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進入新階段,慎防無責任體系泡沫爆破

香港抗爭,大破已成,緊隨其後嘅理應係破而後立,發掘領袖,重建共識。領袖可以統合意見,提供指引,功能本身非壞,但礙於喺過往社運中,所有領袖都係思維僵化,無法意識到香港人真正要爭取嘅係主權以及自由,大台至會一次又一次咁浪費難得嘅政治動員。抗爭路上,有組織永遠係好事,因此大家毋須因舊時大台壟斷運動走向而徹底蔑視大台本身嘅工具價值,事關重新思考解散大台之後運動何去何從,廣大民意如何透過有效整合,時機已到。

左膠乃係香港人共業

繼續將一切失敗推卸喺左膠身上,繼續以拆大台為單一信條,只會令運動更難進化,抗爭陷入僵局。事實上,左膠之所以會成為香港民意所能接受嘅代理人,正係因為當年大多數人都未有足夠覺悟,去發現香港從未解殖。香港人以為溫和手段就可以解決問題,以為自己處身於第一世界公民社會,以為中國治下嘅香港仍然係港英時代嘅香港,左膠就係三種以為嘅集體意識產物。當大家都活喺假象之中,而左膠又同主流思想貼近,得以掌權,係合情合理嘅結果。

雨革之前,大家都以為香港同中共並非勢不兩立,即使民主黨進入中聯辦密室談判,普遍民眾都不覺有誤。天真相信中共會賜予香港普選,天真相信香港嘅問題只有地產霸權以及城鄉對距,始終係香港主流。反高鐵以保衛菜園村為名,本來無關痛癢,但最後號召到數以萬計嘅人參與,原因正在於少數香港人意識到中共威脅已經迫在眉睫,而興建高鐵將香港政府配合中共殖民嘅本質一再曝露——大白象工程引發參與項目公司貪腐聯想,海鮮價撥款引發立法機關監察失能警號,一地兩檢制引發中國海關跨境執法爭議。

而反國教運動之中,陳惜姿葉葆琳等大台成員成為箭靶,就係代表住民情開始分道揚鑣,因此運動無疾而終,其實並非大台責任,而係源於群眾路線尚未確定。其時,有人認為反國教所反對嘅就係中共,務必撤回,亦有人認為對中學生洗腦係將香港逐步中國化嘅具體措施,但主要敵人仍然並非中共,更有人認為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可以斟酌,主要敵人只係負責執行嘅教育局。意見分歧,導致大台無法以堅實共識為基,推進運動,而大台成員偏向定性運動只係香港內部問題,無視中國銳意消滅香港文化之心,更令運動有氣無力。但係,大家嘗試回顧當日自己思路,其實又係咪真係咁非主流,咁了解到中共嘅部署,掌握到破局嘅核心?左膠雖膠,但一路上,香港人其實都同樣膠,包括我自己。

因此,只有接受左膠都係香港人集體思想嘅投射,接受以往嘅愚昧大家都有份,繼而主動清理餘毒,大家至有可能見到突破。大台之於運動,領袖之於群眾,都只係呼之則來而揮之則去嘅工具,因為真正緊要嘅係如何確保領袖與群體合一,而群體又與個體合一。左膠之所以唔係真正領袖,在於左膠並非著眼於爭取香港人嘅自由,對建構民族亦缺乏思想上嘅準備,但另一方面,如果十年前就有宣揚香港獨立,民意同樣會視若無睹,因為大家都未察覺到一國兩制從來都係羈縻手段。真正嘅領袖,必須係可以指引抗爭路向嘅人,而前提係群體之中嘅每個個體都已經知道香港局勢已經再無回頭路。當大眾已經有獨立意志,具有論述能力嘅人就會出現,而佢其實不過係眾人嘅僕人——佢係群眾理念嘅化身,所代表嘅已經唔再係自己,因為回顧歷史,從來都係群眾選擇領袖,而非領袖操縱群眾。

出現大台唔等於出現暴政

如今,個體已經聚成群體,而個體嘅意念都已經匯聚成流,香港前路,已非昔日之茫然無助。正因為形勢已經轉變,拒絕領袖,拒絕群眾中出現僕人,先係妨礙運動繼續向前。當大家認知到領袖意見,只係集體意見之總和,大台發言,亦只係集體言論之綜合,相信領袖,其實就等同於相信群眾。只要香港人已經覺醒,已經學識提防領袖落後於群眾,以後嘅領袖或者大台,就唔再有自把自為嘅可能——左膠,係香港人懶於抗共而育成嘅暴君,而未來領袖,將會係香港人精進自身而冒起嘅民意代言人。

人生而為人,只係事實描述,但精進而成民,就係人嘅努力。同樣道理,香港人本身都係香港人,因為生於香港,居於香港,受香港文化之化育,但香港民族呢個概念,係需要經過香港人嘅努力,至會自個體而群體咁每日更新,而自群體而個體咁一再豐富。個體之所以先於群體,民族之所以先於國家,民眾之所以先於領袖,其中內外相輔嘅道理係可以相通——個體成熟到一定水平,就需要群體嘅延續同保護,民族成熟到一定水平,就需要國體嘅統籌同調整,民眾成熟到一定水平,就需要領袖嘅接收同輸出。

