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成長,比追求成敗更為關鍵

罷工係體制內要求政府對話嘅手段,最理想係由工會號召,而且大家齊心,咁幾萬人就足以達成目標。但當罷工無法動員足夠人數,缺乏工會組織長期支撐,而政府或資方又無法輕易讓步,罷工只會令民氣更快消散,然後抗爭者嘅內部矛盾就會開始萌生。為免雨革式無疾而終案件重演,大家應該準備為自己整理單日罷工嘅意義,以利運動進展。

罷工之後,繼續反思

罷工難以達到預期效果,早在意料之內。反送中抗爭一開始,氣勢如虹,遊行人士達到二百萬,大家難免抱有希望,誤以為香港主流民意已經徹底覺醒。但事實上,遊行人士之中,大多數當初只係抽一個紅日上街,成本極低,佢地毋須面對貼近生活嘅道德兩難,絕對唔係抗爭中堅,大家唔可以貪一時快感,刻意無視真象。如果抗爭一方無法儲夠人頭,而號召罷工口號又已經嗌咗出口收唔返,癱瘓不成,淨返落黎嘅就只有同路人互相指責,同埋好想成事但又預期唔到事敗嘅集體失落,運動將會進退兩難。

正因為罷工一日都難,連罷幾日更難,呼籲罷工,政府其實相當樂見,因此林鄭無意讓步,亦都合乎預期——只要單日罷工吹雞失敗,無以為繼,大家決心有限嘅底牌就會昭然若揭。之後,只要命令警方繼續大舉拘捕,呢次由反送中所引發嘅抗爭,政府就可以鳴金收兵,以警方勝利告終,而濫權警察嘅暴行都會順理成章一筆勾銷(成唔成立調整委員會都只係表面工夫)。以暴動罪之名拉完幾百人之後,抗爭一方士氣不振,大概又要三兩年回氣,而林鄭輕易收拾殘局,分分鐘有職可升,政協在望,同梁振英一樣官運亨通。雨革後遺症為何物,大家心中有數,大規模佔領嘅下一步可以點樣行落去,答案亦自不待言。

相比起計較罷工影響如何,大家呢幾日可以做嘅,仍然有好多,例如從中自我檢討,吸取教訓。雖然單日罷工註定無效,但罷工出現喺抗爭已經持續兩個月嘅呢一刻,或者好處就正正在於製造契機,畀大家停一停,諗一諗,思考吓自己到底願意為自由奉獻幾多。如果你尚有掙扎,咁代表其實你唔係真係咁義無反顧;如果你告病假,咁代表你未有傳達出應該傳達嘅政治訊息;而如果你請年假,咁亦只係反映你願意去少一日台灣韓國,未必好得過其他所謂港豬幾多。單日罷工,政府如常冷處理,大家嘅下一步係咪行動升級,無限期罷工?而如果無法升級,兩頭唔到岸,咁單日罷工又所為何事?

而家擺喺大家眼前嘅現實,其實相當清楚,就係香港嘅同路人仍然未準備好以摧毀體制嘅方式去挑戰中共,以為自己付出咗好多嘅抗爭者亦唔例外。當大多數人睇唔透中共嘅邪惡本質,睇唔透解放軍只係純粹恐嚇,睇唔透香港自九七之後就已經係一個專制政體治下嘅殖民地區,同香港人眼中亂到仆街嘅非民主地區唔係差得好遠,其實呢次抗爭點打落去,都只會係誤打誤撞,心存僥倖,獲勝機會微乎其微。唔接受現實,為行動而行動,大家只會距離真正勝利更加遙遠。

工會缺席,罷工難成

一般而言,罷工有效,係因為員工有工會支援,罷工可以無限期。正因為大家都係社會中嘅一分子,亦會擔心影響份工,罷工其實係要求自己國家政府與民對話嘅手段,喺民主國家裡面至會發揮到最大功效。民主國家政府,唔聽民意就會失去民望,所以必須調整政策,前提係大家都係自己同胞,但而家大家面對嘅係中共,中國人唔係香港人,佢地係唔會體諒香港人嘅道德抉擇。更加無力嘅係,事實上,香港大多數工會都係親建制,而且力量極其薄弱,根本無力癱瘓香港。換個講法,其實而家罷工只係香港人迫緊香港人去做道德抉擇,完全唔係對準政權,更莫講足以令中共低頭讓步。覺悟未成,手段誤用,重以為區區兩個月嘅抗爭可以刺激中共出動解放軍,其實係自視過高,不自量力。

另外,抗爭者本人無法自給自足,亦係不自量力。由雨革到而家,的確係有好多有心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同舟共濟,但被捕者當中,有幾多人係有坐政治監嘅準備?而前線義勇當中,又有幾多人已經同屋企人鬧翻,捉襟見肘?香港建國之期未到,抗爭嘅路仍然好長,大家急於一時,只求盡地一煲,唔會係對香港最好嘅心態。

罷工就係好例子。罷工理應係以組織對抗組織,而非個體對抗政府,至會成功在望。就以捷克富士康工會為例,佢地比中國工會更加有力,五年過後,就終於為員工爭取到更高人工、更多假期,同埋廢除入住宿舍嘅苛刻條件。佢地嘅請願同罷工,由二零一二開始,斷續進行,但富士康高層嘅回應係:「中國人有兩個禮拜假,會用一個禮拜換錢,寧願放一個禮拜,點解捷克人要五個禮拜?」工廠自中國移至捷克,管理文化因工人嘅團結而改變,正正證明罷工並非無效,但前提係要社會要有工會文化,同埋工人必須目標一致。

