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自由代價太高,那,還是算了吧

香港自己必須彰顯得出強烈的決心,目的是要令共產黨知道黨內有無能之輩。香港的事一發不可收,管治香港的人和其直屬上司都要為此負責。而當黨內意見分歧,失職者失信於黨,香港進退,就會成為黨內不同話事人談判的籌碼。換言之,香港跟港共談判,是為了使黨內兩派或兩派以上的勢力可以談判。

事關共產黨是不是共產,毫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一個黨。是黨,就要團結,就要守黨規,然後按大佬旨意分配利益,不像公民黨那樣,說是一個黨,實際上卻有投共心切的大狀,癡戀金鐘的中女,和親近本土的英文老師。在黨的框架下,當利益這本來不用鬥之物,成了要鬥才能夠得到之物,暫時掌有分贓權的人就會感到憤怒和受威脅,出手操盤。

在港共眼中,旺角和金鐘都是要收拾的亂局,而其中前者比後者更難收拾。梁振英想為他的老闆增強籌碼,展示自己的能力,於是用了強硬手段壓下佔領運動——一是金鐘出動霧彈,二是動員江湖中人殺入旺角。

金鐘,在軟弱無能的戴耀廷和學聯學民的帶領下,喊撤已經喊了九百幾次。只要他們真撤,香港民氣一散,梁振英就可以領功。這是梁振英的如意算盤,偏卻因為旺角而打不響。旺角市民在惡勢力騷擾之下,越戰越勇,還引發了黑吃黑的忠奸均勢。收錢滋事的,與義勇護民的,在旺角同時出現。這發展影響了梁振英能向上展示的功勞,星期一要徹底解決運動,可能是梁振英的大佬定下的死線。

kumimun

kumimun

林鄭跟梁振英之不和,從一人說「委托」,一人說「委派」的各執一詞,至有眼皆見的貌合神離,無人不知。梁振英想盡快了事,不論林鄭是否也有服膺黨內另一大佬,林鄭站於其對立面,也是不欲成梁振英之美的。因此,學聯跟林鄭談判,林鄭是不慍不火的,而梁振英因為不欲任下屬立功,也不願談判取得突破。梁振英不斷挑動市民情緒,想要引市民襲警,方便警察名正言順解決市民,箇中原因大概就是為將功勞往自己身上攬,同時為主子貼金。

梁振英邀功之計會否得逞,於香港人而言,不是重點。香港人要做的,是使他無法邀功,暴露他的平庸,使他和他背後的勢力在黨內鬥爭中都處於下風。

屆時,黨大佬可能會架空梁振英,直接派比較可靠的人來處理香港問題。由於黨大佬不欲香港在自己手上染血,手法大抵會與本地鴿派接近,先停止土共發難,再與學聯繼續談判。雖然市民的性命會因此而變得稍為安全,但中共不可能給予香港民主這一點,依然不變。

所以,香港的籌碼一定要繼續增加。有了籌碼,說不定說好的港人自治,會從原本的一點不剩,回到七七八八的程度。雖然這七七八八,仍然是大家不欲收貨的,但香港始終是香港,每日抗爭也是消耗。七七八八和門檻調低了的普選,在戴耀廷的鼓吹之下,主流願意「袋住先」也不出奇,始終建立民主的代價很高,而香港人很軟弱。如此再度墮入循序漸進的圈套,縱是教人難堪,也確實是不願硬碰流血的香港人所能爭回的最佳成果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5,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