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有大會,有造神,有甚麼不好?

whengodmakeme

在銅鑼灣的佔領也終於成為歷史之後,大家開始談論後佔領的事,檢討與反思了。這實在是好的,畢竟佔領已經完了,就應該面對完了這個現實,不要說甚麼佔領還未完,正在轉型,盡說些講了也無益於事的廢話。

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堅定的左派梁國雄,指雨傘革命之所以無以為繼,是因為沒有俗稱「大會」的管理委員會。這個空缺,使得整場佔領運動對民眾的影響力削弱,極為不利。回望七十九日的佔領,反對大台存在是錯誤的。他的看法,實在代表了不少傳統社運活躍分子的看法。

大會固然是有大會的功能的,否則過往它就不會像傳說中的狡猾黑鮑一樣。然而,將首次新式抗爭的失敗,歸咎於大會之有無,則是極度不合理的,因為雨傘革命之夭折,還有更多死因。事實上,九二八以來,佔領者一直喊要嚴防大會,狙擊左膠,分明是一種對大會這惡物流弊叢生的回應。若然大家能夠看清,過去那些人在每場保衛某片土地或是要求撤回某項政策運動裡,是何樣的一敗塗地,就不可能不明白有如驚弓之鳥的佔領者,避開大會的設立是何樣的無可厚非。當然,假如大家覺得林輝葉葆琳陳景輝學民思潮確有成功爭取,那我也無話可說。

大會的特性,是對內便於動員,對外容易操控。這點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假如這七十九日期間的每次快閃與突擊,能夠有如軍隊一樣,說在哪裡召集,就在哪裡冒出幾千人,香港早就重光了。然而,大家更需要思考的是,到底佔領者何以寧願拋棄追逐大聯盟的好處,陷於前景不明的佔領方法之中,也要堅持不接受領導,還要高呼學聯不代表我。他們把自己往艱難的境地裡推,那裡缺乏簡便的聯絡方式,也缺乏統一的指令。

網民每一次聚腳於某地,或成功接頭,都要在原地乾等與商討策略,浪費時間。八點開席,人頭不足,然後九點開席,警察換更,十點動身,又有些人說要回去金鐘或是旺角,是閒事。拖拖拉拉,沒有人做得了主,就算是陳雲下場,也沒有人願意盲從,結果就是十二點也衝擊不成,而地鐵也差不多停止營運,最後一次又一次的突擊,胎死腹中。

雨傘革命無法輕易打開缺口,佔領者無力與警察周旋到底,確實是因為沒有首領。但沒有首領,是因為大家看不見像樣的首領,而乾脆各自為政,自己執生。 真心膠戴耀廷大言不慚,說正式啟動佔中,最後中環卻是從來沒有被佔領過。學聯開會商議升級,局外人陰魂不散,在五方會議指點江山。葉葆琳朱凱迪之流總能參與學聯的會議,在幾個學生附近鬧得鬼影幢幢,左右人心,而其列席資格仍然成謎。雨傘革命慘澹收場,完全是源於泛民左膠勢力盤根錯節,老是妨礙大家叫餬,而不是大會之存廢。害得大家連大會也要抵制的,是那些將大會大台污名化的泛民左膠。佔領者都是迫不得已,才自行去豐富對抗爭的想像的。

雨傘革命從一開始,就已經是一台泛民學聯學民三者自相殘殺的大戲。在嚴防出亂子的大前提下,老有老的戀棧權力,幼有幼的爭奪權力,外一圈糾察,內一堆老鬼,政治的世界,好很兇險。何俊仁劉慧卿李柱銘梁國雄等,反對佔領者使用武力,還要求大家舉高雙手任警察魚肉,到了最後就不知廉恥的靜坐收割光環。學民學聯等人,則幾度希望升級,不介意佔領者製盾自保,也願意承擔他們那套公民抗命論述提及的責任。最後學民黃之鋒身體力行斷食去阻止退場,學聯羅冠聰結尾也反諷了老的一句, 「有些人是『在最後一刻留守』,而非『留守到最後一刻』」。顯而易見的是,他們是正在搞路線鬥爭的一群泛民,閉門本來一家親,大會是他們所共同支持的,而幼的比較貼近群眾。

但說到貼近群眾,最貼近群眾的,始終不是學聯學民。主張升級的學生前線甫成立,大家就熱烈地支持,反映的就是清晰的民意。只因為他們的清白背景,簡單的三言兩語,大家就馬上拍掌了。大家都寄望他們可以頂着大學生的光環(據說其實是剛畢了業的,即是其實只是跟我一樣),與學聯學民對抗。假如學生前線真能拿得出些許本事,這種寄望,很快必會一如以往的演成造星造神。

而造星造神,其實也是必然得不能再更必然的。台灣太陽花學運姓林姓陳姓魏的,也是註定要紅的,即使他們沒有興趣。這就等如當年英皇娛樂捧新人的捧法一樣。後生仔的錢是要賺的,偶像是可以堆砌的,人若然不夠耀眼,那就在打扮上花心思,若然唱不好歌,那就拜託伍樂城和林夕加持。最重要的是物色得到可造之材,有挺身而出的路人,就有神可造。我反感學聯那雙hehe,只是因為討厭他們的反反覆覆,討厭他們的泛民格調,而不是天真到以為造星造神有問題。沒有皇帝,蟻民的地球是轉不起來的。

新皇帝成立的國家,才會是大家願意居住的國家。同樣道理,新明星成立的大會,才會是大家願意追隨的大會。神可以造,但造神的基礎,必然是投其所好。昔日的土炮孖女,今日的韓流女團,都有青春,有活力,有美貌,迎合到大家的口味。少女時代玩<I Got A Boy>,是因為成了潮流指標才玩得起,起初他們是很清純很無害地,以<Kissing You>跟<Gee>跟男歌迷獻媚的。成立有如政府的大會,玩獨裁統治,沒有問題,但這個政府必得先以佔領者心目中的賢人的形象冒起,表示自己能帶領大家瓦解和理非。泛民左膠當日如何跑出,過去如何深耕細作,大家參考參考,應該會有所得着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16,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