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我要的不是王子,而是把我當公主的他

12678-648070

一頭醜陋無比的青蛙,替以貌取人的公主撿了個金球,然後被拋棄。但是牠的決心甚大,一心要迫公主履行諾言跟自己同眠共餐,於是走到皇宮爭取公道。國王如牠所願,公主卻抗拒至極,一手把牠摔到牆上,結果一摔就把牠摔回王子的原來模樣。公主發現眼前忽然冒出個型男,忙不迭「嗒糖」答應婚事,最後二人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

《青蛙王子》是個殘酷的故事。明明,按一般人邏輯,既然是童話,不該殘酷,但雙重標準的世人又容讓《青蛙王子》存在,彷彿故事只要求其是唔理好醜但求有個Happy Ending,就算美好。提到公主,也許有人會聯想到青蛙,但青蛙畢竟也因為是王子才令人聯想到,不是王子,公主也不會接受青蛙。為皮囊色相傾情,自古皆然,經歷廿二世紀都沒有改變過,即使人人都再三強調原則上大家都不應以貌取人。

部分女性容易對與甜蜜二字相關的事物或人物感冒。我不知道這是世世代代的曾祖母祖母母親女兒荷爾蒙分泌出來的體液唾液黏合而成的印象還是她們愛藉此塑造自己的形象。

例如,「女仔係鍾意食甜嘢架喇!」大條道理,其實進食帶糖分甜味食物是令男女都會感覺愉快一點的。又,她們很喜歡高舉「女仔係要錫同寵」的旗幟,化身為橫行螃蟹,要對方依照她們的要求為她們服務,但從來也不想想身邊的人不單是男朋友也需要她們的體諒。因一方的妄想,又生了一方的妄語——「錫哂你」跟「愛死你」。「一起聽她喜歡的歌和看她愛的電影」不是問題,但喜好文藝片警匪片懸疑片的人,「陪她感動」是有一定困難的。更好笑的是,往往只有別人需要「陪她感動」,永遠沒有她也回禮地「陪人感動」。「陪她買菜殺價,她做飯你做湯」猶如《蠟筆小新》漫畫裡的妮妮最熱衷的家家酒遊戲,小新風間正男往往避之則吉,逃不掉時就一臉無辜。「在大庭廣眾之下背她或停下來擁抱她」,前者是比後者唐突的,不是跌傷了腿,好端端的怎麼要背?妮妮會說這些都是所謂浪漫與情趣。

還有更多,這張圖片尚未提及。例如驚喜,例如隨傳隨到,驟聽相當不易做到,畢竟普通人的創意有限,各自也有生活要忙。這部分女性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不願意醒過來,即使知道現實,也喜歡不清醒的迷濛,有點像部分人喜歡酒精的原因。她們情願轉發在床頭放一頭玩偶會為自己驅走噩夢這樣白癡的蠢話,轉發十大女生最討厭聽到的話和怎樣判斷一個男生愛不愛你,轉發一句句空洞的「也許遇見你是個錯誤,但我還想一錯再錯」、「我用笑來掩飾我的失落和孤獨」、「心裡淌血你卻不懂」,也不轉發一則新聞。少不了的是聽來聽去都是同樣款式的結句,往往是「你都唔明我」或者「你以前都唔係咁」。柔弱又是她們,棖雞又是她們,可愛又得是她們,野蠻又得是她們。愛情,可以這麼義無反顧,不問緣由,但也得站在別人的角度想想種瓜不得瓜有多可憐失望。

經期來臨前後保持少許脾氣撒嬌扭計,可以接受,傷風感冒賣弄軟弱一臉溫柔,可以照顧,但轉發公主病系列圖片還表示認同的一班妮妮,的確是有病的,所以很難包容。一,口是心非,心裡根本想著王子,又聲稱不是要王子。二,妄想病發,明知自己根本不是公主,又奢望公主的待遇。她們要的男朋友,最重要的,其實是像個僕人,但試問有哪個男朋友甘心情願自命牛馬奴隸?不先治好公主病,就想找到好王子,不如乾脆回家繼續看你們的《青蛙王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14, 2012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