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聖誕疲勞

simpsonxmax

平時無甚交帶的學生對聖誕很是上心,還差兩個禮拜才是廿四廿五號,就已經預先說要調上課的時間。這提醒了我,瘋狂祝賀他人聖誕快樂的時候又快來臨,春去秋來又一年。我對於慶祝聖誕的興致素來不大,聖誕快樂也是我覺得不好說出口的話,因着聖誕假期而去這去那的必然,也已經使我卻步相當多年。

然而身邊的人以至世界的人,對慶祝終是樂此不疲的。畢竟大家慶祝的只是節,而不是聖誕,有節就有快樂,要快樂就要節。耶穌降生,是很卑微的一回事。他跟每一位凡人一樣卑微。因此說到快樂,聖誕如是過,生日亦如是過,大家是為了從特別日子之中抽取養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過節的。假耶穌或某某的名義去提出邀請,也是緣於大家需要放鬆,需要談情,需要敘舊。

譬如說,即使是早有好感,「好朋友」一起外出,也是需要有目的地的。漫無目的地逛,直接地為思念而見面,一般得再經歷三兩階段之後才可以。既然明是慶祝,暗是趁機拉近距離,就不能像香港警察毆打市民那樣亂來了。始終大家不是大家的誰,見面總得出師有名。摸不清對方喜歡哪類電影,又或是對方根本沒有喜好,大剌剌地說趁節日出去湊熱鬧,那麼合理,那麼合情,推也困難。

朋友敘舊,也是如此。就算大家已確認大家的誰,每個人同時亦是很多人的誰,忙碌至極。而節日是人們最易達成共識的一個見面理由。聖誕到,食餐飯,大家會不假思索地答應,覺得是時候要見見舊同學老朋友。沒了節日就少了假期,少了假期就薄了感情,薄了感情就減了快樂,那重複又重複的單調生活所需的時間就不易消磨。所以假如日後清明重陽容許孝子賢孫歡快,大抵祭祖派對是隨時會出現的。

所以閒務困身的人尤其在意假期,對兒女私情充滿幻想的人也比較在意假期。他們需要釋放,需要解放,要從日常的密室和孤苦伶仃中逃脫,融自己於燈飾之下,捧着禮物,狂歡放縱。即使享樂要大費周章,像飲酒之後必要面對宿醉一樣,他們還是覺得值得,因為他們需要藉口說服自己,說服別人。這種心底渴望正中商家下懷,商家的所作所為又反過來促使大家更加需要節日,現代人跟節日便更是難捨難離。

聖誕節為何在香港(或在亞洲)大行其道,是一個經常被翻出來討論的問題。這邊沒有文化傳統,也不近芬蘭,過甚麼聖誕呢——我不懂得太複雜的成因,拿不出長篇大論。或者是反正澳洲天氣熱也要過,香港總算是冷,又曾經是西方強國的殖民地,不過白不過。又或者是,大家怕寂寥,接受不了人生的本相,做人又做得太沒趣,所以才那麼執着,某一日一定要好好過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15, 2014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