王權專制時代所謂君主,並非真正領袖,因為個體與群體極為割裂。君主不以民為然,每一次推翻舊政權,建立新國家,都只係強者之間嘅政治分贓,弱者只可以夾道觀望,民族亦因為其中嘅權力不對等而一直無法成形。王權專制妨礙民族生成,會令民族主義無法紮根,而香港現況,就係已經嘗試過港英政府治下嘅殖民民族主義,亦認知到自由乃係民族建構嘅基石,只差準備好尊重同路人嘅心態,去孕育真正嘅香港民族主義。民族主義要要順暢運行而唔走火入魔,首要嘅係確立所有人民都係平等嘅原則,咁至可以避免少數個體恃強凌弱,以權謀私,破壞群體內嘅勢力平衡,走向極右專制。當民族之中人民權力均等,大家就會有動力去精進自身,因為民族想像之存,就係確保人人努力必有回報,確保個體同群體之間永遠緊扣。當人民先於民族,大家亦自然會理解群體主張忽視個體訴求必有近憂,集體失控嘅民粹主義就會無處容身。

個體主動負責,群體就有領袖

健壯嘅民族主義,除咗重視個體自由,更要重視個體責任。如果個體遁入群體,係為咗逃避責任,呢種無責任體系會引發極大反彈,最後造成群體內部分裂,泡沫爆破。七二七光復元朗前夕,網上有人放話燒村,結果大眾恐慌,原居民草木皆兵,溫和一派四出勸止,正正就係個體輕視言責而引發混亂嘅體現。假如外界可以追究燒村,提出異議,最後由建議者自行收回言論,承認責任,發展必然截然不同。因此,不論呢一波抗爭仍然進行當中,定係迫於無奈草草收結,只要有人願意主動負上責任,呢場抗爭就有人承擔以下義務,為長期抗戰奠定基礎:

一、促進運動之中民眾訊息之互通

二、收集處理各方意見,加以整合

三、安定大眾情緒,團結群體力量

有領袖,唔等於造神,因為崇拜好易失焦,但領袖唔會。群體要經營,一定要有圖騰或領頭人物,為進入群體嘅個體提供指引,為群體之內嘅共識整合方向,但如果群體只係依賴領袖,而唔係一直監察領袖,領袖就會變形走樣。人類文明之所以製作出神以及宗教,至今不衰,就係因為大多數人類都會追求答案,但佢地又往往無法靠自身能力搵到答案,於是無力,於是軟弱,於是需要依靠。而所謂神明,其實都係群體嘅共同信念化身,並唔係任何超自然之物。喺社會運動之中,尋求出路嘅傾向必然會隨住時間拖長而增生,而所謂神明之存亡,就會對運動可以行得幾遠有關鍵影響。

個體停止自省,群體停止更新,咁群體所供奉嘅神明就會隨之而僵化,然後群體亦會因為信念鬆懈而分裂。造神,然後為神所害,其實都係源於每個個體嘅不負責任。順境之時,大家喺網絡世界匿名提供意見,任意發揮,自然相安無事,但走入逆境之際,個體一概以為一切問題源於其他個體眾說紛紜,而非人人有責,咁內部矛盾就會出現,民意泡沫就會爆破,然後群體就會鳥獸散,抗爭就會無疾而終。

因此,抗爭不可無領袖。領袖難免自我神化,如同圖騰必然變得神聖,但只要個體時刻自覺,記得自己嘅任何一句說話都有可能係促成抗爭失敗嘅理由,咁領袖就會僅僅停留於代表,而非脫離群眾。身為個體,大家一定要為自己言行負責,一方面對群組輸出能量,另一方面亦要留意自己都會係泡沫危機嘅始作俑者。社會運動之中推卸責任嘅人,我地已經見得太多太夠,如果我地喺呢一波抗爭學唔識精進自身,咁下一波抗爭再起之時,群體就會仍然係而家嘅群體,毫無寸進,永不超生。

精進自身,回饋群體

社會運動之中,大台嘅定義,亦應該係以自由平等為基,但所謂自由平等,並非單單係形式上嘅人人都可以上台表達己見,而係每個個體都有權實踐自由,以自己所選擇嘅方式去對抗警察,對抗政府。戰場之上,大台毋須出現,但運動應當要有大台,因為大台所負責嘅,係每次訂立框架,發出聲明,而行動係和平定勇武,都可以由前線自由決定,大台不應插手。只要主理大台之人真正理解自由,清楚知道抗爭目標,亦有提出政治論述嘅能力,大家就可以集結力量,為民粹主義去除污名,令民族主義發光發熱。

今次抗爭成敗與否,其實並非關鍵,因為真正重要嘅,係個體有冇從中學習,逐漸成長。如果辛苦大半個月,大家仍然係輕視同路人嘅付出,否定同路人嘅抗爭方式,據軍功以自傲,咁即使政府讓步,警察求饒,香港人都只係原地踏步,唔配得到自由,遑論民主。自由同責任,係抗爭可以曠日持久嘅核心,而精進自身,分工合作,就係回饋群體嘅最佳起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