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勿懼鳩衝

hkpolice

或者我們不要把西方的月亮看得太圓。

西方的示威者,除了燒警車和爆玻璃之外,也是會鳩衝的。事關鳩衝是在沒有組織的情況下,一堆勇敢的個體唯一能夠做好的事。警察會拘捕知名的社運人,去影響軍心,但只要大家不以社運人為重心,將示威的聚焦化整為零,無名的蒙面人,就能一雞死一雞鳴的,匯聚成一股不可控制的力量。

這五十幾日以來,在香港鳩衝,之所以有問題,並不是因為衝擊者衝得鳩,而是因為鳩衝之後,其他不鳩衝也沒有心理準備打游擊的人會被連累,而衝擊者則會因欠缺掩護而無法自保。西方的示威者,鳩衝的時候有武裝,鳩衝之後,會與警察保持幾米距離,或者引他們入橫街窄巷,大量投擲小石和燃燒彈,阻截其去路,但香港的市民要做公民,要和平理性非暴力。他們寧願捱打到天光,流血到佛誕,也不肯做這些污糟的暴民勾當,於是他們譴責別人鳩衝不負責任,事後孔明。

當衝擊無法避免,大舉拘捕也已勢在必行,最正確的應對方法,便是不要再倒果為因地阻止市民鳩衝。衝是好的,人已衝了,大家應該做的是跟他們配合,想辦法延續鳩衝的威力,而不是在背後放冷箭,為警察減壓。示威者越喪越瘋狂,警察才會越狼狽,越倉惶。

然後示威應該停留在哪一個程度這個老問題,又再一次浮上水面。好些總是思前想後的人又會跑出來說,政府才是敵人,怎麼要攻擊警察呢,又或是,世界在看着我們,一衝就功虧一簣了。其實這些討論已經講到爛,沒有必要再講下去了。事態發展到了今時今日,政府的冷漠,警察的獸性,市民的無助,已經清楚不過。翻揭民主國家的抗爭史,有幾多個現正安享繁榮的社會,是缺少那些做過暴民的翹勇前人的?Google「示威」兩個字,掃掃那些圖片,那裡沒有一張是沒有面罩,沒有硝煙,沒有血色的。鳩衝是閒事,只怕大家鳩也鳩不出樣。

在照抄西方價值之前,請先照抄人家價值建立的智慧。鳩衝的勇氣,才是崇拜得過的月亮,特別的圓,特別的精緻。而這是人的本能,憤怒時就會釋放的本能,只要我們放下公民的包袱,不再手無寸鐵的我們,也會是鳩衝出一條血路的真英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26,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