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loser

hide

我有離群索居的傾向,處於人群中總是極不自在,但一直不以為然,只以為是自己老是脾氣太壞。早陣子再度因為心情不好求醫,新的精神科醫生卻交出了全新的診斷。

他說我從前曾經光顧的那位精神科醫生,算是老牌,也是業內治療兒童心理的聖手,應該早該找出我的病因的,沒理由把我撥向抑鬱症一邊,然後隨便配一些血清素給我就當了事。根據他的診斷,我那自以為抑鬱和狂躁,其實是緣於少許自閉,屬亞氏保加症候群的症狀。不擅長與人溝通,抗拒社交,喜怒無常,孤僻固執,漠視別人的感受,都是腦前額葉發育不健全或受損的結果。亞氏保加症候群最嚴重的患者,就是完全自閉,後天訓練也開導不了幾多。

我卡在了中間,未夠嚴重。於是現實一直將一個不想走進現實的人推向現實,我便誤會了自己這麼多年來所受的是抑鬱的折磨。家長沒有發現我有這個問題,我自然也沒有特別去留意,只是現在知道了原因之後去回想,才穿鑿附會自己小時候確實也有手腳不協調,寫在幼稚園學童表現報告上。到了認識到歸隱田園這個概念之後,老是想做隱士。小朋友簡簡單單,有問題會比較容易觀察得出來,當性格定了型,又受了社會的影響,要根究自己何以總是板着黑臉就很難了。

然而,現在就算是弄清了原因,那又如何呢,我活於這個世俗之中仍然是loser,仍然不是所謂正常人。我做不了正常人,亦沒有興趣做正常人,但因不正常而難被理解實在為我帶來很多麻煩。

譬如說我是沒有朋友的,雖然也不特別想要,但沒朋友為生活帶來很多不便,也令人覺得怪。一般被視為最重要的家人,是我很想遠離的麻煩。大時大節沒興趣往街裡擠,見到人潮情緒就波動,幾歲時還試過在花市因此打人。被加入任何圈子於我也是負擔,我對寧靜的追求是瘋狂的,人多嘈雜和喜慶聚會我最怕。面對任何太愛表現太有個性太魯莽的人,我也會想掐死他們,吵吵鬧鬧的小朋友更是份外不得我心。曾經花很多唇舌去跟人說明,獨處的快樂和自在,總是被煩個半死。要不是生於有電話和互聯網的世代,可以不見面而能與人接觸的世代,我必然會是一個徹底的負數,但我不奢求或渴求別人的關注和憐憫,我是樂得清靜的。

社會上的人其實就像媒體一樣,總是鍾情和傾向相信不停出來爆料的人,然後放棄一個不多出來解畫的人。這是人性。所以炒作總是奏效,而已經污名纍纍的人又會更污名纍纍。保持沉默,前事不提,代價會很大,但可以承受這代價的前提是需要很大的器量,或受很小的膽量所限。我沒有器量,沒有耐性,也沒有與世無爭那種豁達,最討厭捲入任何人事鬥爭和無聊是非之中的原因,只是討厭事後解釋這解釋那,要維繫關係,要問顧人的脆弱心靈,浪費我寶貴的自由時間。何況人就算再長袖善舞,也不能既懂交際包裝又能冷靜自持那麼完美,真要非選一邊不可的話,慵懶地藏拙也沒甚麼不好,反正我天生就是,自我而孤獨得不可開交。

廣告

One comment on “loser

  1. 殿堂級毒撚心事,暫時諗唔到你以前有邊篇好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30, 2014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