歐美社會普遍嘅罷工行動之中,強大嘅工會幫助工人要求體制內改革,而工會領袖係必然會負責團結員工,保障員工,令員工毋須擔心解僱問題,可以放心罷工。罷工本身就係資本主義民主國家體制之內嘅民怨排解渠道,而工會從來唔會要求重建現有制度,而只係尋求商議空間,呢個係工會緩衝角色價值所在。而如果香港工會夠強,真係可以制約資方,咁就算大家告完病假,請完事假,資方亦根本無法秋後算帳。缺乏工會支持,缺乏領袖帶領,魯莽號召香港全民單日罷工,結果就係令個體缺乏依靠,暴露個體嘅軟弱可欺,某程度上,又係一種群眾鬥群眾。如此走向,對政府非常有利,因為只要罷工不成,抗爭就出現走下坡嘅可能。

掙脫樽頸,理念先行

個體嘅不自量力,會令群體無力叫價,因為大家私底下都會心虛,只係面對同路人唔敢承認。當社會運動持續發酵,最危險就係經歷呢種唔再有人夠膽講出真心說話嘅樽頸位。當大家都已經意識到抗爭無法延續,最正確嘅做法,係冷靜落黎,再次思考當日走上街頭嘅目的,而唔係為保民氣不散而盲目行動。只要思考過後,大家都願意承認自身心虛,咁心虛就只會係一個過程,而唔會係結局,他日回望,途中一次半次嘅失敗其實就係無關宏旨。

以下三點,希望有助大家思考往後進路:

一、香港法治已經崩潰,上街抗爭就犯暴動罪只係閒事,你係咪準備好隨時失去人身自由;

二、中共打壓有增無減,未來十年社會必將極黑暗醜惡;你係咪準備好每日睇住新聞喪喊;

三、普選幻想可以死心,自由民主係中共治下稀有之物,你係咪準備好建國獨立脫離中國。

理念永遠先於行動,更會影響行動所能釋放嘅政治能量。思考完以上三點,再思考上唔上街,罷唔罷工,一黎會比較實際,二黎會加速凝聚抗爭共識。只有個體做足心理準備,大家都諗清楚香港會變成點,諗清楚全面民主化都只會因為入閘問題同嚴密配票而形同虛設,然後為未來十年逆境構思可持續嘅生活方式,十年抗爭至有可能有所作為。

順境之時,大家大可以寄生於無責任體系,但逆境之時,所有人都會追究失敗責任,轉而內鬨。呢次抗爭,無責任體系將會係失敗主因,因為大多數人都不知輕重,隨意獻計,享用言論自由,但未有負起自由所附帶嘅義務。香港獨立之前,每一次動員都無比重要,因為香港人嘅每一個人頭都好寶貴。但若果大多數人都操之過急,缺乏自覺,咁最終民氣耗盡,泡沫破滅,就係在所難免。單日罷工無法撼動政府,大家難免灰心喪志,但嘗試追究返當日係邊個動議話要單日罷工去穩定軍心嘅時候,動議之人早已逃之夭夭——當所謂大台已經拆咗,運動都仍然係無疾而終,大家到時一定要記得,問題從來都係出於個體嘅成事不足,而非大台嘅自把自為。

只有每個個體都可以先謀後動,學識精進自身,為自己所有言行負責,香港獨立先至會有可能成真。匿名發言並非問題,但每次提出意見之前,請假設自己並非匿名,因為一言一語都會影響香港七百萬人嘅命運。一百款意見裡面總有一兩句有用,壞咗嘅鐘都會準時兩次,但如此低效,如此反智,唔應該係聰明人所追求嘅抗爭模式。

成敗重要,但成長更重要

以前左膠成日都話,大家已經得到階段性勝利,於是勸退,觸犯眾怒,但其實持久戰之中,稍事休息,重整旗鼓,份屬必然。林鄭下台,香港的確唔係即刻變天,但假如中共真係要棄車保帥,咁就象徵住香港人真係挑戰到中共帝國極限,令中共顏面盡失。而如果抗爭可以撐到二零二零年一月,協助蔡英文連任總統,證明香港有力同台灣互相配合,亦有意為東亞自由陣營出一分力,咁呢一波抗爭令中共可走棋路日益減少,亦稱得上係創造香港價值。香港要有民主,係唔可能一步登天,但台灣民主固若金湯,中共滲透無功而還,屆時香港功不可沒,就自然會得到自由陣營嘅認可,更上層樓。

單日罷工未如理想,但七區集會令抗爭基本盤得以確立,今日一役,並非毫無意義。只要追求自由嘅意志不滅,總有一日,大家毋須苦苦哀求,主流民意都會接受獨立勢在必行,因為屆時大半個香港都將會學識何謂自由,何謂平等,知道只有勇於走向單程路,至會抵達勝利道。香港人需要嘅係追求成長,而唔係成敗,因此,呢一刻,大家理應為基本盤嘅擴張而慶賀,更應為日後如何繼續擴張而開始準備。只要個體成長不斷,群體至會精進不息,最後成功總會到臨,自由總會成真,香港亦必定會從暴政手上自我解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