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天下為公——孫中山紀念館

香港政府部門的錯誤,很多,多得批評不完,粉飾太平,是不可能的,但好的決策和工程,也必須稱讚,是為中立。

當我們坐快船到與香港一衣帶水的前葡萄牙殖民地澳門遊覽,踏過別人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聯合國歷史城區,舉頭望大三巴牌坊,在長長石梯上留影,走進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和大小教堂,拿起專業相機拍下白底藍字的舊路牌之際,作為香港人總難免有點自卑,因為別人的保育工作看來真的比香港成功,至少成了澳門旅遊業的重要一部分。可是,在香港,尤其是開埠初期的重地港島區,要細味歷史,也不是完全無處可留,昨日我就到了中環半山衛城道的孫中山紀念館一遊。

這幢紀念館原名為甘棠第,是顯赫人物何東之弟何甘棠所建的,後來家族後人不再在此居住,輾轉就成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底層還添置了浸洗池。若非香港政府能在二零零四年應市民及民間團體要求,而且看到這幢歷央建築物的價值,斥資五千三百萬向教會購入了甘棠第,再耗資近百萬修建為孫中山紀念館,今日我們就又失去如此瑰麗堂皇的英皇愛德華時期古典風格住宅了。

不少參觀者都不停地拍攝紀念館的外觀,而在內面因有不可攝影或錄影的規矩,大家都只能在保存得相當完好的華麗柚木樓梯上取景。弧形陽臺有希臘式巨柱承托,雖然我們只能從玻璃窗望出去,也可想像到當時從該處直望就是維港海照的氣派,不列為法定古蹟好好修護,是於理不合的。國父孫中山先生曾經清楚說過,受西方文明洗禮和耳濡目染的中西匯聚之地香港,是孕育和啟發他的革命思想的地方,政府能因應中、上、西環一帶都與他的生平有著莫大關係而於此為他建立紀念館與史蹟徑,好使今人能了解昔日的革命情懷,何謂壯烈犧牲,認識歷史書上的人物有血有肉的人性一面,是相當可取的一次保育實踐。

要紀念國父孫中山先生,館內當然不只是提到他一個人,改變從來不是靠一個人的,尤其是要改變一個落後的社會。首先就義的陸皓東、熱衷國是的「四大寇」、在日支援的梅屋莊吉,甚至是一介女流宋慶齡,以及一堆堆名字不響噹噹的有志者,都是墊起中華的大細石頭。在每個革命年代,都沒有可能每個人看透世事,總有些只是幫朋友忙,仗義共事,有些只是迫於無奈,捨身成仁,有些只是愚昧的群眾,哪裡有飯食就往哪裡湧,像電影《十月圍城》中的每個人物。他們有各自的背景故鄉、遠大理想、生活煩惱,卻都因為一些不懈講道的愛國志士而被捲進了洪流之中,革命又怎麼分你我他呢。

有勇氣拒絕腐敗,追求理想,明辨是非,是人的尊嚴價值反映。在一千位參觀者中,只要有一位因著認識百年前的革命史事,吸收經驗教訓,能產生興趣再翻書潛圖書館,再活用在今日的時政或生活,這紀念館就建得有意義,如果那是個孩子,那香港的未來,則又肯定添了一滴健康的新血。這種「反動」的東西,換作今日的政府處理,即使保存甘棠第,也不見得會拿來紀念國父,也許會拿來歌頌「進步、無私的團結政黨」吧,即使大方地紀念先賢,也必然希望藉著將這些歷史寶藏困在教科書中,嚴防懂得反抗的新生代萌生叛逆之心。

最後,近來被熱心爭取獲得保存的古蹟群,中環政府山,也將快要被甲級寫字樓所取締,如果希望未來的香港不是處處鋼筋玻璃水泥,希望歷史不是只在塵封的書中,也來出一分力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15,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