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我們只是不想死

badkid
其實小國法西斯算不上甚麼法西斯,大家不要被納粹德國嚇得失去理智。七百萬人,對抗十三億人,甚至要在六七十億人的世界生存,團結只是基本,尋求共識只是基本。黃子華說過,沒有夢想是很痛苦的,why?因為有夢想的人會迫死你,壓垮你的生存空間。香港邊界與大國邊陲接壤,又被捲入那一直膨脹的大國崛起中國夢,香港作為鹹魚不及時振作,求個鯉魚翻身,怎麼免得了一死?

香港形勢之所以突然嚴峻,是因為香港人終於在梁振英任內,發現自己快要沒頂。香港人沒有辦法將政府從為別人服務的,變成為自己服務的,長此下去,就會被滅族。爭取普選,對人大落閘快速反應,就是因為意識到,下一次的選舉,再不將香港人的利益交托給代表自己的代議士去捍衛,分分鐘會為時太晚,抱憾一生。政府施政的傾斜,入境政策的失控,本地資源的掏空,社會環境的惡化,左翼團體的大愛,全都是和梁振英合力敲動喪鐘的港人覺醒推手。

目前最影響香港人利益的,其實是以上這幾大問題。其中部分可以用行政手段解決的,港共政府也盡力嘗試了,譬如限奶令,但更多的它則無能為力。這現實所反映的是,兩股力量之間,那所謂深層次矛盾,已經到了不可能無痛化解的地步,而香港後生仔、香港老屎忽和港共政府都知道。港共政府已經被迫進了絕境,無法再讓步,此之所以當香港人正在求存求生時,反對遮打革命的不停拖後腿,又是滋事又是搞聯署,而港共政府則在力求攬炒,乾脆來個車毀人亡,一拍兩散。

香港人開始團結,開始想像未來,那些清楚知道自己沒有命去經歷團結前陣痛的撚樣就慌了。這些撚樣,包括收租度日的大業主,包括出入上水的走私者,也包括竊據高位的蛀米蟲,但不包括遠在北京的巨富高幹。他們一慌,就連成一線,高有高的賤,低有低的鄙,用他們的無媒苟合去瓦解大家的空前團結,即使明知道是徒勞無功,是以卵擊石,還是在垂死掙扎。他們在為自己的生活拼命,於是我們也焗住跟他們拼命。

但年輕是永恆的優勢,命長可以慢慢拼,年輕人團結起來,力量更是無堅不摧。在香港過得很苦的人,一直被禁止有夢想,想畫畫的不能畫,想跳舞的不能跳,全部被推往一個餅模,一家生產商。入大學,工商管理,不入大學,服務金主,在別人的財源滾滾和生活安穩的春秋大夢中,淪為炮灰。

上一輩人是難民,夢想是游過了河就上岸。這個上岸的夢想,被奉上了神檯幾十年。到了我們這一輩難民的後代,一出生就有物質,半點泥水都不沾,發的夢注定是不切實際,注定不將搵食放在首位。生存空間,和發夢的自由,我們都要,因為我們嚐過了甜頭,已經回不了頭。香港新秩序將會建立,將會壯大,支配這個秩序的,沒有長輩,沒有權威,只有一個久被囚禁的夢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1,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