會搞改革與民爭利,此之所以,中國人嘅mentality已經習慣自保第一,爭取自由對佢地而言係違反常理。

中國人生活喺中國,就要按中國規則去做人,唔自私就會仆街。物種適應生態環境,係大自然法則,千古不變。香港人大多數中國移民,其實一開始都係極端自私(而家班廢老咪就係中國人mindset),但因為英國治下,殖民地有自由,又可以保留自身文化,漸漸就培養出有別中國人嘅適生價值——講道理,跟規序,唔好淨係睇錢份上,就係香港人嘅特質。呢種特質,係還原人類本性,其實唔罕見,就如同貓狗為人類所馴養就變得溫馴,等待飼養者餵食一樣,一切都係適應而成。適應咗西方文明,要香港人走返回頭路,成件事就係自投羅網。

講返政府重組。如果你講嘅重組只係林鄭下台,咁就係換湯不換藥,自己伏自己。當然,林鄭引咎辭職,都算係中共階段性失敗,對我地而言點都係好事。我之所以樂觀,在於民氣從來唔應該係因為邊個上台而累積,如果曾俊華做,大家就唔反抗中共,咁香港民族就係唔配有將來。林鄭下台,大家都繼續爭取自由民主,咁至代表大家係有所成長。

而如果重組係爭取全面民主化,亦都只係自欺欺人。有民主唔會確保自由,中共可以種票可以玩黑箱,香港人唔會贏。所以,真正重組,就要奪回主權,主權在民,香港政府至會為香港人服務,從而回歸比較接近英治時期嘅社會狀態。

先破後立,成個過程係無法逃避。長痛不如短痛,直接用十年時間培養香港民族主體意識,然後爭取自由先苦後甜,係真正出路。


22-8-2019

點解武力同暴力要有所區別?

民族國家嘅特點,就係武力為保護共同體所用,可以動武者,就可以脫離君主專制以及毫無約束嘅暴力。人身安全得到保障,至可以講自由,講秩序,故此武力其實從來都極為重要。

不過,武力亦絕對唔係高於一切。封建制度之下,領主諸侯大名之所以成為有權者,係因為佢地具有武力保護平民之餘,亦可以提供公正仲裁。自古至今,人與人之間出現糾紛,解決方法有二,一係就地解決(可能牽涉武力),二係尋求第三方仲裁(第三方必須具備武力),而最能服眾者,到最後都係勝在武德過人,而非以力服人。

日本流傳一個關於引導夜鶯唱歌嘅故事,相當準確反映戰國三傑個性——夜鶯如果唔唱歌,織田信長會殺咗佢,豐臣秀吉會想方設法氹佢唱,而德川家康會耐心等到佢唱。面對問題,織田信長往往訴諸暴力,不恤民情,死於本能寺之變,其實合理不過;而豐臣秀吉判斷力差,好大喜功,侵略朝鮮大敗而歸,亦係貪婪使然。德川家康同以上兩人唔同之處,在於佢雖為武將,但從不濫殺,而係默默耕耘,贏得人望。豐臣政權治下,各人提心吊膽,惶惶不安,而德川為人公道,克己慎行,關原大戰前夕,早已經贏得一眾諸侯信任,平定亂局非佢莫屬。由此可見,相比起所謂繼承前人遺產執死雞之說,德川之品德,至係致勝原因。

武力要用,但必須得以正名,方為正當。六十年代,韓國跆拳道創辦人集古朝鮮武術之大成,推出跆拳道,鼓勵國人習武,正係以「強身健體,臨危自衛」為練武目的。而遠溯朝鮮半島三國及新羅時代,當時農民及武人之所以聚眾練武,亦係以「事君以忠,事親以孝,交友以信,臨戰無退,殺身有擇」為宗旨。武者若然趁他人不備,乘虛而入,或為求戰勝,不擇手段,咁就會成為織田信長之流,為人所不齒。

概而言之,警察為不義政權攻擊抗爭者,就係暴力,而抗爭者臨危自衛,其實正符合和理非之義——可以和平就唔打,要打亦保持理性,正當自衛即非暴力。只要抗爭者使用武力之時,以保護同路人為目標,唔違反以上原則,咁傾向運用唔同手段嘅人就毋須互相不滿,彼此猜忌。

只要分清楚武力同暴力嘅概念,香港人對於抗爭手段嘅取態,其實差得唔遠。以武制暴,忍耐克己,百折不屈,就係武德。德川幕府可以改寫歷史,香港民族一樣可以。


23-8-2019

點解抗爭不妨行禮如儀?

元朗默站同築香港之路值得做,在於門檻低而成效高。沿路見到老人家小朋友,好似中秋節提早咗咁,所謂香港民族文化教育,就係咁樣。小朋友關心社會,要由細培養,唔為佢地製造回憶,香港精神就唔會得以傳承。不斷主動製造回憶,對定義民族同文化極有幫助。

儀式令香港精神成為社會事實。所謂社會事實,即係大眾覺得香港民族有愛係真,即使缺乏實物,儀式中人嘅行為就已經創造緊背後嘅理念,而透過一連串所謂行禮如儀——但其實係個體選擇接受群體嘅系統化行為,理念就會一再形塑同鞏固。

行禮之所以要如儀,就係因為儀式規範會令儀式中人感覺歸屬,從中得到力量。手拖住手,本身係絕對唔同陌生人做嘅事,但而家因為大家都係香港民族,所以就瞬間變得親近。而手遮右眼,大家正可以不停借助行動去自我提醒,曾經有香港人為警察所傷,從而達致所謂毋忘歷史。手遮右眼,直頭堪稱香港人嘅民族圖騰。

而香港之路提供彈性,大家喺一個儀式之中既有相似之處,亦不乏選擇。參加者可以去任何一區,亦可以選擇揸車巡遊打氣,亦有人將人鏈延至獅子山,但大家嘅理念未有分裂,而係因分工而更顯同心。個體只係人鏈一小部分,但事後回顧睇返啲相,所謂團結就係力量之說,就會非常具體。數以十萬計嘅個體自身,可以成就一件單憑自身無法成就嘅事,正係人類千萬年以黎最熱衷嘅行為。

P.S. 一向好憎儀式,但理性知道儀式對凝聚人心極為有用,而家企咗喺街,好尷,但聽到小朋友都叫,好撚感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