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多得村民,我們永遠不會成功

image
中共正式脫掉紅褲露出陽具落實強姦殖民地之後,準政黨學民思潮安守承諾,發動中學生罷課。這種程度的激進,其實是精神可嘉的,至少他們比戴耀廷鄭宇碩民主黨都要有魄力,講得出就盡力做,體現了其榮譽主席黃之鋒無法涉足那大學世界常言的「搏盡無悔」。

然而可憐的是,中學生罷課,是永遠不會成功的。牽涉其中的學生家長和院校老師,表面上是有識之士,實際上還是和理非非的愚昧村民,就是根本原因。

香港地為人父母的,不是離地草根,就是離地中產,前者無知,後者則就算支持普世價值,也不過只是停留在支持的層次。貧窮而脫節的,完全理解不了普選和自己生活的關係,更加不明白地鐵加價和故障也可以是政治問題。加上難民心態始終未除,香港淪落到第三世界的田地,他們仍然是只會將心思放在三餐一宿,不經思考地繼續為生兒育女而生兒育女,然後等待子女成人,自己老死的。人一世,就是如此無風無浪淡然地過去,而他們終其一生也體會不到活在虛無的無助——因為他們發展不出思索人生意義的智力。

自命有知而堅持和理非非的離地中產稍讀詩書,多有大學學歷,知道不少主義不少理論,也知道何謂政治,但他們骨子裡還是怕亂怕痛怕失控的村民。爭取普選,他們覺得應該,但他們不希望為此而付出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改變社會,最好就等天主打救,等基督顯靈,點醒共產黨,不得已而退而求其次,也只應該穿黑衫,唱Beyond,溫和感召,絕對不要傷及自己分毫。如此有限的前瞻性,蒙蔽了他們的雙眼。

老師,則是最自以為要保持政治中立和灌輸學生正確思想而事實上修為完全未到家的一堆客氣先生。他們強調自己不依附建制,但永遠各打五十大板,不敢挺身要求學生建立合乎正義的價值觀,也不會鼓動學生參與一些違背父母和校方旨意的事。就算是中大校長沈祖堯,也是發表跟吳克儉差不多的意見,希望學生尊重其他不願罷課的學生意願云云。他們在這個年頭,是沒有承擔的失敗者,其存在的意義只在於製造更多失敗者給自己陪葬。

簡而言之,所謂激進的手段,害怕麻煩的爸爸媽媽不准,無力導人以正的所謂師長又不想小部分齒輪妨礙機器運轉,罷課爭普選可以成事,自然是天方夜譚。畢竟香港主流只是追求感覺良好的死去,而非追求一將功成的生存。

所以只要世界列強容許中國將財技玩下去,香港未來就只有死路一條。香港的時間和空間秒秒在縮短縮細,我對這個地方將要被滅族並無疑慮,而且已有心理準備。

廣東話將會循苗瑤語被中原通用語迫死和潮州話客家話昔日被廣東話取代的軌跡消失,香港人也會在中國帝國主義之下成為犧牲品,因為香港人欠缺即使受死也要重創敵人的戰意,即使力薄也要盡力保護現有一切的識見。九七前如是,被收回之後亦如是,不同的只是今日香港已經完全失去昔日僅有的朝氣。走在街頭,擠於月台,我感覺得到死神迫近的沉寂幽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1,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